월간 보관물: 2013 4월

풍몽룡 지낭 42

  풍몽룡 지낭 42           滅掉吳國,伯約用投降會的方法謀攻會,真的投降還不能個人相信,何況是 有詐呢?漢王劉邦騙楚,黃蓋破曹都以假投降誘敵成功。岑彭、費禕都死在 投降人之手中啊,投降真假難道能不細察嗎?必須認真考察!度量自己使別 人投降的條件是什麼,同時參照人之常情,觀察分析軍事形勢,根據事情的 客觀規律進行審慎推理判斷,得出對方已到了不能不投降地步,那麼投降才 是真的。                         朱元璋智鬥陳友諒     明代時,陳友諒在攻陷太平,占據了長江上遊之後,就派人來約張士減 一同進攻建康(今南京)。有人勸朱元璋親率大軍前往狙擊。朱元璋說:“敵 人知道我率軍出征,用一部分軍隊牽制我,而大部分則順流直趨建康,半日 內就可到達。那時我的步兵騎兵急急趕回,行軍百裏再去作戰也爲時已晚, 這是兵法所忌的。”於是召見康茂才,對他說:“兩股敵人合到一處,危害 必定很大。如果失打敗陳友諒的軍隊,那麼張士誠那邊就會聞風喪膽了。你 能迅速地把陳友諒的軍隊引到這裏來嗎?”茂才答:“我家有個守門的老漢, 過去曾服侍過陳友諒,要他去,一定能取得友諒的信任。”於是就命令這個 老漢前往送信。守門老漢乘著小船,直達陳友諒軍中,假冒是康茂才的使者, 許諾在陳友諒來進攻時,康茂才一定做好內應。陳友諒果然相信,喜出望外, 並問康茂才現在在什麼地方。老漢回答:“現在負責守衛江東橋。”陳又問 橋的情況,老漢回答:“是一座木橋。”於是陳友諒賞給他一頓飯,把老漢 遣返。臨行前叮囑說:“我很快就到,到了後,以叫‘老康’爲信號。”老 漢回來後,把上述情況作了報告。朱元璋說:“陳友諒將要落入我的圈套之 中了。”於是就命人迅速撤掉木橋,換上鐵石結構的橋,一夜便完工。同時 令馮勝、常遇春率領三萬兵力埋伏在石灰山旁;徐達的軍隊等候在南門外; 楊璟駐守在大勝港;張德勝、朱虎率水師駛出龍江關外。朱元璋自己總領大 軍在盧龍山,命令旗手們把黃色旗幟隱伏在山的右邊,把紅包旗幟隱伏在左 邊,並告誡他們說:“敵人來了就舉紅旗,聽到鼓聲就舉黃旗,這時,全部 埋伏的軍隊都要立即發起攻擊。”當天,陳友諒果然率船隊東下,到大勝港 時,水路狹窄,又遇上楊璟部狙擊,即退出大江,直乘船沖向江東橋。到橋 邊時,發現橋都是鐵石築成的。感到驚疑,邊呼“老康”,沒人答應,陳友 諒此刻才發覺其中有詐。於是立即分出水師千餘人奔向龍江,派出萬人兵力 登岸修築柵欄,設立營寨,來勢很猛。這時正值酷暑,朱元璋預感一定要有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 41

  풍몽룡 지낭 41           神出鬼沒的將領     都督沈希儀當初做過右江參將。右江城外五裏就是敵人盤踞的地方,敵 人暗探的耳目遍官府,即使是官員家內室中略有動靜,敵人在幾百裏外都能 得到消息。沈希儀到任後,竟讓歸順明朝的瑤人隨意出入,在城中遊玩,然 而同時又求得幾十名同瑤人有交往的商販,他厚待這些商販,派他們做暗探。 於是敵人的動靜聲息竟往往被我們事先得知。他每次出去剿敵,即便是跟他 再親近的人也不能事先得知什麼消息。到了時候,一吹號角,軍隊就馬上集 合聽令。沈希儀下令說:“出某座門。”旗頭就帶領眾士兵糊裏糊塗地走, 要是有人問旗頭將去哪裏,旗頭自己也不知道。過了不久,沈希儀的軍隊剛 剛紮上營,敵人的大隊人馬就到了。戰鬥剛剛打響,沈希儀的伏兵又從左右 突起,敵人大敗離去。後來敵人又都到別處去騷擾,而沈希儀的官兵已經先 到了那裏。即便是極遠的村落,敵人估計官兵不會到那裏去,從而去進犯時, 官兵也沒有一次不早在那裏等候的,敵人驚訝地認爲沈希儀有神明相助。即 便是官兵,也不知道沈希儀是從哪裏得來的那些消息。他討伐的必定是敵人 中很頑固的地區,他給那裏的人綁上管繩作爲記號,不亂殺。戰爭中得到的 婦女和牛等牲口,如果真是敵人從臨近地區搶來的,就一定全部還給那些地 區。只有對那些暗地裏幫助敵人的人,一旦發現,回到軍隊後一定立即消滅, 說:“你爲什麼私下裏幫助敵人打我們?”要是有人拿著刀和弓在軍營門口 窺視的話,沈希儀說:“罰你五條牛,你爲什麼拿著刀和弓窺視我們軍隊?” 於是人們都十分驚服,再也沒有人敢私下裏幫助敵人和在軍營門口窺視了。 有一次他曾想去討伐敵人盤踞的一個地區,就假裝有病躺下,他的部下到他 那裏探問病情,他謝絕不見。第二天部下又來探問病情,他起身說:“我病 了,想吃鳥獸肉,你們這些人能跟我去打獵嗎?”說完馬上和來探病的部下 一起都起身去打獵。到了離敵人所在之處一兩裏的地方,他就停下來紮營, 到這時他的部下才知道原來不是來打獵的,最後,用計捉住了其中最狡猾而 又善於打仗的人,把他肢解成四塊,懸掛在城門口,看到的人都嚇得大腿打 哆嗦。他常常在悲風淒雨、昏天黑地的夜晚,到已調查清楚的敵人的宿地, 讓軍隊散開,派人帶上火和炮,戴上鳥獸的毛制成的帽子,帽子的顏色和草 的顏色相同,秘密進入敵人盤踞的地方。半夜,他的軍隊一打炮,敵人就大 吃一驚說:“老沈來了!”只好帶著老婆孩子逃到山頂上去,在山頂上兒女 們啼哭,常常有孩子因天氣寒冷而凍死,有的碰在岩石上撞死,因此老婆孩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 40

풍몽룡 지낭 40           善出奇兵的唐太宗     唐高祖武德四年,唐朝的軍隊包圍了鄭王王世充的洛陽,夏王竇建德帶 領全部人馬來援助王世充,唐王軍隊中的將領們請求避開竇建德的鋒芒,不 同他的軍隊交戰。郭孝恪說:“王世充已處於絕境,很快將被反綁起來押送 京師,竇建德又從遠處趕來援助他,這是天意想讓這兩人滅亡吧,我們應當 憑借武牢(即虎牢關)的險要地形,來抵禦竇建德,尋找敵人的薄弱環節, 發動進攻,這樣做,勢所必然能大敗竇建德。”記室薛收說:“王世充的府 軍充實,統帥的又是江淮一帶的精銳部隊,只是因爲缺少糧食,所以才被我 們包圍。竇建德親自帶兵從遠方來,當然也把他的精銳部隊都帶來了。如果 我們對他們放手不管,以至使這兩股敵人聯合起來,使竇建德能把他所控制 的河北地區的糧食轉運來送給王世充,那麼這場戰爭等於是剛剛拉開了帷 幕,統一天下還是遙遙無期的事。現在應當分出一部分軍隊繼續圍守洛陽, 而不要同王世充打仗;您親自率領英勇善戰的精銳部隊,先占領成皋(虎牢 關的所在地),以逸待勞,等待竇建德的軍隊從遠方來,這佯您就可以戰勝 他了。竇建德被打敗之後,王世充一定會自己投降,超不過二十天,鄭王和 夏王都將被活捉了。”李世民聽從了這兩人的意見,於是夏王竇建德被阻擋 在武牢,不能前來救洛陽。     按:當夏王被迫停留在虎牢關時,夏王的國子祭酒淩敬曾對竇建德進言 說:“大王您應當帶領全部兵馬渡過黃河,攻占懷州、河陽,派大將守在那 裏。您就整頓旗鼓,越過太行山,進入上黨地區,沿著汾水、晉水,直奔蒲 津,您將如入無人之境,將可以爲自己開拓地盤,招募軍隊,這樣,關中地 區將會因此而震驚恐懼,這一來唐兵自然也就解除了對鄭王的包圍了。”竇 建德的妻子曹氏也說:“祭酒的意見是對的。”淩敬提出的這些,只是《孫 子兵法》中的早就提出過的策略,一個婦道人家尚且還懂得它是對的,然而 竇建德卻不能采納,以致大敗被殺,這是爲什麼呢?     暗探報告說:“夏王奠待時機,等到唐軍秣草用完,到黃河以北來放 牧戰馬時,他將要偷襲武牢。李世民就北渡黃河,南到廣武,察看了敵方的 形勢,然後才回來。臨走時,他故意留下一千多匹戰馬,在黃河邊上放牧, 來迷惑敵人。竇建德果然出動全軍出牛口,布下了連綿二十裏的長陣,敲起 戰鼓向前進。將領們看到敵軍人數如此眾多,都十分害怕。李世民站到高處 觀望敵陣後,對將領們說:“這股敵人在山東起兵後,還不曾遇到過強大的 對手。現在他們經過地形險要之處時吵吵鬧鬧,這是無紀律的表現;在逼近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 39

풍몽룡 지낭 39           的力量無法保全李愬就拉著他的手流著淚說:“難道老天爺不讓我平定逆賊 嗎?爲什麼你被眾人所不容呢?”於是給李愬戴上刑具,派人押送朝廷,並 上疏說:“如果一定要殺掉李愬,就沒有與我共同謀劃討吳的人了。”皇上 下詔釋放李愬並讓他返回李愬軍中。李愬讓他佩劍出入於帳下,皇上又下詔 任李愬爲六院兵馬使。李愬奉旨痛哭失聲,眾將領再也不敢說什麼閑話,於 是開始定下襲擊蔡州的計謀。     不將李愬披枷送交朝廷,那麼誹謗之言不會停息,這與魏國的司馬懿在 祁山請戰,奉詔停止,是同一個用心。都是成議在先,考慮到皇上必然不會 同意而後才這樣做的。     侍中辛毗持節出使,而使蜀國軍隊長期在外,銳氣喪盡;李愬回到李愬 帳下。而一舉掃平了吳元濟。雖然說這是做將領的高明。做皇帝的也明智, 共同促成。     嶽侯掃平楊麼,李愬攻克吳元濟,無一不是借助於敵方的人才,這是由 於他們素來威信很高,操縱在手的原因。後人漫然學之,很少有不反中了敵 人的奸計的。岑胡、費袴的喪身,都是被假投降者刺殺。曹操、苻堅的損兵 折將也是如此。赤壁之戰,曹操相信了黃蓋而導致失敗。淝水之戰,降將朱 序圖謀歸晉,悄悄引導晉軍打敗了前秦的軍隊。這些人都是長期從事戰爭的 人了,能夠不謹慎嗎?     李愬將襲蔡州,軍中過去的號令是:誰敢留宿探子的,誅滅九族。李愬 修改了這個號令,一律可以安撫。所以探子反而因受了感動而爲他效力。李 愬越發知道了敵人的虛實。     能夠利用探子:不妨留宿探子,然而必須先了解這些探子,才能加以利 用。必須能使老百姓不掩護探子,才能了解探子。必須恩威並重,使老百姓 心服口服,才能使老百姓不掩護探子。嗚呼!這真是一言難盡啊!     近來有些邑宰,急於想制服盜賊。認爲那些盜賊往往從妓女家抓獲。因 此必須毆打妓女將她們驅逐出境,才能清除盜窩。假若妓女家裏果然窩藏著 盜賊,正好留著它可以作爲捕盜差役的耳目。如果盜賊藏到境外,與賊窩在 境內,哪一個更好捕獲?假使盜賊以百姓家爲藏身之處,也要把老百姓全趕 走,並且毆打他們嗎?對捕盜的差役不嚴加督促,只求盜賊無窩,簡直是無 能之極。     當時陳許節度使李光顏一連打了幾次勝仗,吳元濟率領精稅部隊屯兵洄 曲,以對付李光顏。李愬看有機可乘。於是在晚上發兵,襲擊蔡州。李愬以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 38

풍몽룡 지낭 38           奇談六則     晉武帝初登帝位,測字時摸出個“一”字,按當時的迷信,帝王在位的 時間,要看得到數目的多少。晉武帝當然很不高興,群臣也大驚失色。侍中 裴楷進言說:“臣聽說天得到‘一’就清,地得到‘一’就安寧,侯王得到 ‘一’是因爲天下都將忠貞於他。”晉武帝聽了十分高興,群臣也對裴楷的 善言由衷歎服。     梁武帝詢問侍中王份:“我是有呢還是無呢?”王份回答說:“陛下統 治萬物,這是有;陛下領悟到最高深的道理,這是無。”     南朝宋文帝在天泉池釣魚,垂釣半天沒有任何收獲。王景就說:“這實 在是因爲釣魚人太清廉了,所以釣不著貪圖誘餌的魚。”     元魏高祖(即北魏孝文帝元宏)給兒子取名詢、愉、悅、懌,中書博士 崔光給兒子取名邵、勳、勉。孝文帝對崔光說:“我兒子的名字以‘心’爲 偏旁,你兒子的名字都以‘力’爲偏旁。”崔光回答:“這正是所謂‘君子 勞心,小人勞力’。”     王弇州說:“諸位雖然取捷徑當了官,然而語言不妨雅致一些。象桓玄 篡位,剛剛登上禦床就發生地陷,殷仲文卻說:‘這是因爲聖德深厚,大地 無法負載。’”     梁武帝的宮門發生火災,武帝對群臣說:“我正想重新修一座。”何敬 容就說:“這正是所謂皇上以天下爲先,所以天也不違皇上之意。”梁武帝 即位時,有猛虎闖入建康城,大象進入江陵。武帝不悅,就這事詢問群巨, 沒有敢答言的。王瑩說:“過去有‘擊石柑石,百獸率舞’,陛下受誣基, 老虎大象都來慶賀。”竭盡阿諛逢迎之辭;不能不令人作嘔。                             官顧鼎臣     明世宗嘉靖初年,講官顧鼎臣爲皇上講《孟子·鹹丘蒙章》,說到“放 勳殂落”(“放勳”是贊美堯勳業四達,“殂落”是死的意思),侍臣們都 大吃一驚。顧鼎臣緩緩說道:“當時堯已經一百二十歲了。”眾人方才安心。     明世宗忌諱頗多。當時科舉考場出題,必須選擇佳話。比如曾以《論語》 “無爲而治”一節和《孟子》“我非堯舜之道”兩句爲題,出題官員都遭到 譴責。世宗懷疑“無爲”是說皇上不是有爲之君。“我非堯舜”四字,象是 誹謗之言。有一天,世宗命內侍讀鄉試錄,題目是“仁以爲己任,不亦重乎?” 世宗忽然問:“下文說的什麼?”內侍回答說:“下文是‘興於詩’等等。” 這個內侍也頗聰明。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37

풍몽룡 지낭37 辯才卷補充部分                           施仁望救周業     南唐的周業任金陵左亍使,他是信州刺史周本的兒子,與禁軍統帥劉某 (劉是長公主夫婿)一直不和。烈祖昇元年中,一天,金陵城中起了火,周 業卻正偷偷地在一戶人家飲酒,喝得爛醉,昏睡不起。有人將此事告訴了烈 祖,烈祖對親信施仁望說:“你領十個衛士趕到起火現場,看見周業已經跑 去救火了,就放了他,不然就將他殺死在床上。”     施仁望出了宮門,立刻讓人將周業的家人召來告知此事。周業大驚,穿 了一件女人的衣服,急忙奔來見施仁望。施仁望留下了他。火撲滅了,施仁 望進宮去回稟烈祖。一到便殿門,看見劉某已經在那兒站著了。施仁望估計 劉某決不會包庇周業,又害怕與周業一起被治罪。倉促之間,心生一計,排 開劉某,搶先見了烈祖,稟告說:“火沒有造成災害,周業確實如皇上所說 還睡在床上。”烈祖問:“你將他殺了嗎?”施仁望回答說:“周業的父親 正在守邊,面臨著敵人的進攻,我沒有敢立即執行聖旨。”烈祖高興地指著 茶幾說:“差點誤了我的大事!”施仁望因此大受獎勵,得到重用,周業也 被寬恕。                             善 言 卷     唯口有樞,智則善轉。孟子雲乎?“言近指遠。”組以精神,出之密微。 不煩寸鐵,談笑解圍。大意是:雖然嘴巴有轉軸,但要靠智慧去轉動它。孟 子說:“言近指遠。”語言靠精神去組織,出口則嚴密微妙。不須任何武器, 談笑間就解了圍。                               淩陽台     陳侯修築淩陽台,台還未修起,被處死的就有好幾人。他又把三個監吏 抓了起來,群臣中沒有敢進言勸阻的。孔子到了陳國,見過陳侯,與陳侯一 起登上淩陽台四下觀望。孔子上前祝賀說:“淩陽台多麼美啊!陳王多麼賢 德啊!從古至今,凡是聖人修築台,哪裏有不殺一個人而把台修成這樣的!” 陳侯內心有愧,默然不語,派人放掉了被抓起來的三個監吏。                           某君說秦王     秦王同中期爭論,沒有得勝,秦王十分憤怒,而中期卻不慌不忙,緩步 離他而去。有人替中期勸說秦王道:”中期不過是個悍梗之人罷了,這是因 爲他恰恰遇到了賢明君主的原故啊!假如他遇到桀、紂那樣的暴君,肯定會 將他殺掉的。”秦王聽了這些話,就沒有怪罪中期。                         滑稽之祖——晏子     齊國有個人得罪了齊景公,齊景公大怒,命人將他綁起來,置於殿下, 召集左右武士來肢解他,有敢於勸諫的,定斬不誤。晏子左手持著這人的頭, 右手磨著刀,仰面向齊景公問道:“古代賢明的君主要肢解人,你知道是從 哪裏開始下刀的?”齊景公離開他的座位,說:“把這人放了吧,過錯在寡 人。”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36

풍몽룡 지낭36 國君死後,臣子不能行飯含之禮(在死者口中安放糧食或玉石)。然而,如 果誰想強迫鄒、魯的臣子對他行天子之禮,他們就決不會讓他入境。如今秦 國是萬乘之國,魏國也是萬乘之國,兩國旗鼓相當,都互相稱王,看見對方 打了一次勝仗,就想作他的仆從,稱他爲帝。這樣做,趙、魏、韓三國的大 臣,實在還不如鄒、魯兩國的奴仆姬妾啊!如果不加制止使秦國稱帝,那麼 他將撤換各諸侯國的大臣。他將把他所認爲不賢的撤掉,換上他所認爲賢的; 把他所憎恨的撤掉,換上他所喜愛的。他還將讓他的女兒和那些專愛挑撥離 間的侍妾去作諸侯的妃子和愛姬。將這些人安置在魏國宮中,魏王還有安寧 之日嗎?將軍又怎能再得到過去的寵幸呢?”辛恒衍聽到這裏,站起來向魯 仲連一再拜謝說:“我今天才知道先生果然是天下的賢士啊!我將離開趙國, 不敢再提讓秦國稱帝的事了。”秦國將領們聽說這件事後,將軍隊從趙國城 下後撤了五十裏。     蘇軾說:“魯仲連的辯才勝過張儀、蘇秦,大義凜然有直逼淳於髡、公 孫衍之勢。排難解紛,功成而不領賞。戰國時只他一人而已。”穆文熙說: “魯仲連挫敗讓秦國稱帝的計劃,使秦國將領因此而退兵。這就是《淮南子 兵略訓》所說的廟戰(指戰勝於廟堂之上,不動兵戈)啊!”                             虞卿駁樓緩     秦國在長平向趙國軍隊發起進攻,大敗了趙軍,隨即領兵退回秦國。然 後又派使者向趙國索取六個城市,作爲講和的條件。趙國不知該怎麼辦。樓 緩剛從秦國回來,趙王就與樓緩商量說:“給秦國六城市會怎麼樣?不給六 城市又會怎麼樣?”樓緩推辭說:“這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事。”趙王說:“即 便如此,你也試談一下你自己的意見吧”。樓緩說:“大王聽說過公甫文伯 的母親吧?公甫文伯在魯國做官,生病死了,妻妾中爲此自殺在房中的有十 六人。他的母親聽說後,一聲不哭。奶媽就說:‘哪裏有兒子死了卻不痛哭 的人啊?’他母親說:‘孔子是個賢人,被逐出魯國,另人都沒有跟隨他去。 如今我兒子死了,爲他而死的婦人就有十六個,這說明他生前對於長者薄情, 而對婦人優厚。’這樣說,從母親角度而言,是個賢者,從婦人角度看,就 難免被認爲是個妒婦。所以,雖然話是一個意思,而說的人不同,其心理也 就不一樣了。如今我剛從秦國回來,說不給六城,就不是在爲大王考慮;說 給六城,就怕大王要認爲我是在爲秦國考慮了。所以不敢答對。如果真的要 爲大王考慮的話,就不如把六城給了秦國。”趙王說:“好!”     虞卿聽說後,進來面見趙王,趙王將樓緩的話告訴了他。虞卿說:“這 是遮掩之辭罷了。”趙王問:“爲什麼這樣說呢?”虞卿說:“秦國攻打趙 國,是因爲軍隊疲憊了才退兵的呢?還是因爲他還有足夠的力量進攻,卻因 爲愛憐大王而不再進攻的呢?”趙王說:“秦國進攻我國,是不遺餘力的, 必然是因爲疲憊了才退兵的。”虞卿說:“秦國用他的力量攻打他無法戰勝 的趙國,疲憊而歸。大王又將他不能攻取的土地拱手送給他,這是幫助秦國 而攻擊自己呀。來年秦國再來攻打大王,大王就沒有辦法自救了。”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35

풍몽룡 지낭35 曹公不究小事     曹沖的父親曹公的馬鞍放在倉庫裏保存,被老鼠咬壞,管理倉庫的小吏 十分驚恐,要捆綁著自己來見曹沖,請死罪。曹沖傳話說:“等三日以後見。” 於是曹沖就用刀搗壞自己的單衣,如象鼠咬過一樣,掛在一旁,然後假裝滿 面愁容人見曹公。曹公問他爲什麼憂愁,曹沖答:“俗話說:‘老鼠咬衣不 吉利’,如今我的衣服被咬,我因而憂愁。”曹公勸他:“這是瞎說!不可 信,沒什麼關系。”過了一會,小吏入見,把馬鞍被咬壞的事告訴了曹公。 曹公笑著說:“我兒子的衣服在身邊尚且被咬壞,何況懸在倉庫柱子上的馬 鞍呢!”此事曹公一直未加追究。                           助人的小人物     明天順年間,錦衣指揮官門達掌權。同時錦衣指揮官袁彬隨英宗到北邊 狩獵,有護駕之功。門達擔心袁彬威脅自己的地位,就令巡邏兵揭發他的隱 私,想把他置於死地。這時有個藝人楊暄,善於用日本漆在器具上作畫,人 稱楊倭漆。他爲袁彬打抱不平,憤怒上奏,揭發門達二十餘件違法亂紀之事, 極力訴說袁彬的冤枉,奏疏送入朝廷之後,皇上命門達找楊暄來質問。楊暄 見到門達後,神色自若,好象此事根本同他沒關系一樣。門達逐條地詢問奏 文中的事,楊暄都說不知道,並且說:“我楊暄是下賤的藝工,不識書字, 又同您無怨怎麼會做這事?希望左右的離去,我可以告訴您實話。”左右去 後,楊對門達說:“這都是內閣李賢教我的,他讓我奏疏告你,我實在不知 道其中都寫了些什麼。您若集合文武百官在朝廷上質問我,我一定對眾人說 出實情,這樣李賢就無話可說了。”門達聽後十分高興,用酒肉款待他。上 早朝時,門達將此事上奏皇上。皇上命押諸大臣在午門外集中,當眾人面把 事情弄清楚。剛把楊暄領到午門,門達對李賢說:“這都是你命他做的,楊 暄已經說實話了。”李賢正在驚訝,楊暄卻大聲喊道:“要死該我死!我怎 敢陷害他人?我是個市井小人,怎麼能見到李賢大人。鬼神明鑒,這實在是 門達教我咬住李賢的。”於是楊暄剖析揭發門達的二十餘條,條條都很尖銳, 門達聽後精神沮喪。皇上聽了訟詞,知道了真情,疏遠了門達。袁彬得以分 掌南部,過了一年,被召回京任職。後來門達因一案受牽連,被貶廣西,最 終死在那裏。     這件事與張說斥責張昌宗,保全魏元忠事情是一樣的。然而張說本來就 多智謀,又得宋璟諸人的勉勵幫助,如蓬生麻中,不扶而直。楊暄只是一介 平民,不曾讀書知古,卻能出一時之奇,抗皇上之威而堵塞奸人之口,不僅 保全了袁彬,而且保全了李賢;不僅保全了一個忠臣,而且除去了一個奸惡。 他的智能已十倍於張說,而其功勞也十倍於張說。當時的縉紳之流依附阿諛、 奉承達官貴人者不少。看到這件事哪有不吐舌頭,不感到慚愧的呢?這難道 不是做官人受富貴的牽累,而一般人卻反而能講是非和公理嗎?     洪武時,皇上曾經因惱怒宋濂,派人到他家去殺他。馬太後這天吃素, 皇上問他爲什麼,太後說:“聽說今天殺宋先生,我不能解救他,只能爲他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34

풍몽룡 지낭34 王敬則妙計降盜     王敬則曾任南沙縣令。當時正是兵荒馬亂的時候,縣內有一群強盜,聚 藏於山中,成爲百姓的禍患,官府抓不到他們。王敬則派人對強盜頭子說: “如果你能出來自首,我當爲你申解辯白,請讓我在廟神前盟誓,一定不欺 騙你。”當時縣中真有一神廟,很能顯靈,香火不斷,鄉親們都迷信他,所 以王敬則才這樣說。土匪頭子答應了,於是縣令在廟中設宴邀請土匪頭子。 他來後,王即席捉住了他,說:“我已經向神陳述過,如果違背了誓言要還 給神十頭牛。”於是殺了十頭牛來敬神,最後殺死了強盜首領,土匪也隨即 各自逃散。                           胡松築城抗敵     績溪大司空胡松,號承庵,開始在嘉興府任掌管刑獄的推官,官署在平 湖一帶,頗有惠政。當時正值倭寇猖獗,郡中商議修築城牆。胡松夜間來到 幕府說:“百姓很難一開始就同我們一樣憂患,請把我押到軍隊面前來抵禦 敵人。百姓受我的恩惠很多,看我在陣前,一定會著急,這樣就可人員百 姓去築城。”郡守同意了,照此去作。居民看見胡松押在軍前,都十分震驚, 紛紛前來要求參加修築城牆,結果不到一個月工程就完成了。                         狄青借神鼓士氣     南方有崇尚鬼神的風俗。狄青征討儂智高時,大兵剛出桂林之南,狄青 就祝禱說:“勝負沒有根據。”於是拿出一百個銅錢與神誓約說:“我們的 軍隊真能大勝的話,請神讓銅錢的錢面都朝上。”左右的官員都勸他不要這 樣做,擔心倘若不如意,會動搖軍心。狄青不聽,一定要投擲銅錢。這時成 千上萬的官兵都緊張地注視著狄青,只見狄青揮手一擲,一百個銅錢落地, 竟然全部錢面朝上。於是全軍歡呼,聲震山林田野。狄青非常高興,讓左右 的人取一百個釘子來,按著銅錢落地時疏疏密密的原狀,貼地將銅錢釘住, 然後用青紗將這塊地面籠照起來。狄青親自用手把它封死,說:“等到我們 凱旋回來時,一定拜謝神靈,然後,再取起這些銅錢。”以後,狄青率軍平 定了邕州,凱旋歸來時,履行前言,來取錢。拔開釘子,幕府士大夫們共看 這一百個錢時,原來錢的兩面都是一樣的。     桂林路上險要,作戰任務艱巨,軍心惶惑不穩,因此狄青借用神來鼓舞 士氣,以堅定大家的信心。                         王晉溪智鬥湯麻九     王晉溪任兵部尚書時,正遇到湖州孝豐縣湯麻九謀反,勢頭頗猖獗。巡 按禦史(官名)將此事報告給皇帝。皇帝將它下交給兵部處置。王晉溪把資 本人找到兵部,大聲責斥說:“湯麻九不過是一個毛賊,只消本處去幾十個 夥夫就可以捉拿他,哪裏值得去奏報朝廷?想讓朝廷發兵,那實在有傷國家 的威嚴!巡按不盡職,考察後,應當罷官!”齎本人回去,將這些話廣爲傳 布,大家聽了,都認爲王晉溪把湯麻九謀反視爲兒戲,太輕視敵人。眾官相 聚而談,彼此都憂心仲忡。湯麻九聽說朝廷不發兵,就放肆地掠奪搶劫,不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풍몽룡 지낭 33

풍몽룡 지낭 33 小吏救妓     洪武年間,駙馬都尉姓歐陽的某人,攜四名妓女飲酒作樂。事情發生後, 官府逮妓令急,妓女被抓,則必死無疑。於是幾個妓女想毀壞自己的容貌, 以求萬一幸免。小官吏中一個老者聽說後,找到她們幾人說:“你們若能給 我千金,我能免你們一死。”妓女們立即預付五百金。老者說:“皇上位尊 聖明,難道不知你們平素奢侈慣了,要注意不可欺瞞官吏。應當和你們平日 的打扮一樣,哭訴求饒,也許能得到皇上的寬恕。”妓女問:“您老說究竟 怎麼做呢?”老者繼續解釋:“你們必須沐浴得極其潔淨,然後用脂粉、香 水修面潤身,令香氣透徹遠外,使肌膚嬌豔如凝脂。首飾衣服須用金寶錦繡, 盡管是內衣衣裙,也要件件斟酌,不可有一寸粗布。務必極盡天下之華麗, 能夠達到使人奪目蕩心、神驚志搖的程度才行。”妓女們又問在庭上說什麼? 老者答:“你們不要說什麼,只須不停地哀呼就行了。”妓女們一一聽從。 等到見了皇上,皇上叱令她們自白罪狀,妓女們牢記者者的話,不發一言。 皇上看看左右的人,說:“綁起了,殺了!”群妓就脫下衣服准備就綁。她 們從外衣脫到內衣,一件件極爲華麗燦爛耀目,珍珠首飾堆積滿地,照耀大 庭,直到裸體,華麗的裝束仍然不減,身段優美,膚肉如玉,奇香逼人。皇 上也動了心,說:“這些小妮子,我見了也會被迷惑,那家夥的行爲可想而 知了。”於是喝叱她們幾句,放還回家。                         王忠嗣應付安祿山     王忠嗣,是唐朝著名將領。安史之亂初,安祿山占據了地勢險要的城市, 扼住飛狐要塞,預謀作亂。他以請王忠嗣來幫助修城爲名,企圖乘機留下他 的兵馬。於是王忠嗣提前到達,不見安祿山來,就借口返還說:“我去了, 沒碰上任何人!”                             快慢和時機     晉桓溫病重,請求朝廷爲他加九錫(皇上賞賜大功者衣物九種,叫九錫)。 謝安讓袁宏草起奏文,起草後,謝安看了,讓袁宏再修改。就這樣,看了改, 改了看,過了十幾天還沒有定稿。恒溫死了,加九錫問題也就沒有了。     按袁宏起草成後,把它給王彪之看。彪之說:“您的文章很美,但這文 章怎麼能給人看?”謝安同彪之反複改動,有這事呵!     大將軍竇憲娶妻,國內及各那的官員都去祝賀。漢中太守也想派遣使者 去,戶曹李 說:“竇氏恣意橫行,他的危亡立等可見,希望您不要同他 來往。”太守堅持派遣使者。李 因此請求親自前往。途中他故意在旅館 中停留,以便看到竇憲的禍變。走到扶風縣時,竇憲已彼誅殺。凡是同竇憲 交往的都受到株連,唯有漢中太守因沒與之交往而幸免。     李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