월간 보관물: 2013 7월

류여시집

류여시집           ●柳如是尺牍   目录   柳如是尺牍小引  林雪   尺牍一至尺牍三十一   柳如是尺牍小引       余昔寄迹四湖,每见然明拾翠芳堤,偎红画舫,徉徜山水间,俨黄衫豪客。时唱和有女史纤郎,人多艳之。再十年,余归三山,然明寄眎画卷,知西泠结伴,有画中人杨云友,人多妒之。今复出怀中一瓣香,以柳如是尺牍寄余索叙。琅琅数千言,艳过六朝。情深班蔡,人多奇之。然明神情不倦,处禅室以致散花。行江皋而逄解珮。再十年,继三诗画史而出者,又不知为何人?总添入西湖一段佳话。余且幸附名千载云。       三山林雪天素书于翠雨阁。   柳如是尺牍   云间柳隐如是著   一   湖上直是武陵溪,此直是桂栋药房矣。非先生用意之深,不止于此。感甚!感甚!寄怀之同,乃梦寐有素耳。古人云:“千里犹比邻。”殆不虚也。廿八之订,一如台命。   二     早来佳丽若此,又读先生大章,觉五夜风两[雨]凄然者,正不关风物也。羁红恨碧,使人益不胜情耳。少顷,当成一诗呈教。明日欲借尊舫,一向西泠两峰。余俱心感。   三     泣蕙草之飘零,怜佳人之埋暮,自非绵丽之笔,恐不能与于此。然以云友之才,先生之侠,使我辈即极无文,亦不可不作。容俟一荒山烟雨之中,直当以痛哭成之可耳。   四   接教井诸台贶。始知昨宵春去矣。天涯荡子,关心殊甚。紫燕香泥,落花犹重,未知尚有殷勤启金屋者否?感甚!感甚!刘晋翁云霄之谊,使人一往情深,应是江郎所谓神交者耳。某翁愿作交甫,正恐弟仍是濯缨人耳。一笑!   五   稽叔夜有言:“人之相知,贵济其天性。”弟读此语,未尝不再三叹也。今以观先生之于弟,得无其信然乎?浮谈谤■〈鷂,欠代鳥〉之述,适所以为累,非以鸣得志也。然所谓飘飘远游之士,未加六翮,是尤在乎鉴其机要者耳。今弟所汲汲者,止过于避迹一事。望先生速图一静地为进退。最切!最感!馀晤悉。   六   弟欲览草堂诗,乞一简付。诸女史画方起,便如彩云出衣。至云友一图,竟似濛濛渌水,伤心无际。容假一二日,悉其灵妙,然后奉归也。   七   鹃声雨梦,遂若与先生为隔世游矣。至归途黯瑟,惟有轻浪萍花与断魂杨柳耳。回想先生种种深情,应如铜台高揭。汉水西流,岂止桃花千尺也。但离别微茫,非若麻姑方平,则为刘阮重来耳。秋间之约,尚怀渺渺,所望于先生维持之矣。便羽即当续及。昔人相思字,每付之断鸿声里。弟于先生亦正如是,书次惘然。   八   枯桑海水,羁怀遇之,非先生指以翔步,则汉阳摇落之感,其何以免耶?商山之行,亦视先生为淹速尔。徒步得无烦屐乎?并闻。   九   惠眎新咏,正如雪峨天半。十日览之,未得波叶,况云琢玉,有不为邯郸之步者耶?落霞一题,当令片石被绣矣。拙作容更韵请政。   十   分袂之难,昔贤所愳。望中云树,皆足以摇居人之惨澹,点游者之苍凉矣。行省重臣,忽枉琼瑶之答,施之蓬户,亦以云泰。凡斯皆先生齿牙馀论,况邮筒相望,益见远怀耶?不既缕缕。   十一   良晤未几,离歌忽起;河梁澹黯,何以为怀。旧有卫玠之赢,近则裴楷之困。羁绪寒悰,惟以云天自慰。无论意之有及有不及,先生能寒谷而春温之。岂特刘公一纸书,贤于十部从事而已。二扇草上,病中不工。书不述怀,临风怅结。   十二   高咏便如八琅之璈,弹于阆风。虽缑吹湘弦,何足并其灵骏。即当属和,书箑请政。落月屋梁,疑照颜色;闻笛之怀。想均之矣。来墨精妙,斋名双青。触绪无端,俟清尘以悉耳。   十三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6조문려

  6조문려           卷二     ○诏   【敕条制禁奢靡诏】(南齐武帝)     三季浇浮,旧章陵替。吉凶奢靡,动违矩则。或裂锦曳绣,以竞车服之饰;涂金镂石,以穷茔域之丽。至斑白不婚,露棺累叶。苟相姱衒,罔顾大典。可明为条制,严勒所在,悉使画一。如复违犯,依事纠奏。     【举贤诏】(北魏孝文帝)     炎阳爽节,秋零卷澍。在予之责,实深悚栗。故辍膳三晨,以命上诉。灵鉴诚款,曲流云液。虽休弗休,宁敢愆怠。将有贤人湛德,高士凝栖。虽加诠采,未能招致。其精访幽谷,举兹贤彦。直言极谏,匡予不及。     【与太子论彭城王诏】(北魏孝文帝)     汝第六叔父勰,清规懋赏,与白云俱洁。厌荣舍绂,以松竹为心。吾少与绸缪,提携道趣。每请解朝缨,恬真邱壑。吾以长兄之重,末忍远离。何容仍屈素业,长缨世网!吾百年之后,其听勰辞蝉舍冕,遂其冲挹之性。无使成王之朝,翻疑姬旦之圣,不亦善乎?汝为孝子,勿违吾敕。     【禁浮华诏】(北齐文宣帝)     顷者风俗流宕,浮竞日滋。家有吉凶,务求胜异。婚姻丧葬之费,车服饮食之华,动竭岁资,以营日富。又奴仆带金玉,婢妾衣罗绮,始以创出为奇,后以过前为丽。上下贵贱,无复等差。今运属维新,思蠲往弊。反朴还淳,纳民轨物。可量事具立条式,使俭而获中。     ○敕   【与臧焘敕】(宋武帝)     顷学尚废驰,后进颓业。衡门之内,清风辍响。良由戎车屡警,礼乐中息。浮夫近志,情与事染。岂可不敷崇坟籍,敦厉风尚!此境人士,子侄如林。明发搜访,想闻令轨。然荆玉含宝,要俟开莹;幽兰怀馨,事资扇发。独习寡悟,义著周典。今经师不远,而赴业无闻。非唯志学者鲜,或是劝诱未至邪?想复宏之。     【为武帝与谢朏敕】(梁•沈约)     吾以菲德,属当期运。鉴与吾贤,思隆治道。而明不远烛,所蔽者多。实寄贤能,匡其寡暗。尝谓山林之志,上所宜宏;激贪厉薄,义等为政。自居元首,临对百司。虽复执文经武,各修厥职,群才竞爽,以致和美,而镇风静俗,变教论道,自非箕颍高人,莫膺兹寄。     是用虚心侧席,属想清尘,不得不屈兹独往,同此濡足。便望释萝袭衮,出野登朝。必不以汤有惭德,武未尽善,不降其身,不屈其志,使璧帛虚往,蒲轮空归。倾首东路,望兼立表。     羲轩邈矣,古今殊事。不获总驾崆峒,依风问道。今方复引领云台,虚己宣室。纡贤之愧,载结寝兴。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6월상 3

  6월상 3             一泓秋水净纤毫,远看不知光是刀。   直骇玉龙蟠匣里,待乘雷雨腾云霄。   传闻利器来红毛,大食日本羞同曹。   濡血便令骨节解,断头不俟锋刃交。   抽刀出鞘天为摇,日月星辰芒骤韬。   斫地一声海水立,露锋三寸阴风号。   锡麟看到这里,便击节称赞道:“好呀!这种女子,真真我们男人应该拜倒下风的了!怎么他的丈夫,竟把这样一位有才有识的妻子不要,反倒把他离异了呢!咳,他的丈夫,真个是顽固党里的尖儿了。”   锡麟正一个人在这里替秋女士抱怨,恰好秋女士从后头走来。将到门口,忽见锡麟在里头坐着,手中拿着一张纸头,呆呆的也不是看,只是呆想。不知他想些什么呢,便开口问道:“徐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锡麟正在想得出神头上,忽听得有人叫他,便抬头一看,见是秋女士。看他穿着一身操衣,手提倭刀,满头是汗,便答道:“我来了一刻了。妹妹你从那里来?” 秋女士听了,一面走将进来,把刀挂在一边,一面答道:“ 我从操场里来。大哥你看的是什么?”锡麟道:“我方才来的时候,看见这里没有一人。正想到别处找妹妹去,忽然间这里有了声响,我就回身进来。   见一阵风过,把台上的纸头吹了一地,我便将纸头拾了起来,替你理好了。因见这两首诗做得很好,故在这里偷看偷看,不料被妹妹撞着了。” 女士笑道:“ 你说的是什么话!我生平最不喜欢这样鬼鬼祟祟的。一个人会了什么,原是要人家晓得的。只是我这几首诗也不大好,大 哥 你 看 怎 么样?”锡麟道:“ 很好很好!我最爱你两句,就是那‘ 铜驼已陷悲回首,汗马终惭未有功。’ 这两句话的口气,真个是悲叹淋漓,激昂慷慨!余者虽佳,然终不及这两句的好。”   女士笑道:“大哥,你看诗的眼力,倒也不差。我还有一篇《红毛刀歌》,你看见了没有?”锡麟道:“我正在这里看呢。”说着,低了头,又看将下去道:   陆□犀象水截蛟,魍魉惊避魑魅逃。   齿斯刃者凡几辈,髑髅成台血涌涛。   刀头百万冤魂注,腕底乾坤杀劫操。   □来挂壁全不用,夜半鸣啸声疑鸮。   英灵渴欲饮战血,也如磊块需酒浇。   红毛红毛尔休骄,尔器诚利吾宁抛。   自强在人不在器,区区一刀焉足豪!   锡麟看完了这篇歌,向女士说道:“妹妹,我看不出你,倒是没有一样不会的,而且没有一样会了不好的。” 女士道:“大哥,你不要这样的过奖。谅来我是个女子,虽说是好,然终不及不到你们的呢!”   锡麟道:“妹妹,我不是要讨你的好,反说坏我们男界的同胞。你认道这些留学生,都是些出类拔萃的人才么?”女士道:“我起初何尝不是这样的羡慕他们呢。近来我到了这里一看,见他们也不过是学得些皮毛罢了。” 锡麟接口道:“咳,说起来真要叫人气死!你道他们来到这里为什么的?原来都是为看那张文凭罢了。他们要了这张文凭,将来回到中国,就拿这张文凭去诳钱财,诳功名,全没一个肯为国民流血的。” 女士道:“为国民流血的这话,大哥你也责备得他们太过了。动物界的微生虫,尚且惜着性命,何况一个人呢。我的意思,只要他们肯实实在在的学些真实本事,将来回到中国,也是尽心竭力的替国家办些好事,替国民打算些生计,这样就好了。若说要他们为国民流血,这不岂是个难事么?”锡麟听到这里,对女士笑了一笑,说道:“ 事体也是很难的。但照中国官场中的这些贪多不厌的官儿看起来,终究要弄出这件流血的事来呢。” 女士道:“这些事体,管他们有没有,我们只须尽着自己的力量,照着自己的这个心做去就完了。”锡麟道:“好啊!各人行各人的志,我也是这么说呢。” 又说道: “ 妹妹,你的宗旨究竟是怎么样的?”女士道:“我的宗旨阿,就是‘男女平权,家庭革命’这八个字。” 锡麟道:“你这个宗旨若要达到目的,恐也是件很难的事呢。”女士道:“大哥,亏你说得出来!世界上头的事体,那一件不难?若怕了难,难道件件事体可以不做了么?”锡麟被女士一问,不觉问住了,讪讪的答道:“ 妹妹,我们不要讲究这些了,横竖到头便见的。” 女士正色的答道:“大哥,不是这样说的。一个人的宗旨一定,便是千难万难,也要做将去的。” 锡麟听了,更把了面孔飞红了,自觉失言,如今被他问得一句也回不出来。只得假装着伸手在台上拿了一本书,一面看书,一面答应了个“ 是” 字,便不言语。女士见他没意思,便也不再问他了。   停了一会,锡麟开口说道:“ 妹妹,你天天学着体操,如今操得怎么样了?” 女士道:“也不见得怎么样。方才去和几个同学的赛跑了一会,倒被我跑过了他们好些路呢。”锡麟笑着说道:“我在学堂里头,也是日日操的。别的倒没有什么见得,只是这个赛跑,每跑一次,我定是第一的。妹妹你在这里,也是赛跑队中算第一的。今日左右无事,我想和你赛跑去,使得么?” 女士道:“使得的。我们也比较比较去。”锡麟道:“我们不要在操场里头跑,我和你到外头去,依着电线的木头跑,你去不去?” 女士道:“ 也是一样的啊,怎么不去呢。”于是二人一齐走将出来,拣了一个空旷的所在,依着第一根电线木跑起。跑了有两里路光景,秋女士终究是个女子,那里跑得过。二人跑过了之后,又到各处闲逛了一回,方各回去不提。   且说锡麟在这里留学,已经多年了。他原是中过的一位举人,因在绍兴时,专门和一班旧学究做对。他的父亲也是一个喜欢旧学的人物,见他儿子这般形景,就不大喜欢他。常常对人说道:“锡麟这个不肖,若然被他得志起来,定要闯出灭门的祸事的。” 后来锡麟东洋回来的时候,就捐了一个道衔,指分在安徽省里候补。那个安徽抚台章中丞很赏识他,派他做了巡警学堂的总办,又兼办了几个差使,当时人人齐称他是红道台。绍兴城里,有几个被他骂过的乡绅,见他做了一个红道台,便也去巴结巴结他,又在他父亲面前说些好话,趋奉得他们父子两个着实了不得。   倒是他的父亲常常替他的儿子忧虑,每把些事君以忠的道理,写信去教训他。争奈锡麟的心肠,终不肯改将转来呢。他父亲因见劝他不醒,便暗暗的在绍兴府里存了一张案。所以后来锡麟把恩中丞刺杀了,只有锡麟一个人受罪,他的父亲也没有害着,这正叫做知子莫若父了。但只可惜了锡麟的兄弟徐伟,他虽是也在东洋留学,然而宗旨是不同的。不知安徽的那些官儿,为什么的定要把他关禁起来,直到今日,还没有放他呢。这些都是后话,一言表过不提。   且说秋女士在那个学堂里头,读了一年有余的书,把那些科学都学会了。这时候,徐锡麟已经回国,他的知己也就少了。他便也收拾行装,起身内渡。这日到了上海,轮船停泊好了,他便上岸来,叫了东洋车,一径到曹家渡越兰石女士处来。那个越女士正在里头,和几个女学生,并自己的一个女儿,讲论书史。忽见一个老婆子进来报道:“奶奶,外头有个东洋女子要见奶奶。我不认得他,叫他到外头等一等。他说和奶奶是素来认得的,不消通报,他就在后头跟进来了。”越女士听了,一时也想不出来。正要走出去看是个什么人,忽听得有人喊道:“姊姊久违了!” 越女士听见这个声音,就晓得是秋女士了,连忙迎将出来。只见秋女士全身的打扮全是东洋装束,便笑说道:“啊呀呀,简实是个东洋女子了。你这样的打扮,莫怪方才那老婆子要不认得你。就是我自己,若不是听了你口音出来,恐 怕 也 要 弄 不 清了。”秋女士也笑道:“难道真个像的么?” 越女士道:“ 简实和那从前会过的菊池夫人千代子一般无二,竟全没有一些中国人的气味了。” 说得众人都大笑起来。越女士一头笑,一头挽着秋女士的手说道:“我们里头去坐了再说罢。” 于是众人齐到里边坐下。   彼此问好已毕,越女士便问秋女士道:“妹妹,怎么你到了日本,一封信都没有与我?难道我前回劝了你这一番,你就见怪了么?”秋女士见问,急忙答道:“ 姊姊,你说那里话来!这些闲谈,说过就算了,那个还把他记在心上。姊姊,你也太多心了。” 越女士笑道:“我也不过说说玩话罢了,你也不必当真。”随后秋女士又把在日本的情形,一一告诉了越女士,又把此刻回来的原故也说了一遍,然后二人又叙了些离别后的话儿。越女士忽一眼看见秋女士腰间挂着一把短刀,便问秋女士道:“妹妹,你这把刀是在日本得来的么?”   不知秋女士答何言语,且听下回便知。   第 十 一 回 耳热慷慨悲歌 披忱殷勤劝告   却说越女士和秋女士讲论些别后的情形,忽见秋女士身边挂着一柄倭刀,便问他可是在东洋买来的?众人听了,也一齐走来观看。秋女士回答了一声“正是”,便把刀解将下来,抽刀鞘,送与众人看去。又对越女士说道:“小妹以一弱女子身,只身走万里,渡重洋,到海外求学,所赖以自卫的,全亏得这把宝刀呢。况且我生平也没有一个知己,这宝刀清如秋水,凛如严霜,抱革命的宗旨,有流血的本领,侠骨“”,人不敢犯,杀得人,也能救得人,正和小妹有一般的抱负。所以小妹近来便把他当做个知己,因此上终日和我影形不离的。” 越女士笑道:“贤妹好侠负义,果然配用这把宝刀。前次听得你有赠送狱囚使费的一事,真是令人敬佩不遑,真不愧‘ 鉴湖女侠’ 的四个字。但是你带了这刀往来重洋,进出内外口岸,那些经过的关口,难道都不来盘查你的么?”秋女士道:“那些卫身的家伙,有什么要紧?外国的文明法律上边,都许人可以自由携带的,没有什么犯禁的道理。不要说小小的一把倭刀,就是七响九响的手枪,也可以带得,这值得什么大惊小怪!” 越女士又道:“ 在国外呢,那倒本来不怕什么。所怕的是我们中国内地的关卡,倘被他们看见了,恐怕就要把贤妹当作革命党了□!”   秋女士笑道:“姊姊,怎么你近来的胆子竟如鼷鼠一般的小了!凡事总要讲个实在,不能无凭无证,就把人诬作革命党的。我脑筋里虽也有个革命宗旨,但是我的家庭革命,和他们的种族革命、政治革命是冰炭不相投的。我在东洋,见了那些革命党里的人物,理都不大去理他们的。因为他们这班人,都是些能说不能行的。竟有几个连‘ 革命’ 二字也解不清楚,种族的分合是更不懂得,不过随潮附流混个热闹罢了。就是那个徐锡麟,我也嫌他的主义太狭。我和他结交,也不过慕他的一个血心罢了,宗旨是也是各人行各人的。我既没有政治上种族上的革命凭据,那 要 怕 他 们 做甚?”越女士又正色的答道:“竞雄,你不要这般说。现在外边是世路崎岖,实在危险得很!小心谨饬的人,尚且要被人诬陷,不要说像你这般率直无忌的人了。竞雄妹子啊,我劝你以后总要留心一些,才是道理。” 秋女士勉强点了点头,说了一声:“领教。”   正在这当儿,只见一个老妈子进来,说声:“酒席已安排好了,请奶奶们出去用酒罢。” 秋女士立起来道:“ 姊姊何必如此客气!” 越女士道:“也没有什么盛席,不过略备水酒一杯,替贤妹洗尘罢了。” 秋女士也不谦逊,便一同走到餐室。大家分宾坐下,那两个女学生,同越女士的女儿,也坐在两旁陪席。大家且饮且谈,无非又谈了些东洋学堂里的情形,同日本的风景名胜。不一会酒过数巡,秋女士有些酒酣耳热的态度,忽然间长叹一声的说道:“纵有千杯,只是难消却我胸中的块垒!” 说罢,便起身取了把刀,在筵前大舞起来。但见他舞得寒光闪闪,只见刀,不见人,真个是花团锦簇,不让古人。秋女士舞了一回,重又入席,再喝了一盅酒,便向越女士问道:“姊姊,我醉了么?” 越女士笑道:“不醉!不醉!这是妹妹素来的豪气如此。况今日久别重逢,理应有这般兴致。” 秋女士见越女士赞他有豪气,听了心中更自起劲,便说道:“ 古来男女侠客,都是使剑的多。我没有宝剑,故就把这宝刀,当作宝剑了。” 说着,又见那边摆着一张风琴,便走到那边,坐了下去就踏,嘴里说道:“ 我有一只宝剑歌,待我来唱与你们听。” 一头说毕,一头便按着腔调,且踏且唱起来。越女士和两个学生静悄悄的,听他唱道:   宝剑复宝剑,羞将报私憾。      斩取国人头,写入英雄传。(一解)   女辱咸自杀,男甘作顺民。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6월상 2

6월상 2             其 一   王师荡荡,来攻学堂。   威棱所指,谁敢相当!   其 二   以百杀一,易如捉鸡。   生居蛮国,死将怨谁。   其 三   嗟你弱女,厉气谁钟。   钩党蜚语,埋碧以终。   其 四   南风不兢,兹独逞雄。   大歼同类,我顶其红。   不一时到了衙门。诸标统便命兵丁暂且在前面空地上扎营安住,自己和富太守进入大堂。富太守就升了公座,诸标统也在东首安下坐位,传令兵丁们将所获人犯,一一解将上来,当堂钉镣收禁。各兵丁又将所获枪弹呈上,共计获得明道女学堂洋枪数十枝,弹子数千粒,并有手枪两枝。兵丁们又言手枪系在那个女子的裤裆内搜出的。富太守命役人一一点清入库。诸事已毕,即行退堂。诸标统就在衙内住宿,一夜无话。次日一早,诸标统别了富太守,领兵进省覆命去了。   这里富太守昨夜一夜,已将案情商量好了。此刻送了诸标统起程,回到衙门里头吃了饭,便命传点升堂。三班衙役,带齐人犯,都站在堂下伺候。只听得三通鼓罢,富太守从里边踱将出来,升了座位,便命将大通学堂学生带上堂来。下头一声吆喝,众学生走将上来。富太守喝命跪下。众学生齐声说道:“太公祖大人在上,生等并未犯法,为什么太公祖昨晚带了兵丁,不问情由,将生等杀的杀、打的打、捆的捆,究竟为着件什么事情?请公祖大人明示,也教生等明白明白。”富太守不等说完,便把惊堂一拍,说道:“ 好混帐的东西!本府还要问你呢,你们倒先来问起我来了!你们和徐锡麟谋反叛逆,约期起事,幸亏本府奉了抚院的密电,先把你们捉住。此刻你们的死斯已近,还是一味刁狡胡赖,说什么并未犯法。哼哼!你们既不想谋反叛逆,为什么昨晚本府来捉你们时,你们敢排了队伍拒捕起来呢?” 众学生闻言,齐声答道:“太公祖,这可是错疑了。生等不过是在徐锡麟开办的学堂内读读书,却并没有和徐锡麟同谋造反的事。况徐锡麟造反是在安徽省里,生等又没有和徐锡麟同时做过悖逆的事来。太公祖说生等和徐锡麟是约期起事的,这就是捕风捉影的话儿了。若说拒捕,这更是冤杀了人呢。生等手无寸铁,将什么来拒?公祖大人明鉴,若在专制时代,或可以任意周内,株连无辜。现在既然是预备立宪的时代,那是外边公论昭昭,恐怕再不能把只手掩尽天下的目了!况且太公祖大人是素来热心新政的人,还求秉公办理,调查虚实的为是。这不独生等感激,即公祖大人保全学务、力顾大局的仁心德政,也要格外的口碑 载 道,颂 扬 不 置呢。”富太守听了这番言语,不觉毛发倒竖,火星直透出天门来了。把惊堂一叠连拍了数十下,才连喘带说的道:“你们这班混帐的东西!说什么专制时代,预备立宪,都是一派悖逆的话儿!你晓得徐锡麟的造反,也为着专制时代,预备立宪,才闹出这个乱子来。你们既不是和他同谋的,为什么你们的嘴里,也会说出‘ 专制时代,预备立宪’ 的八个字呢?你们既懂得这‘ 专制时代,预备立宪’ 的话儿,可知你们也是和徐锡麟一样的人了。既和徐锡麟是一样的人,那么本府说你同谋造反,可不是冤枉你们的呢!就是今日外边的革命党,大半都是同你们一样,口中只晓得痛骂专制。哼哼,为什么本府也是喜欢创办学堂,改革新政的人,怎么就不懂得这‘ 专制时代,预备立宪’ 的道理呢?你们还不快快的招来!免得本府用刑。”   众学生听了富禄的话,又是好笑,又是气。想道这般的一个蠢物,也亏他做了堂堂的知府,连个立宪的道理还未曾懂得。我中国的气运,真真是要绝了。我们今日也算是前世的冤仇,遇着这个蠢物,料来终是说不明白的。咳!罢了,罢了,看这样子,是没有活路,只有死路的了!生在这个世界,今日不死,将来也要气死的,只是死得不明白些。想罢,齐声答道:“ 公祖大人,也不必动刑,任凭要杀要剐,生等死是不怕的。若要生等招出什么来,这 可 万 万 不 能的。”富太守听了这话,心中一想,也罢,他们不招,难道我就不能够杀他们了么?传命:“带下去,钉大镣收禁。着明道学堂的那个女子上来问话。”   看官:秋女士不是和富太守是认得的么?为什么今日像不认得他起来呢?原来他昨夜早已看见捉住的女子,不是别人,就是秋女士。他回来想,这秋女士素日我和他要好,本来是假的。原为着他平常的议论都是荒荒诞诞的,且说什么家庭革命、男女平权,一派言语令人疑心,所以我就暗暗的探他有无悖逆的实迹。不料今日徐案里头,真真有了他。看来我这个官运到了。但是他和我认得是人人晓得的,不要被他反咬一口起来,这可不是玩的呢!他想来想去,惟有装作不认得秋女士的,他若咬起我来,我便如此如此的办他个死,这事就不要紧了。富太守把办秋女士的计策想好了,所以此刻便假意的说:“着那个女子上来问话!” 众衙役一声吆喝,只见秋女士已站在阶下。富太守才问了几声,那晓得被秋女士一席话,竟把个富太守吓得目瞪口呆,身子朝后一仰。幸亏那只椅子背把个富太守托住了,不曾跌下去。   究竟二人说了些什么话,且看下回便知。   第 六 回 问口供太守惊暴病 定案情女士勉书秋   却说富太守因和秋女士认识,恐遭疑忌,所以想定了一个主意,在堂上审讯时,假作不认识秋女士的,只命着那个女子上来问话。富太守故意的将惊堂木一拍,说道:“你这女子姓甚名谁?为什么怎样的大胆,敢和逆党徐锡麟通同造反?此刻还 有 余 党 在 那 里?快 快 与 我 从 实 招 来,免 受 刑罚!”秋女士闻言不解,说道:“大哥,我前日为了给文凭事,还到过大哥这里一次。大哥于星期六日,也到过我那里一次。大哥今日为什么就不认得我起来?我好端端的在这里教读,除了开通女界风气的念头,并无别的念头。莫说和徐锡麟同党,就是徐锡麟的宗旨,也和我是风马牛不相关的。我此刻只有一个人在这里,有什么余党起来?要这么说,我平日间有 事,常 和 大 哥 商 量,这 个 余 党,除 非 就 是 大 哥了。”富太守听了这番言语,就像当头顶下了一个霹雳,只急得一身冷汗,四肢冰了半截,两只眼睛直瞪瞪的,只管望顶门里钻将进去。一时天旋地转,自己的身体觉得有千钧的重,渐渐儿的坐不住了。两旁衙役,见富太守这个光景,不知是中风呢还是中暑,也都没了主意。幸亏那个刑名老夫子,在屏后听得明明白白,知道事情不好,连忙着人送茶出去。众衙役见了,就此退堂,扶了富太守走入里边一只榻床上躺下。外面将秋女士钉镣收禁不提。   且说富太守这一急,直晕了两个时辰,方始渐渐的醒将过来。微睁两眼,只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满屋子灯烛辉煌。家人妇女都围着床儿落泪,见他开了眼睛,齐声说道:“好了,好了!”富太守问道:“我方才好端端的在堂上审问事情,为什么弄到了这里来?你们又都这般光景,究竟做什么呢?”众人齐道:“老爷方才不知为着什么,听了那个女子的一席话,就急的这般田地起来。” 富太守闻言,方想着秋女士那番话儿,心内不觉又突突的跳将起来,说道:“我这时好了,也不觉着怎么样。你们不必这般哭哭啼啼的,像什么呢!我还要和老夫子商量要事去。” 说罢,爬起身来,就要往外。众人都道:“你不动了好一会了,这时候方才好些,也该歇息歇息,养养神,不要弄坏了身体。” 富太守道:“你们那里知道,这是谋反的大事,一刻不容缓得的。况我身体又没有病,方才不过一时受了些惊恐。此刻原是好好的,你们不要管我,反误我的事。” 说罢,便一径走了出来。   到了外书房,恰好那位刑名老夫子也在这里,见了富太守,连忙立将起来说道:“ 东翁,你才好了,也该歇息歇息,为什么 就 跑 出 来 呢?” 富 太 守 一 面 让 座,一 面 说 道:“老夫子,这种谋反叛逆的事情是不容缓的。况我原是好好的又没有病,这时候也不觉怎么样,所以我就跑将出来,要和老夫子商量商量,这件事究竟怎么样的办才好。” 老夫子道:“东翁这样勤俭办事,连个身体也不顾,终算是忠于国家的了!这件事看着很难,仔细想想,倒也容易办的。若办得好,东翁,不是我拍马屁,只怕还有升官的巴望哩。” 富太守听了“ 升官” 二字,便觉心中一动,连忙笑了一笑,说道:“老夫子,我也不想升官,只要这件事体办得妥当,不至受上司的申斥就算完了。那时候升官也罢,不升官也罢。”老夫子听了,也笑了一笑,说道:“ 东翁又来了,大凡做官的升降,全在这合式和不合式的两层上头。大臣合了皇帝的式,这大臣就得降恩眷顾。下属合了上司的式,这下属就不难升官发财了。所以我想这件事,也不必怎样的商量,只要探得章中丞此番的意思是那样的,就照那样的办法。若合了章中丞的式,自然东翁平日的宗旨也可望达到目的,就有升官的巴望了。倘然事情办得有不妥处,横竖合了式,谅来章中丞也要替东翁弥补弥补的。” 富太守听了这番议论,不觉茅塞顿开,把大拇指一伸,说道:“老夫子的学问经济是头等,老夫子的做官道理,要算是超等的了!兄弟愚蒙,那里想得到。但是这个女子,毕竟还要审讯他一个口供出来。那 些 学 生,又 该 怎 样 个 办 法,请 老 夫 子 明 示 才好。”老夫子听了,答道:“这学生和女子,是一样的办法呀。”说着,便附富太守的耳朵说道:“ 只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富太守点了点头,便传命将一干逆犯,发往县里收禁。并着山阴、会稽两县会同了,将一干逆犯审问。   外头衙役答应了,即行押解到县。山阴县牛老爷、会稽县马老爷得了这个消息,立刻会齐在山阴县里,提集一干人犯。先传大通学堂问了口供,也不过如前一样,问不出什么来。便喝退众学生,着带秋女士上来。山阴县牛老爷先开口问道:“你这女子为什么不想安安逸逸的活着,倒要造反起来呢?”秋女士低了头,只不做声。马老爷也照绍兴府所问的话,问了一遍。秋女士也不答应。牛、马两位老爷,见问不出口供,也不去动刑,只命收禁,自去回富太守去了。   且说绍兴城里,昨夜出了这件大事,次日茶坊酒肆,议论纷纷。那些喜事的又造出许多话来,说什么城里头还有匪党藏匿,明日省里还要派兵来剿哩。那些学堂内的学生,见出了这件造反的事,也有惧怕的,不敢则声,自己悄悄的躲开;也有抱怨官场颟顸的,要开会打电报。争奈这些学董堂长,都和富太守要好不过,始终坚持不许。众人没奈何,只得罢了。这里富太守听见外头舆论静悄悄的没有动静,他便更加胆大了。到了晚上,忽有一张禀帖投进。富太守一看,原来不为别事,为这秋女士和徐锡麟同谋造反,他是本地绅士,恐怕连累,故来禀报的。富太守得了这张禀帖,如获珍玉一样,自思有了证据了,就杀了也无妨害的。便立刻传命山阴县,将一干逆犯提出来,押赴轩亭口,先行正法,又暗暗的写了一个字条送去。一面备文星夜上省。   山阴县牛老爷奉了本府的命,又见了字条,教把他的笔迹骗些出来。便把秋女士等提出监来,当堂又审过一遍。问到了秋女士,牛老爷便说道:“我看你也是个好好的女子,为什么的要讲起革命来呢?” 秋女士答道:“我的革命,是家庭革命,并不是种族革命。” 牛老爷听了,也不再问,只掷下一枝笔,一张纸,命秋女士道:“你将你自己平日间所恃的宗旨,以及所作所为的事情,替我一一的写来。” 只见秋女士也不写,也不答应,只见低了头,呆呆的站着。牛老爷坐在椅上,好不心焦,连连的又催了好几遍。秋女士见逼得紧,没奈何,提笔写了一个“ 秋” 字,又不写了。牛老爷见秋女士执笔,喜得两眼睁得开开的,只管望着纸头看。不料他写了一个字,又把笔搁了起来。恨得心里难过得了不得,只得忍耐着,又向秋女士说道:“你好歹写点出来,不要打闷葫芦,弄得别人难受。” 只见秋女士听了这话,又提笔写了几个字,把笔往里一掷,叹了一口气,眼中扑簌簌落了几点眼泪。牛老爷见他把笔掷了,便命:“把纸头拿上来我看。”衙役将纸呈上。牛老爷接在手中一看,只见一共写了七个字。你道七个是什么字?原来是一句七言的律句,写的是“秋雨秋风愁煞人。”牛老爷看了,也不懂是什么个意思。   忽见有人禀道:“马大老爷到了,说不进来了,就在那里等候,请老爷速将人犯带出。” 牛老爷听了,便传齐衙役并刽子手等,正要起行,只见秋女士开言禀道:“我一死不足惜,但求临刑的时候不要裸体,并不要枭示。这是我身体本是清白的,不要污辱了我。” 牛老爷一想,横竖他要死的,死了就不怕他怎么样了,故就一口应允。秋女士又求道:“可否待我通一个信到家里?”牛老爷摇头道:“这可不依你了。依了你一件,你就一件一件的想上来了。” 说罢,便命将秋女士绑了,大通学堂的学生也绑了。然后出了衙门,和会稽县会合了,一齐押赴轩亭口来。秋女士此时身穿元色生丝衫裤,足穿皮鞋,两手反缚,系着极重一付铁镣。前后拥护着几十个新练兵士,又有防兵几十个,将秋女士推推挽挽的,狼狈不堪。不一时已到轩亭口。但见星月无光,愁云凝结,阴风惨惨。那些兵士们都说:“ 好冷呀!” 牛、马两老爷也觉毛骨悚然,看看四野寂寂,灯光又或明或暗。   看官:这时候正是六月初五,祝融司令,炎气方蒸,为什么风凄月暗,倒像了深秋光景呢?咳!有所不知。大凡一个人,刚想在世界上头轰轰烈烈的做一场事业,无缘无故的被人打断了他的兴致,又要把一个极大的罪名强压在他的身上,弄得他身首异处,志消名败,你想他的冤气下得下么?所以古书上说的“邹衍下狱,六月飞霜”,“ 齐妇含冤,三年不雨”,这都是天神交怒了,才致有这样的愁惨气象出来。在作者虽也是不信鬼神的,然而这个道理却也相信。我既信了这个道理,我就把人事和天灾细细的比较,确是一毫不差的。所以做了宰相的人,不管别的事情,专管着“ 燮理阴阳,调和民气” 这八个字。你道这八个字没有什么道理的么?却是有大大的一个道理哩。可惜现在的那些宰相,都不懂了这八个字的道理,所以弄得民间好人渐渐的少了,歹人渐渐的多了。世界茫茫,都是些恶气冤气,十分之中,剩了分把的正气。你想这样的世界,那得不天灾连绵,民风日下的么!如今秋女士好好的一个热心办学的女子,忽被那一班官吏劣绅,乌遭遭的不问情由害杀了,难道不乖天理的么?咳!这个时候,莫说人要为他哭,天地要为他愁,我恐神鬼也要呼号,草木也要含悲的呢!   闲言少说,书归正传。且说牛、马两老爷见了这个光景,心中也不免害怕起来。正要命兵丁放枪压惊,忽听得远远里军乐齐奏,好像学堂里体操的样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声音,且听下回便知。   第 七 回 谈异事绅衿讥褚钩 说前因女士谏夫君   却说牛、马两老爷,押着秋女士一干人犯,刚到了轩亭口,但见星月无光,阴风惨惨,不觉心中有些害怕。正要命兵士放枪,忽听得一派军乐,由远渐近的走来。连忙打发人四边一找,回来报道:是府里派来弹压的一队警兵。牛、马两老爷听了,便觉心中一宽,那个胆子也就大了。不一时,警兵已到,牛、马两老爷就传命行刑。刀斧手一声答应,走将下去。片刻之间,把秋女士一干人犯,俱已杀了。牛、马两老爷一一验过,就命打道回衙,自去覆命不题。   可怜这秋女士只为着一腔热血,应了徐锡麟的聘,在明道女学堂内担了一个教习的责任,今日就遭此一劫。当夜斩决之后,轩亭口的地方,阴霾四逼,冤气迷天。直至次日,这股气还是聚结不散,弄得天容惨淡,旭日无光。绍兴城里,三三两两的,都讲论这事,有的替他抱怨,有的替他剖白。   忽有一个尖头鼠眼、高颧鹰鼻的人,身上的打扮倒也不俗,穿一件湖色生丝的长衫,着一条雪青官纱的裤子,口衔雪茄香烟,鼻架金丝眼镜,嘴上略有几根胡须。他听了众人议论,便开口说道:“若论秋女士的所作所为,确是有些不大妥当。今日的祸,也是他平日的作为上召来的。” 众人听了他这几句话儿,都望他瞧了一瞧。有一个年少的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褚钩先生。你为什么也在这里吃茶了?” 褚钩先生连忙答道:“我今日闻得秋女士已经于昨晚处决了,我打谅这里诸位老先生必有一番议论的,所以也跑到这里来听听。”又有一个少年道:“我今日听见衙门里人说,富太守为了这件公事,着实的忧虑,本没有一定杀秋女士的主意。因为昨夜有个本地绅士,投了一张禀帖进去,说秋女士是和徐锡麟同谋的。富太守得了这张禀帖,才立刻叫山、会两县,把秋女士正法了。” 那少年说到这里,先前那个少年说道:“照这样的说来,秋女士的命,不是被这绅士害掉的么?但不知这个绅士是谁,倒要查他出来,问他一问。” 回头向褚钩先生道:“我知道你和秋女士也是很要好的,此刻你也该替他雪雪这个冤,把这个绅士留心的访他出来。” 说着,两只眼睛不住的对褚钩先生看。褚钩先生见了,急得他面红耳赤,嘴里又支支吾吾的。旁边有一老者,向褚钩先生笑道:“钩兄,我闻得你和徐锡麟也是很好的,只怕也有人把你告发出来,这就不好了呢。” 褚钩先生听了,不觉心中又忐忑起来,便假作不闻,向别桌上的朋友搭讪去了。众人见他这般光景,也觉诧异,只就不去追问他。   有一位白须老者说道:“你们往日都说秋女士好,我已早早看他不是个善终的人呢!你想一个女子,弄到了撇夫离家,自己便逞心适意的东飘西荡,嘴里又讲些什么家庭革命、男女平权的没理信话,这还算是个女子么?照今日的立宪时代,虽说女子也要自立,然而这自立的话,并不是无拘无束,可以撇了父母丈夫的自立。不过因为我中国的女子,往往嫁了一个丈夫,就像丈夫是应该养他的,他便终日盛妆艳服,献 娇 奉 媚,除 此 之 外,他 就 算 为 无 事 了。所 以 有‘男子讨家婆,必先要有养家婆的本事’ 这句俗语。此刻万国交通,风气大开,我中国的人,方才醒悟,四万万人的里头,就有二万万人是没用的。于是大家为女人想法子,叫他们要读书识字,要学些有用的女工、美术,学会了也可以当一项实业的。这样办将起来,自然女人也有了吃饭的本事,不至专靠着男人了。这就是女子自立的道理。若照秋女士的自立,真真叫做胡言乱道,算得什么呢!” 众人听了那白须老者的话儿,也有说是的,也有嘴里不敢说非,心里却不以为然的。只因这个老头儿是绍兴人最敬重的,所以恭恭敬敬的等他说完了,还只是应着他,没有敢驳着他呢。   又有一中年的人说道:“我常闻得人说,秋女士和徐锡麟有些瓜葛的。后来又听见秋女士和这绍兴府,也有些暖昧事情的。照今日的事看来,又像这说是不确了。” 那白须老者听了,连忙说道:“这是没有的。我看秋女士的为人,宗旨虽然不很纯正,然这个守身的道理,我还保得住他是很明白的。不过这些人,都是喜造谣言,他们见了秋女士这样的洒洒脱脱,无男无女似的,就疑他有什么暖昧事了。这事我看是一定不确的。若讲到这个徐锡麟,本来他的父亲不大喜欢他的。” 那个中年的道:“他的父亲见他做了官,反不以为喜欢,倒把他逐了出去,不要他上门。县里府里都存了案。也亏他老人家有眼力,此刻才没有被他害着呢!这真是知子莫若父了。” 白须老者道:“可不是呢!他素来的议论都是荒荒诞诞的,后来做了官,不知怎么这个恩抚台竟把他当作一个能员起来。他受了恩中丞这般的抬举,也不想报报中丞的恩,倒反把恩中丞谋杀了,这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人呢。可怜那个秋女士,不过在他办的学堂里做了一个监督,如今也被他害杀了。众位想想,交朋友可不要慎重些么?”众人答道:“可不是呀!”那个少年又说道:“我闻得这里绍兴府和恩中丞还是亲戚呢,所以他办那秋女士,就办得这样的迅速,也是他以公报私的一段主意。” 那个白须老者说道:“这里府尊和恩中丞是亲戚,我倒也听见过的。只是他们官场的脾气,是人在人情在的多。恩中丞倘然是活着,或者有这个以公报私的意思。如今恩中丞既死了,吾看也未必为此,大半是为着自己升官发财的地步。” 众人议论纷纷,谈了一回,各自散去不题。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6월상 1

  6월상 1           六月霜 清 静观子      《六月霜》十二回,清宣统三年(1911年)四月上海改良小说社刊本。作者静观子,除本书外,还著有小说《秘密自由》、《温柔乡》、《还魂草》等,为清末民初小说作家。作者写此小说前,先有嬴宗季女所著十四出演秋瑾烈士殉难事的传奇,出版于光绪年间,并附有吴芝英《秋女士传》、《纪秋女士遗事》,后附《秋女士遗文》一卷,收诗文若干篇。静观子的这部小说就是根据传奇写成的。书名《六月霜》,一是因秋瑾就义于光绪三十三年农历六月六日,寄托悼念之情;二是据关汉卿著名杂剧《窦娥冤》中有“六月飞霜因邹衍”的唱词,其中含一个历史典故:相传战国时,燕惠王有一个忠臣名叫邹衍,被人进谗言诬陷而判了刑,关押在监狱中,当时是六月时节,盛夏溽暑,闷热难当,可是由于邹衍的冤愤极端难忍,痛感心寒意冷,乃在狱中仰面向天发出冤叹之声,结果竟然使天气也突然变冷,意外地下了霜,后人遂以“六月飞霜”表示冤狱。作者以改良主义立场来反映革命英雄秋瑾的生平事迹,对其激烈的革命行为不理解,因而对其献身革命事业的感人事迹略而不写,将她的思想言行限制在“家庭革命”的范畴,未能充分写出秋女士非同一般女性的剑湖女侠本色。但作为小说人物,书中的秋瑾形象还写得比较成功。强调一个“冤”字,故作品思想内容有两个重点,一是塑造一个从事“家庭革命”的女子社会活动家形象,二是谴责社会政治的黑暗,兼具传记小说和谴责小说的因素,宣扬的是改良主义,故对革命党人成见颇深,思想局限性也十分明显,对历史人物秋瑾也有相当程度的歪曲。虽为章回体,但也具近代小说的一些艺术特征,如叙事角度、情节构思、语言风格等。总之,虽有微瑕,终不失为近代小说史上一部上乘之作。   目  录   第 一 回 破岑寂夫人吟旧句 起风潮女士阅新闻    第 二 回 哀同志梦遇热心人 伸公论手编女士传   第 三 回 富太守诡计联新党 秋监督热心施教育    第 四 回 围困学堂标统逞勇 强奸民妇兵士施威    第 五 回 诸标统纵兵大搜掠 富太守信口说雌黄    第 六 回 问口供太守惊暴病 定案情女士勉书秋    第 七 回 谈异事绅衿讥褚钩 说前因女士谏夫君    第 八 回 将差就错顽宦休妻 兔死狐悲囚牢赠钞    第 九 回 自由女陶然初惜别 失父儿外舍暂相依    第 十 回 热心求学独走重洋 豪气惊人双跑电木    第十一 回 酒酣耳热慷慨悲歌 沥血披忱殷勤劝告    第十二 回 府示安民一时掩耳 墓门勒石千载留名    第 一 回 破岑寂夫人吟旧句 起风潮女士阅新闻   “咦!这几日报馆里头,不知又有了什么希奇的新闻登在上头,报纸的销场竟比往日好上十倍了。我今早才从报馆里取了报纸出来,一路行走,就有许多人来要和我买。我回他们道:‘我的报纸,是人家常包的,不单买的。’ 那些人竟不等我说完,你一张,我一张,强抢似的,一抢光了。我只得仍回到报馆里头,再去领了几百份。看看时计上的针儿,已指到了九点五十八分了,迟了迟了,快去送去罢!”这个人自言自语,急急忙忙的,把各种报纸一份一份挨户的送去。直到太阳将要当顶了,才到了张家渡。又从袋里抽出两种《神州报》、《时报》向万绿草堂送去。   刚走到万绿草堂的门首,恰巧有一个老妈妈,提了一只竹篮,在那边柳树底下走将过来。被这人一眼看见,认得他就是里头雇佣的老妈子,就在树阴底下立定了脚,不走进去了。等那老妈妈走到门前,才说道:“老妈妈,我将这两份报纸,托你带了进去罢。” 说罢,将报送与老妈子,又谢了一声,飞也似的去了。那老妈妈笑了一笑,说道:“为什么这时候才送来?我们奶奶才问着呢。” 自言自语的,提了竹篮,拿了报纸,穿花渡柳,直向个水阁里头送将进去。   刚踏上竹桥,只听得好一腔娇细的声音,在这水阁里头低吟道:   沿壁幽花无数开,朱藤绕屋荫苍苔。   虚窗梦醒月初坠,一片橹声带雨来。   看官,你道吟诗的是谁?原来就是这万绿草堂中的主人,越兰石女士。在那里静坐无聊,把丈夫的书作推敲呢。那老妈妈是素来听惯的,故也并不在意。踏上阶沿,搴起垂花湘帘,慢步走将进去,说道:“奶奶,报纸来了。” 女士闻言,却便止住吟声,把报纸接来,放在沿窗的写字台上细看。那老妈妈便干他的正事去了。   好一个学问充足、好整以暇的兰石女士,把这报纸正逐张逐张的看去。谁知看未片时,忽然间神色大变,嘴里喊了“阿呀”一声,直立的立将起来。看官试猜一猜,他看见了什么,才致如此的惊怪呢?原来那浙江绍兴府里,出了一件极野蛮极黑暗的奇狱,这受冤的正身,却巧是他曾经认识过的一个热心女士。莫怪他当时见了,禁不住要大吃一惊。   且说越女士立了起来,两眼直瞪瞪的,呆了良久良久,方才自言自语的说道:“莫是我眼花看错了么?” 便重又坐下,将报纸拿在手中,又细细的看去。看了片时,把头摇了两摇,眼圈儿一红,不禁扑簌簌滚下了几点泪珠,长叹一声的说道:“ 咳,他竟杀了!咳,他竟无缘无故的被人诬陷死了!咳,可惜呀可惜,好一个热心热血的开通女子,竟遭这般的结果!咳,这是怎么说起呀!” 一头叹气,那泪珠儿更似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扑扑簌簌滴个不住。   看官,大凡一个人自己是有学问有才情的,他见了别人的有才有学,一定是欢喜得了不得的。就使宗旨不同,性情有些两样,但为了这才学的一层,总不免有些惺惺惜惺惺,要引起怜才爱才的心肠。况且彼此都是女子,更是难得,自然格外要怜惜起来了。现在这位越女士,是一个饱学的女子,又兼开通得很。莫说巾帼中少有,就是那差不多的读书人,也比不上他呢。从前他看见了我中国国势日衰,人民懦弱,被那东西各国,渐渐的一步紧一步,一层逼一层的欺将上来,眼见得祖国将有陆沉的祸了。因想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虽是个女子,然也是四百兆中的一份子,也应该替国家出一点力,担一份责任,才不枉我这一生。他抱着这一付热肠,已有多年。   后来渐渐的欧风输入,我中国政府受了甲午、庚子的几番大辱,也就知道自强必先变法。所以便下了一道停科举兴学堂的旨意下来,着各省各府,都要开办学堂,普及教育。自从这道上谕发了下来,那些开通的地方,就有许多热心志士同开通的官长,便筹经费,聘教习,招学生,成立了好几所高等、中等、初等学堂起来。男学堂既兴了,那女界也便接踵而起,兴办了几所女学。这位越女士,抱负有素,得了这个消息,自然快活得了不得。便投身出来,担负了几处国文教习的责任,尽心竭力的教导起来。   无奈我中国的旧俗,实在顽固到极点。男人读书,尚且为名的多,务实的少,何况是个女学。虽有多少聪明有志的女子,也都埋没在家庭专制的范围里头,不能自由向学。所以这位越女士,虽然厕身在女学界中,当了多年的教习,然而要想找几个有真热心、有大志愿、有真学问,和自己差不多的那样人,那晓得竟寥若晨星,一个也找不出来。惟有这位受冤的女士,也是很有才情,很具热心的。所以那年见面之后,越女士便知他不是个庸庸碌碌的人物,便有些赏识他。后来虽然嫌他性子太激烈,宗旨太新奇,和自己的性情不合。然而为了佩服他的学问,爱他热蓬蓬的一腔血忱,又想到多少女同学中,像他这般的文才,一百个中也拣不出几个来,若听他去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渐渐的流入激烈改革一派,岂不可惜?不如待我来慢慢的劝导劝导他,或者能够把他的宗旨,引到纯正的一途上边去,也未可知。当初越女士因为想到这一层上头,存了一条感化同胞的好心肠,所以便和他结了个文字交。   那晓得认识之后,统统不过会面过一二次,他劝导的手段还没有放出来,不料今日里蓦地听得他竟被人诬陷受屈死了。看官,试想他看了这张报纸,平白地得了这个信息,叫他怎不要心痛呢?咳,不要说越女士曾与他认识过的,就是作者,虽没有见过他一面,但不过平日间略略听得些他的学问,同他办事的热心罢了,今日忽地听见他受屈死了,也不免要替他滴下几点酸泪呢!   闲言少叙。且说这越女士正独自一个在水阁里头伤心下泪,忽听得阁外的竹桥,在那里咯吱咯吱的乱响。抬头一望,见有两个学生装束的女子走来。刚要立起身来出门去迎,那两个女子已走上阶沿,在那里问道:“ 先生在这里么?”女士见不是别人,就是寄宿在自己家中的学生,一个姓王,名叫振懦,一个姓丁,名叫志扬,也就住了脚,答道:“在这里。你们这时候跑来是做什么的呢?” 说罢,就命那两个女学生进内坐了。两个女学生便告了坐,就在沿窗的藤椅上坐下。各人问候已毕,越女士仍不住的长吁短叹,低了头一言不发。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육여거사화보

육여거사화보           六如居士画谱  (明)唐寅 辑   ●目录   卷一   叙画源流(张彦远)   制作楷模(郭若虚)   图画名意(郭若虚)   画训(郭熙)   画意(郭熙)   画题(郭熙)   画格拾遗(郭熙)   卷二   山水诀(王维)   山水赋(荆浩)   画说(荆浩)   山水节要(荆浩)   画诀(黄子久)   六法三品(谢赫)   六要六长(刘道醇)   三病(郭若虚)   十二忌(饶自然)   书画一法(饶自然)   卷三   画龙辑议(董羽)   写像秘诀(王思善)   彩绘法(王思善)   调合服饰器用颜色(王思善)   合用颜色细色(王思善)   衬绢色式(王思善)   用笔(王思善)   用墨(王思善)   皴法(王思善)   辨古今名画优劣(王思善)   古画真迹难存(王思善)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유연강 선생 문집 2

유연강 선생 문집 2             ●劉練江先生集卷二   山陰劉念臺先生   長洲文湛持先生 同輯   雜著(二)   策一(萬曆辛丑會試)   策二   策三   策四   策五   朝政   清謹   巧宦   王道   習心   愛惡   君子小人   交道   舉業   論文   廷對   學校   ○策一 【 萬曆辛丑會試】   人主之患莫大乎喜總攬之名而其實以政與人夫總攬矣而實以政與人則非不能總之患也總而不得其所以總之患也夫總之云者杓自我旋而杓不化而為旋也轂自我轉而轂不化而為轉也有所分于其事而并分其權則不總有所摻于其權而并摻其事則不總吾人而任之而遂以叢借以御委則不總吾人而代之而慮昏於聽計形敝於程書則不總使人狎主之不能任而陽奪之則不總使人意主之不能任而陰困之則亦不總故人主非必萎然不自挾持而後失其總摻失其要則雖總而未嘗不分非必鑠然獨運而後得其總摻得其要則雖分而未嘗不總故總攬者兼聽之反也事固有逆而相成忤而相合者則兼之未始非總而總之未始非兼也高皇帝罷中書省分任六卿疑于分矣然機務可參而操柄卒不可移則安見其有戾于總今上神明獨斷公卿受成疑于總矣然聞聽漸壅而綱紀漸不可振則安知其不究于分且皇上之不兼聽也豈非藺臣下之紛挐抑庶司之專擅而毅然收太阿于既倒哉然臣下紛挐猶然臣下也偏信之極白簡辱于閹竪矣庶司專擅猶然庶司也偏任之極朱綬竊于中涓矣人不惟其賢不肖也而疑之左右因疑而中之則益疑官不惟其鉅細也而吝之左右因其吝而慂之則益吝彈劾所以肅百僚也招賄者假傷弓之羽則寢而不下矣薦揚所以風有位也修隙者剪冲天之翼則抑而不出矣公卿知之而不敢言臺省言之而不敢盡股肱之臣代持代行而上不用其持行耳目之臣代視代聽而上不用其視聽毋亦上之腹心有所蠹而不清上之膏肓有所錮而不瘳乎夫權也者天下之大利大害也一人用之則治外假之則亂天下公之則治內秘之則亂假于外則內不得而收之秘于內則外不得而爭之攬權者至使外不得爭則語言傳奉之際悉屬弊端威福賞罰之用悉為奸藪葢不特臣釜鬵而君亦孤立矣語曰主失其神虎弓其後又曰所備在外賊乃在內總攬之主多出於聰明強毅之主然聰明強毅者能見遠而不能見邇能持外而不能持內則何怪乎竈之煬而蔀之豐哉皇上遠追咨岳命官之鴻休近守分職率屬之燕翼毖于持權而不靳于委權不自私其權而又不受私人以權聽之兼斷之獨績熙于學士大夫之分猷而衡定于威福禮樂之自擅所謂秉乾綱而御大寶之道在斯乎若夫版法楊權則上握爪而下指鹿之轍也總而有不總者旨   ○策二   人臣有大分守官是也人主有大柄分官是也欲守官則勿以職業為名高而旁溢之旁溢則侵欲分官則勿以名器為吝惜而眾攝之眾攝則曠侵者人羡于其所有餘而矯以自為則精曠者人敝于其所不足而并其所兼亦廢侵之弊軼越止于一官其害小曠之弊叢脞關乎百職其害大要之攝以荿侵侵以成曠則咎不專在侵而失不專在下也葢孔子稱守道不如守官而及其論政又曰先有司舉賢才豈非以所守者嚴侵官之防而又以所先所舉者寓攝官之戒耶唐虞之際四臣咸命不謂齟齬一夔典樂不謂專聽之數聖者豈不能奮長駕遠馭之畧而為之君者亦豈不習其才足兼人集眾而顧斤斤約結使之毋亦謂左畫方右畫員雖聖人有所不能而與其市合併之虛名不若精專至之美業也後世若宰相不對錢穀執法不稽案牘中書不敢兼樞密之謀議大將不敢對官吏之善否雖其臣诈兢職守哉亦其君察能而授備員而使自有以消臣下躍冶之思而無所用其嘵耳當今號稱備官巳秉圭之彥濟濟于闕廷分符之臣蹡蹡於郡國大吏法小吏廉曷敢有不令不類以貽庶官羞而間者廷推動至留中當事輒苦代攝甚至以一人兼數事而卒不能治一事以一事擬數人而卒不克獲一人豈主上慎別賢奸體如不得巳之心而刓印未决乎夫以如不得巳之心蓄刓印未决之志則未任者多負塗之見既任者多代庖之令官愈省事愈多職愈叢矣夫人臣致身事主東西南北唯上所命即一身而全?之敢不竭其股肱之力哉獨計精神有限伎倆有涯器痈有適疲有限以大用則顏闔之馬也責有涯以無窮則黔中之驢也離所適以計効用則梁麗衝城而驥捕鼠也使人知官之不可侵而不得不侵使人知職之不可不守而不得守使人不以侵為諱而以侵為常則難乎其為名使人不以侵為展采見奇之資而以為困敗頹折之地則難乎其為實臣力竭矣何補于國哉故有所骩于職之內而攘人以為功者臣也有所求于職之外而強人以不能為之功者君也有所共于職之內而自不敢踰者臣也有所備于職之內而使人無得而踰者君也君令而臣行之報績則擢否則黜君分而臣守之事治則任否則去何患乎侵官何患乎曠官又何患乎羣策羣力之不併庶績庶官之不凝哉敢以是復明問   ○策三   上下之相喻以言上下之所以相喻以心上不諒下所以為心則言入而成拒下不能自靖其所以為心則言出而成欺下憤于上之拒而益爭于言則言愈激而愈怒上懲乎下之欺而槩罪夫言則言雖公而亦私夫臣人者至使主上不信其言而以一人壅國家之言路則豈得謂聽言者之罪耶今天下益多言矣言當途則借劍比烈言宮闈則解衣遜忠言黼扆則引裾讓節伏蒲叩閣罔非骨鯁露章啟事靡匪詢謨豈不亦清時之亮節太古之遺直哉然余嘗披奏對之牘而竊不能無疑也陶唐之治建旌設鼓招號■〈宀禹〉內猶厪罔伏今固不乏以言罪者而戇直之疏遞相望於南北果且不避斧鑕而然耶抑有所激有所覬而陰以為利耶夫昔之言者出于奮不顧身之士而今之言者出於敗績壓覆之士奮不顧身者以逆鱗之批遂磨厲之志而敗績壓覆者以國狗之瘈為破甑之全至謀及破甑而名高又其贏餘矣然則激之途一覬之途百激之心無為覬之心有為以激而成覬則無為而亦有為以覬而成激則有為而若無為無為而亦有為則以君子入小人特起于一念一事之私有為而若無為則以小人混君子而令秉丹傾葵者亦避托徑之同而不欲申其所欲言故糾君以繩補君以闕者言者之責也而借君以詰訐之口者言者之罪也使君有所畏而不敢不從者言者之責也而使君有所疑而不欲從者言者之罪也使天下蒙言之利而以言為美談者言者之責也使天下窺言之心而以言為壟斷者言者之罪也要之皆病于心之欺故也故愚為言者計精白欲虔神明欲湛開導宜漸窽會宜乘禾諸心而欺何所恃而有言反諸心而勿欺何所畏而不言巷可遇牖可納何所激而直言麻可裂檻可扳何所忌而不直言直與諷有所操之以為用而總歸于一湛然無欲之心斯忠誠之士所由與絞切者異乎不然君尊如天威如雷霆而吾欲以不腆之言叩九閽而上逮雖積誠未必能通况操之以二心矣此亦回天悟主之說也執事肯進而教之否   ○策四   人臣之患莫大乎喜同之名而不究其實有同名則朋黨之迹分無同實則寅恭之績廢故同非人臣所諱也而所諱者在不同心而同迹不同心而同迹則專一之意見于國家無尺寸補而異同之辨黑白之分反有以借小人之口修君子之隙而國家坐收其紛紛呶呶之禍然則同之道可易言耶夫子嘗稱君子和而不同而易又有同人于野之亨非同有適有不適也同心之同于野之同也同迹之同和而不同之同也同之說昉于此矣故善為同者時乎人愉人拂而非依阿時乎一可一否而非角立不善用者時乎相背之戾固見其乖即時乎相慕用之誠而亦難久精察長厚不一其情而治有並適善謀善斷不一其技而理有並嫺尚通尚法不一其道而猷有共暢之數者豈非心精內洽貌象外遺以一心一德之雅成善始善終之治哉末世道術愈分門戶各立怯孤立之寡援也則盛羽翼以張其幟而桃李植矣覬青雲之聲施也則附意旨以市其交而槐柳列矣廁足龍門之阪高議月旦之評命曰同名枉駕夷門之客投轄孟公之座命曰同俠揮玉麈于清言流羽觴檿曲水命曰同談屣仲宣之門摛藻蘭臺之聚命曰曰同調褒衣博帶以為修道德性命以為借命曰同學同之初貢禹以之彈冠馮驩以之鳴鋏同之久張陳以之凶終蕭朱以之隙末同而同則不難挾君子以排小人而顧廚俊及之名立同而不同則不難以君子排君子而牛李朔洛之釁生夫不爭國是而爭議論不爭獨行而爭黨與不爭擔當樹立而爭黑白是非上搖主心下淆清議中墮小人之奸使有所持其長短斯亦何當于同也哉愚以為蘄向可同而意見不必同臭味可同而操論不必同氣類可同而名高不必同以其不必同者濟甘苦藥石之味而以其可同者聯精神命脉之交以其可同者合正人君子之黨而以其不必同者融清濁黑白之辨斯韓范之誼同寅恊恭之真乎雖弗言同可矣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유연강 선생 문집 1

  유연강 선생 문집 1            劉練江先生集  (明)劉永澄 撰   ●目錄   明史稿   揚州府志傳   邑志名臣傳   明儒學案   東林書院志傳   崇祀鄉賢祠錄   崇祀道南祠錄   劉職方公年譜   卷一  雜著(一)   卷二  雜著(二)   卷三  雜著(三)   卷四  書(一)   卷五  書(二)   卷六  書(三)   卷七  詩   卷八  附錄   ●明史稿   劉永澄字靜之寶應人八歲讀文信國正氣歌衣帶贊即立信國位朝夕拜之年十九舉於鄉時長洲文震孟亦以十九得舉二人生同年復同舉相善也永澄每同年會飲席有妓輒謝不往萬曆二十九年成進士為順天儒學教授勉諸生以聖人之學嚴程課飭行檢羔雉之質不及於門北方學者稱為淮南夫子遷國子學正時雷震郊壇詔具修省事例李廷機為禮部永澄之座主也時條例不及求言永澄乃奏記廷機曰災異求直言自漢唐宋及吾祖宗未及有改也茲者一切報罷傳之中外有防口之禁甚非美談往者萬安劉吉惡聞人言災異詔中不及朝政鄒汝愚疏論之炳烈千古然則塞諤諤之門務容容之福者可謂朝廷有人乎故為公報主計無如開言路者為門生報公計亦無如請公開言路者廷機得書默灰楚宗妖書京察諸事起永澄將具疏有所紏彈適其父至京師焚其草而止大學士沈鯉雅知永澄較諮以時事滿三載當遷官永澄喟然歎曰陽城為國子師斥諸生三年不省親者况身為國子師乎遂引疾歸家徒四壁立絕不干謁有司李三才素敬永澄相友善然三才頗豪侈每見永澄至輒屏去服御疏布相對畏其議之也同年生有為推官者念其貧吏人有所求者令以金進永澄永澄峻卻之曰所求當得何以金為所求不當得又何以金為君真所謂不知故人者也其風尚如此永澄嘗至蘇州與震孟習靜竹塢研窮名理訪顧憲成高攀龍於東林訪劉宗周於西湖皆深相契合永澄望日隆朝野皆願其一出而永澄以疾不求仕進有終焉之志四十年忽召為兵部職方司主事同志相賀永澄以病不能赴竟卒年僅三十七永澄清修孤介為海內名流其卒也震孟誌其言行甚悉高攀龍曰靜之官不過七品而其志以為天下事莫非我事年不過強仕而其志以為千古事莫非我事劉宗周曰靜之尚論古人得失嘗曰古人往矣而千載之下為吾檢點安知千載之下更無檢點我者其刻勵自任如此   纂修官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徐嘉炎撰   ●揚州府志傳   劉永澄字靜之寶應人年八歲讀文丞相天祥正氣歌設位晨夕拜登萬曆辛丑進士改順天教授遷國子監學正雖官閒曹日討論累朝典章名臣言行凡六曹九邊職事掌故形勢扼塞迨兵馬錢穀之數皆得其要領與顧憲成高攀龍劉宗周文震孟友善座主李廷機為禮部尚書奉詔條弭灾數事永澄規以開言路語甚切直相國沈鯉數諮時事永澄引狄仁傑處張昌宗張九齡處李林甫故事權奸聞而惡之時督漕侍郎李三才雖與東林諸正人親善然性豪侈供帳陳設甚盛聞永澄至盡撤之其見憚如此陞兵部職方司主事未任卒震孟為之狀攀龍誌其墓宗周著淮南賦引之   兩淮都轉運鹽使司運使仍攝揚州府府事尹會一撰   ●邑志名臣傳   劉永澄字靜之萬曆二十九年進士善病改順天教授遷國子監學正以憂去免喪陞兵部職方司主事未任卒年三十七永澄為人清嚴助廉隅憂國家雖官間曹日討論累朝典章名臣言行凡六曹九邊職事掌故形勢扼塞迨兵馬錢穀之數皆得其要領是時顧端文憲成講學東林永澄從之游與高忠憲攀龍劉忠端宗周文文肅震孟友善永澄卒震孟為之狀攀龍誌其墓宗周著淮南賦弔之宗周又請於朝諡永澄又上疏有曰東林者先臣顧憲成講學處也從之游者高攀龍劉永澄最著澄所廿者緒言離騷註多散佚震孟蒐葺行世又嘗遺書永沁曰吳中近有周順昌乃靜之一輩入宜拭目俟焉永沁者永澄弟也永澄官庶僚早卒未及展蘊抱什一觀諸賢推許永澄者則永澄為人可知已永澄年八歲時讀文丞相正氣歌設位晨夕拜居母喪三年獨處於外座主李廷機為禮部尚書奉詔條弭災數事永澄規以開言路語切直相國流鯉器永澄數諮時事因引狄仁傑處張昌宗張九齡處李林甫故事明君子決小人之道權奸聞而惡之督漕侍郎李三才雖與東林諸正人親善然性豪侈供張陳設之具甚盛聞永澄來盡撤之其瞃憚如此永澄既卒久之宗周官左都御史震孟官大學士過其廬必召弟永沁子心學嗟嘆慰勉留數日乃去   日講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讀喬萊撰   ●明儒學案   劉永澄字靜之揚州寶應人八歲讀正氣歌衣帶贊即立文公位朝夕拜之年十九舉於鄉飲酒有妓不往登萬曆辛丑進士第授順天學教授北方稱為淮南夫子遷國子學正雷震郊壇先生上書災異求直言自漢唐宋及祖宗未有改也往萬安劉吉惡人言災異鄒汝愚一疏炳烈千古今者一切報罷塞諤諤之門務容容之福傳之史冊尚謂朝廷有人乎滿考將遷先生喟然歎曰陽城為國子師斥諸生三年不省親者况身為國子師乎遂歸杜門讀書壬子起職方主事未上而卒年三十七先生與東林諸君子為性命之交高忠憲曰靜之官不過七品其志以為天下事莫非吾事若何而聖賢吾君若何而聖賢吾相若何而聖賢吾百司庶職年不及強仕而其志以為千古事莫非吾事生吾前者若何揚揭之生當吾者若何左右之生吾後者若何矜式之先師劉忠端曰靜之尚論千古得失嘗曰古人往矣豈知千載而下被靜之簡點破綻出來安知千載後又無簡點靜之者其刻厲自任如此大槩先生天性過於學問故其疾惡之嚴真如以利刃齒腐朽也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중국 예언 추배도

중국 예언 추배도           中國奇書《推背圖》是唐初司天監李淳風與術數大師袁天罡奉唐太宗之命合撰,因李淳風某日觀天象,得知武後將奪權之事,於是一時興起,開始推算起來,誰知推上了癮,一發不可收,竟推算到唐以後中國2000多年的命運,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說道:“天機不可再泄,  還是回去休息吧!”,即第60像所述,所以《推背圖》由此得名。,它共有六十幅圖像,每幅圖像下面附有讖語和“頌曰”律詩一首,預言了從唐朝起至今,以至未來,歷朝歷代在中國發生的大事。 閱筆預言歷代變革之事,其準確與靈驗,簡直是不可思議。唐太宗翻看此書後,大為贊賞,重賞司天監李淳風,袁天罡因妒忌李淳風奪其功,對他懷恨在心。唐太宗死後,兩人更將《推背圖》圖、文分家,李、袁兩家成為世仇。 閱筆《推背圖》在人們心目中曾經是一種很神秘的東西,好像它真的包含著什麽“天機”,預言著未來的社會變遷,而且有詩又有圖,在中國大陸以外被一些人稱為“中國七大預言”之首,所以在我們沒有見到它的時候,倒是頗能聳動一些好奇心。推背圖因為它預言的準確,使歷朝歷代的統治者心驚,一直被列為禁書,直到今日它在大陸依然沒能逃脫禁書的黑名單,建國以來,《推背圖》一直被當成禁書,不要說市面上不能出售,就是家裏收藏也是違法的。而今天我們看到的推背圖,是清乾隆年間的舉人金聖嘆評批的版本,原本現仍保存於臺北故宮博物院中。 宋太祖時詔禁推背圖,但民間多有藏本,禁不勝禁。太祖說:“不必多禁,正當溷之耳。”於是有大量的版本流傳到民間。吳越地區流行用《推背圖》給孩子起名。這也推動了推背圖的傳播。由於歷代均嚴禁此類讖書,該書在流傳的過程中又不斷被人篡改,將已知的歷史改成圖讖,加以比附,故其本來面目已渺不可考。 閱筆“推背圖”傳本不一,如清朝光緒十三年(1887)出現的抄本,有67圖像。目前較為常見的是有金聖嘆作序並加以評註字樣的六十圖版本,是明末清初自負其才、肆言無忌的文學批評家金聖嘆(字若采)的批註點評本。 閱筆另說:《推背圖》,中國古代著名政治預言書,後世之人托說是唐朝李淳風和袁天罡所著,最早出現的年代不早於五代十國。宋太祖時詔禁推背圖,但民間多有藏本,禁不勝禁。太祖說:“不必多禁,正當溷之耳。”於是有大量的版本流傳到民間。由於歷代均嚴禁此類讖書,該書在流傳的過程中又不斷被人篡改,將已知的歷史改成圖讖,加以比附,故其本來面目已渺不可考。目前較為常見的是有金聖嘆作序並加以評註字樣的六十圖版本。此書一直有跡可尋,絕非後人編寫。 公元1346年出版的《宋史.藝文誌》,就將其歸入子部五行類。金版書一卷,六十象,按天幹、地支排序。每象有圖一幅、讖語四句、“頌曰”四句、金聖嘆評註一段。起“自從盤古迄希夷”,終“不如推背去歸休”。讖:預兆解。主要告訴什麽大事發生。頌:發揚內容的詩歌,加以解釋和補充讖,所以讖和頌的內容會重復。圖:直指預言與何人或何事有關。易卦卦象:是整本書中最重要的環節,每一象發生的事,所選的卦,可以用周易的道理相應去解決。 第一象 茫茫天地 不知所止 日月循環 周而復始 自從盤古迄希夷 虎鬥龍爭事正奇 悟得循環真諦在 試於唐後論元機 閱筆第二象 累累碩果 莫明其數 一果一仁 即新即故 閱筆萬物土中生 二九先成實   閱筆一統定中原 陰盛陽先竭   閱筆第三象 日月當空 照臨下土 撲朔迷離 不文亦武 參遍空王色相空 一朝重入帝王宮 遺枝撥盡根猶在 喔喔晨雞孰是雄 閱筆第四象 飛者不飛 走者不走 振羽高岡 乃克有後 威行青女實權奇 極目蕭條十八枝 賴有猴兒齊著力 已傾大樹仗扶持 閱筆第五象 楊花飛 蜀道難 截斷竹簫方見日 更無一史乃平安 漁陽鼙鼓過潼關 此日君王幸劍山 木易若逢山下鬼 定於此處葬金環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김제동의 눈 이마 관상

김제동의 눈 이마 관상           김제동(1974년 2월 3일 ~ )은 대한민국의 방송인이다. 1남 5녀 중 여섯째인 막내로 경상북도 영천군(현 영천시) 고경면에서 태어났다. 1994년 문선대 사회자를 데뷔했고 1999년 이월드 영타운 진행자, 야구장과 농구장 장내 아나운서, 각 대학의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