월간 보관물: 2014 2월

소림광기 7

소림광기 7 63、淡酒   有人宴客用淡酒者,客向主人索刀。主問曰:“要他何用?”曰:“欲殺此壺。”又問:“壺何可殺?”答曰:“殺了他,解解水氣。” 64、淡水   河魚與海魚攀親,河魚屢往,備擾海錯。因語海魚:“親家,何不到小去處下顧一顧?”海魚許焉。河魚歸曰:“海頭太太至矣。”遣手下擇深港迎之。海魚甫至港口便返,河魚追問其故,答曰:“我吃不慣貴處這樣淡水。” 65、索米   一家請客,酒甚淡。客曰:“肴饌只此足矣,倒是米求得一撮出來。”主曰:“要他何用?”答曰:“此酒想是不曾下得米,倒要放幾顆。” 66、酒死   一人請客,客方舉杯,即放聲大哭。主人慌問曰:“臨飲何故而悲?”答曰:“我生平最愛的是酒,今酒已死矣,因此而哭。”主笑曰:“酒如何得死?”客曰:“既不曾死,如何沒有一些酒氣?” 67、送君代酒   一客訪客,主人不留飲食,起送出門,謂客曰:“古語雲:‘遠送當三杯’,待我送君裏許。”恐客留滯,急拽其袖而行。客曰:“求從容些,量淺,吃不得這般急酒。」 正文 卷十   貪窶部 1、好古董   一富人酷嗜古董,而不辨真假。或偽以虞舜所造漆碗。周公撻伯禽之杖,與孔子杏壇所坐之席求售,各以千金得之。囊資既空,乃左執虞舜之碗,右持周公之杖,身披孔子之席,而行乞於市,曰:“求賜太公九府錢一文。” 2、不奉富   千金子驕語人曰:“我富甚,汝何得不奉承?”貧者曰:“汝自多金子,我何與而奉汝耶?”富者曰:“倘分一半與汝何如?”答曰:“汝五百,我五百,我汝等耳,何奉焉?”又曰:“悉以相送,難道猶不奉我?”答曰:“汝失千金,而我得之,汝又當趨奉我矣。” 3、窮十萬   富翁謂貧人曰:“我家富十萬矣。”貧人曰:“我亦有十萬之蓄,何足爲奇。”富翁驚問曰:“汝之十萬何在?”貧者曰:“你平素有了不肯用,我要用沒得用,與我何異?” 4、止一物   窮漢聞鄰家喊捉賊,忙將陽物插妻牝內。妻曰:“賊至有何高興?”答曰:“止此一物,藏好了,怕他怎麼?” 5、失火   一窮人正在歡飲,或報以家中失火。其人即將衣帽一整,仍坐雲:“不妨,家當盡在身上矣。”或曰:“令正卻如何?”答曰:“他怕沒人照管?” 6、夾被   暑月有擁夾被臥者,或問其故,答曰:“阿喲,綿被脫熱。” 7、金銀錠   貧子持金銀錠行於街市,顧錠歎曰:“若得你硬起來,我就好過日子了。”傍人待答曰:“要我硬卻不能勾,除非你硬了湊我。” 8、妻掇茶   客至乏人,大聲討茶,妻無奈,只得自送茶出。夫裝鼾摚,乃大喝雲:“你家男個那裏去了?” 9、喚茶   一家客至,其夫喚茶不已。婦曰:“終年不買茶葉,茶從何來?”夫曰:“白滾水也罷。”妻曰:“柴沒一根,冷水怎得熱?”夫罵曰:“狗淫婦!難道枕頭裏就沒有幾根稻草?”妻回罵曰:“臭忘八!那些磚頭石塊,難道是燒得著的!” 10、留茶   有留客吃茶者,苦無茶葉,往鄰家借之。久而不至,湯滾則溢,以冷水加之。既久,釜且滿矣,而茶葉終不得。妻謂夫曰:“茶是吃不成了,不如留他洗個浴罷。” 11、怕狗   客至乏仆,暗借鄰家小廝掇茶。至客堂後,逡巡不前,其人厲聲曰:“爲何不至?”僮曰:“我怕你家這只凶狗。” 12、食粥   一人家貧,每日省米吃粥。怕人恥笑,囑子諱之,人前只說吃飯。一日,父同友人講話,等久不進,子往喚曰:“進來吃飯。”父曰:“今日手段快,緣何煮得恁早?”子曰:“早到不早,今日又熬了些清湯。” 13、鞋襪訐訟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소림광기 6

소림광기 6 49、公子頭   一人生平慣做分頭,扣克人家銀錢。死後閻王痛恨,發在黑暗地獄內受罪。進獄時即雲:“列位在此,不見天日,何不出一公分,開個天窗?” 50、穿窬   一士人夜讀,見偷兒穴牆有聲,時爐內滾湯正沸,提湯潛伺穴口。及牆既穿,偷兒先以腳進,士遂擒住其兩腿,徐以滾湯淋之。賊哀告求釋,士從容謂曰:“多也不敢奉承,只盡此一壺罷。” 51、新雷公   雷公欲誅忤逆子,子執其手曰:“且慢擊。我且問你還是新雷公,還是舊雷公?”雷公曰:“何謂?”其人曰:“若是新雷公,我竟該打死。若是舊雷公,我父忤逆我祖,你一向在那裏去了?” 52、叫城門   一人最好唱曲。探親回遲,城門已閉,因叫:“開門!”管門者曰:“你唱一曲我聽,便放你進來。”此人曰:“唱便唱,只是我唱,你要答應。”管門曰:“依你。”其人先說白雲:“叫周倉!”城上應曰:“嗄。”“關爺爺在城外了,還不快迎!”複應曰:“嗄。”其人曰:“你既曉得關出你爺在城外,就該開門,如何還敢要我唱曲?” 53、老鰥   蘇州老鰥,人問:“有了令郎麼?”答雲:“提起小兒,其實心酸。前面妻祖與妻父定親,說得來垂成了,被一個天殺的用計矗退了,致使妻父不曾娶得妻母,妻母不曾養得賤內,至今小兒遝然。” 54、抵償   老虎欲吃猢猻,猻誑曰:“我身小,不足以供大嚼。前山有一巨獸,堪可飽餐,當引導前去。”同至山前,一角鹿見之,疑欲啖己,乃大喝雲:“你這小猢猻,許我拿十二張虎皮送我,今只拿一張來,還有十一張呢?”虎驚遁,罵曰:“不信這小猢猻如此可惡,倒要拐我抵銷舊帳!” 55、不利語   一翁無子,三婿同居,新造廳房一所。其長婿飲歸,敲門不應,大罵:“牢門爲何關得恁早!”翁怒,呼第二婿訴曰:“我此屋費過千金,不是容易掙的,出此不利之語,甚覺可惡。”次婿曰:“此房若賣也,只好值五百金罷了。”翁愈怒,又呼第三婿述之。三婿雲:“就是五百金,勸阿伯賣了也罷,若然一場天火。連屁也不值。” 56、吹叭喇   樂人夜歸,路見偷兒挖一壁洞,戲將叭喇插入吹起。內驚覺追趕,遇賊問雲:“你曾見吹叭喇的麼?” 57、戒狗肉   乞兒戒吃狗肉,眾丐勸曰:“不必。”曰:“我不食之久矣。”眾曰:“你便戒他,他卻不戒你。” 58、病爛腿   一乞兒病腿爛,仰臥市中,狗見之欲餂。乞兒曰:“畜生,少不得是你口裏食,何須這般性急?” 59、吃荇葉   清客貧甚,晨起無米,煮荇葉食之而出。少頃,赴富兒席,飲空心酒過多,遂大噦,而荇葉出焉。恐人嘲笑,乃指而言曰:“好古怪,早上吃白滾湯時,用不多幾個蓮心,如何一會子小荷葉出得恁快?” 60、書手   一人嫖院,飲酒過深,上床即鼾睡不醒,妓恐次日難索嫖錢,因而撫弄其陽。客既醒,問曰:“汝是何人?”妓曰:“李雲卿的粗手。”其人曰:“理刑廳的書手,爲何在此弄我的卵?” 61、滑吏   有快手,妻頗美。鄰吏每欲調之不得,乃壁間鑿一孔,俟其夫出,將陽物穿過而誘之。偶爲快手瞧見,一把捏住不放。吏贊曰:“好快手。”吏以唾塗陽具,盡力一拔,遂縮回。快手亦贊曰:“好滑吏。” 62、做牌   有叩吏門者,妻曰:“出去了。你可是要做牌的麼?留大些一個東道在我房裏,任憑你要擱就擱,要捺就捺,要牒就牒,要銷就銷,要抽就抽,無有個做不來的。” 63、作仆   有投靠作仆者,自言:“一生不會橫撐船,不肯縮退走,見飯就住的。”主人喜而納之。一日,使撚河泥,辭曰:“說過不會橫撐船。”又使其插秧,曰:“說過不會縮退走。”主人憤甚,伺其飯,輒連進不止,乃以“見飯就住”語責之。其人張口向主人曰:“請看喉嚨內曾見飯否?” 64、戲改杜詩 有老妓年逾耳順,猶強施膏沐,以媚少年。恐露白發,偽作良家妝束,以冠覆之。俗眼不辨,竟有爲其所惑者。有名士於席間談及,戲改杜詩一首,以嘲之雲:“老去千秋強不寬,興來今夜盡君歡。羞將短發還桃鬢,笑學良家也帶冠。陰水似從千澗落,金蓮高聳兩峰寒。明年此際知誰在,醉抱雞巴仔細看。”一時絕倒。 正文 卷八   僧道部 1、追度牒   一鄉官遊寺,問和尚:“吃葷否?”曰:“不甚吃,但逢飲酒時,略用些。”曰:“然則汝又飲酒乎?”曰:“不甚吃,但逢家嶽妻舅來,略陪些。”鄉官怒曰:“汝又有妻,全不像出家人的戒行,明日當對縣官說,追你度牒。”僧曰﹔“不勞費心,三年前賊情事發,早已追去了。” 2、掠緣簿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소림광기 5

소림광기 5 29、飯米   貧人正與妻合,妻雲:“飯米都沒了,有甚高興?”夫物頓痿。妻複雲:“雖如此說,壇內收拾起來,還勾明後日吃哩。” 30、擂棰   開腐店者,夫婦雲雨,妻嫌其物渺小。夫潛往外,取研石膏擂棰,暗暗塞進。妻曰:“你在那裏吃了什麼來,此物頓然大了!天氣和暖,爲何凍得他恁冰冷?” 31、咎夫   一婦臨產,腹中痛甚,乃咎其夫曰:“都是你作怪,帶累我如此。”怨詈不止。夫呵之曰:“娘子,省得你埋怨,總是此物不好,莫若閹割了,絕此禍根!”遂持刀欲割。妻大呼曰:“活冤家!我痛得死去還魂,這刻才好些,你又來催命了。” 32、取名   一婦臨產創甚,與夫誓曰:“以後不許近身,寧可一世無兒,再不幹那營生矣。”夫曰:“謹依尊命。”及生一女,夫妻相議命名,妻曰:“喚做招弟罷。” 33、不怕死   一婦生育甚難,因咎丈夫曰:“皆你平素作孽,害我今日受苦。”夫甚不過意,遂相戒:“從今各自分床,不可再幹此事。”妻然之。彌月後,夜間忽聞啟戶聲。夫問:“是誰?”妻應曰:“那個不怕死的又來了。” 34、寡欲   一貧家生子極多,艱於衣食。夫咎妻曰:“多男多累,誰教你多男?”妻曰:“寡欲多子,誰教你寡欲!” 35、多男   一人連舉數子,醫士諛之曰:“寡欲多男子。兄少年老成,過於保養之故。何不乘此強壯,快活快活。”妻在屏後應曰:“先生說得極是。我也生育得不耐煩,覺得苦極了。” 36、問兒   一人從外歸,私問兒曰:“母親曾往何處去來?”答曰:“間壁。”問:“做何事?”兒曰:“想是同外公吃蟹。”又問:“何以知之?”兒曰:“只聽見說:‘拍開來,縮縮腳。’娘又叫道:‘勿要慌,我個親爺。’” 37、祈神   一人痿陽,具牲禮禱神。巫者祝曰:“世陽世陽,顧得卵硬如槍。”病者曰:“何敢望此?”妻從屏後呼曰:“費了大錢大陌,也得如此!” 38、下半截   一人欲事過度,憊甚,夫婦相約:“下次雲雨,止放半截。”及行事,妻掬夫腰盡納之。夫責以前約,妻曰:“我原講過是下半截。” 39、嘴不准   婦人見男子鼻大,戲之曰:“你鼻大物也大。”男子見婦人嘴小,亦戲曰:“你嘴小陰亦小。”兩人興動,遂爲雲雨。不意男之物甚細,而女之陰甚大,婦曰:“原來你的鼻不准。”男曰:“原來你的嘴也不准。” 40、訟奸   有婦訴官雲:“往井間汲水,被人從後淫汙。”官曰:“汝那時何不立起?”答曰:“若立起,恐脫了出來耳。” 41、栗爆響   婦握夫兩卵,問是何物。夫曰:“栗子。”夫亦指妻牝戶,問是何物。妻曰:“火爐。既是你有栗子,何不放在爐內,煨他一煨?”夫曰:“可。”少頃,婦撒一屁,兒在傍叫曰:“爹爹,栗子熟矣,在爐內爆響了!” 42、鐵箍   夫婦同飯,妻問曰:“韭蒜有何好處,汝喜吃他?”夫曰:“食之,此物如鐵棒一般的。”妻亦連食不已,夫曰:“汝吃何用?”妻曰:“我吃了像鐵箍一般的。” 43、兩來船   一人遇兩來船,手托在窗檻外,夾傷一指。歸訴於妻,妻駭然囑曰:“今後遇兩來船,切記不可解小便。” 44、醉飽行房   一人好於酒後漁色,或戒之曰:“醉飽莫行房,五髒皆反複,此藥石語也,如何犯之?”其人曰:“不妨。行過之後,再行一次,依舊掉轉來,只當不曾反複。” 45、命運不好   一婦有淫行,每嫁一夫,輒有外遇,夫覺即被遣。三年之內,連更十夫。人問曰:“汝何故而偃蹇至此?”婦曰:“生來命運不好,嫁著的就要做烏龜。” 46、鄰人看   一婦訴其夫曰:“鄰某常常看我。”夫曰:“睬他做甚?”婦曰:“我今日對你說,你不在意,下次被他看上了,卻不關我事。” 47、絲瓜換韭   妻令夫買絲瓜,夫立門外候之,有賣韭者至,勸之使買。夫曰:“要買絲瓜耳。”賣者曰:“絲瓜痿陽,韭菜興陽,如何興陽的不買,倒去買痿陽的?”妻聞之,高聲喚曰:“絲瓜等不來,就買了韭菜罷。”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소림광기 4

소림광기 4 98、巨卵   一人死後,冥王罰變爲驢。其人哀懇,得許複原形,放其還魂。因行急,猶有驢卵未變。既醒,欲再往換,仍複原體。其妻力止之曰:“胡閻王不是好講話的,只得做我不著,挨些苦罷。” 99、小卵   一人命妻做鞋而小,怒曰:“你當小不小,偏小在鞋子上面!”妻亦怒曰:“你當大不大,偏大在這只腳上!” 100、貴相   有家人婦,得寵愛於主人者,同伴私問其狀,答曰:“貴相真是不同。”問何故,答曰:“卵袋都是綿團絲軟的。” 101、當卵   一婦欖權甚,夫所求不如意,乃以帶系其陽於後而誑妻曰:“適因其用甚急,與你索不肯,已將此物當銀一兩與之矣。”妻摸之,果不見,乃急取銀二兩付夫,令速回贖,囑曰:“若典中有當絕長大的,寧可加貼些銀子,換上一根回來。你那怪小東西,棄絕了也罷。” 102、倭刺   甲乙兩婦對坐,各問夫具之大小及伎倆如何,因不便明言,乃各比一物。甲曰:“我家的是鐃碗盛小菜。”乙問其故,甲曰,“小便不小,只是數目不多,極好不過四碟。”乙曰:“這等還好,不像我家的物事,竟是一把倭刺。”甲問其故,乙曰:“又小又快。” 103、快刀   新郎初次行房,婦欣然就之,絕不推拒。至事畢之後,反高聲叫曰:“有強盜,有強盜!”新郎曰:“我乃丈夫,如何說是強盜。”新婦曰:“既不是強盜,爲何帶把刀來?”夫曰:“刀在那裏?”婦指其物曰:“這不是刀?”新郎曰:“此乃陽物,何認爲刀?”新婦曰:“若不是刀,爲何這等快極!” 104、癟東西   一老人娶幼婦,雲雨間對婦雲:“願你養一個兒子。”婦曰:“兒子倒養不出,只好養個團魚。”夫駭問其故,答曰:“像你這樣癟東西,如何養的不是團魚?” 105、硬中證   有病偏墜者,左腎以家私不均事告於肚皮。左腎自覺強良占脬太多,用厚禮結納於陽具,訴狀中求其做一硬中證。及臨審,左腎抗辨力甚,而陽具縮首,不出一語。肚皮責陽物曰:“你向日直恁跳梁,今日何頓軟弱,還不從直講來?”答曰:“見本主子脫硬掙,我只得縮了。」 正文 卷五   殊稟部 1、善忘   一人持刀往園砍竹,偶腹急,乃置刀於地,就園中出恭。忽抬頭曰:“家中想要竹用,此處倒有許多好竹,惜未帶得刀來。”解畢,見刀在地,喜曰:“天隨人願,不知那個遺失這刀在此。”方擇竹要斫,見所遺糞,便罵曰:“是誰狗肏的,阿此膿血,幾乎屣了我的腳。”須臾抵家,徘徊門外曰:“此何人居?”妻適見,知其又忘也,罵之。其人悵然曰:“娘子頗有些面善,不曾得罪,如何開口便罵?” 2、恍惚   三人同臥,一人覺腿癢甚,睡夢恍惚,竟將第二人腿上竭力抓爬,癢終不減,抓之愈甚,遂至出血。第二人手摸濕處,認爲第三人遺溺也,促之起。第三人起溺,而隔壁乃酒家,槯酒聲滴瀝不止,以爲己溺未完,竟站至天明。 3、作揖   兩親家相遇於途,一性急,一性緩。性緩者,長揖至地,口中謝曰:“新年拜節奉擾,元宵觀燈又奉擾,端午看龍舟,中秋玩月,重陽賞菊,節節奉擾,未曾報答,愧不可言。”及說畢而起,已半晌矣。性急者苦其太煩,早先避去。性緩者視之不見,問人曰:“敝親家是幾時去的?”人曰:“看燈之後,就不見了,已去大半年矣!” 4、爇衣   一最性急、一最性緩,冬日圍爐聚飲。性急者衣墜爐中,爲火所燃,性緩者見之從容謂曰:“適有一事,見之已久,欲言恐君性急,不言又恐不利於君,然則言之是耶,不言是耶?”性急者問以何事,曰:“火燒君裳。”其人遽曳衣而起,怒曰:“既然如此,何不早說!”性緩者曰:“外人道君性急,不料果然。” 5、賣弄   一親家新置一床,窮工極麗,自思:“如此好床,不使親家一見,枉自埋沒。”乃假裝有病,偃臥床中,好使親家來望。那邊親家做得新褲一條,亦欲賣弄,聞病欣然往探。既至,以一足架起,故將衣服撩開,使褲現出在外,方問曰:“親翁所染何症,而清減至此?”病者曰:“小弟的賤恙,卻像與親翁的心病一般。” 6、品茶   鄉下親家進城探望,城裏親家待以松羅泉水茶。鄉人連聲贊曰:“好,好。”親翁以爲彼能格物,因問曰:“親家說好,還是茶葉好,還是水好?”鄉人答曰:“熱得有趣。” 7、出像   鄉下親家到城裏親家書房中,將文章揭看,搖首不已。親家說:“親翁無有得意的麼?”答雲:“正是。看了半日,並沒有一張佛像在上面。” 8、剛執   有父子性剛,平素不肯讓人。一日,父留客飯,命子入城買肉。子買訖,將出城門,值一人對面而來,各不相讓,遂挺立良久。父尋至見之,謂子曰:“汝快持肉回去,待我與他對立看。” 9、應急   主人性急,仆有過犯,連呼:“家法!”不至,跑躁愈甚。家人曰:“相公莫惱,請先打兩個巴掌,應一應急著。” 10、掇桶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소림광기 3

소림광기 3 57、含毛   一人破家與一妓相處數年,臨別,妓女贈得陰毛數根,珍藏帽中,時爲把玩。一日忽失去,遍尋不得。偶踱至街頭,遇一皮匠口含豬鬃縫鞋,其人罵而奪之曰:“我用盡銀錢,只落得這兩根毛,如何偷來倒插在你口裏面?” 58、待詔   一待詔初學剃頭,每刀傷一處,則以一指掩之。已而傷多,不勝其掩,乃曰:“原來剃頭甚難,須得千手觀音來才好。” 59、蓖頭   蓖頭者被賊偷竊。次日,至主顧家做生活,主人見其戚容,問其故。答曰:“一生辛苦所積,昨夜被盜。仔細想來,只當替賊蓖了一世頭耳。”主人怒而逐之。他日另換一人,問曰:“某人原是府上主顧,如何不用?”主人爲述前言,其人曰:“這樣不會講話的,只好出來弄卵。” 60、頭嫩   一待詔替人剃頭,才舉手,便所傷甚多。乃停刀辭主人曰:“此頭尚嫩,下不得刀。且過幾時,姑俟其老再剃罷。” 61、取耳   一待詔爲人看耳,其人痛極,問曰:“左耳還取否?”曰:“方完,次及左矣。”其人曰:“我只道就是這樣取過去了。” 62、同行   有善刻圖書者,偶於市中喚人修腳。腳已脫矣,修者正欲舉刀,見彼袖中取出一袱,內裹圖書刀數把。修者不知,以爲剔腳刀也,遂絕然而去。追問其故。則曰:“同行中朋友,也來戲弄我。” 63、偷肉   廚子往一富家治酒,竊肉一大塊,藏於帽內。適爲主人窺見,有意作耍他拜揖,好使帽內肉跌下地來。乃曰:“廚司務,勞動你,我作揖奉謝。”廚子亦知主人已覺,恐跌出不好看相,急跪下曰:“相公若拜揖,小人竟下跪。” 64、船家   一人睡倒,戲語人曰:“我好像一只船,頭似船頭,腳似船尾,肚腹似船艙。”又指陽物曰:“這個豈不像撐船的?”人曰:“那裏有這等垂頭喪氣的家長。”答曰:“你不曉得,搖船的時節,從來是軟臘塔的,一到討船錢時,便硬掙得不象樣了。” 65、稍公   稍公死,閻王判他變作陰戶。稍公不服,曰:“是物皆可做,爲何獨變陰物?”閻王曰:“單取你開也會開,擺也會擺,又善搖,又善擺。” 66、水手   船家與妻同睡,夫摸著其妻陰戶,問曰:“此是何物?”妻曰:“是船艙。”妻亦握夫陽具,問是何物,答曰:“客貨。”妻曰:“既有客貨,何不裝入艙裏來?”夫遂與雲雨,而兩卵在外。妻以手摸曰:“索性一並裝入也罷。”夫曰:“這兩個是水手,要在後面看舵的。” 67、賣淡酒   一家做酒﹔頗賣不去,以爲家有耗神。請一先生燒椿退送,口念曰:“先除鷺鷥,後去青鸞。”主人曰:“此二鳥你退送他怎的?”先生曰:“你不知,都吃虧這兩只禽鳥會下水,遣退了他,包你就賣得去!” 68、三名斬   朝廷新開一例,凡物有兩名者充軍,三名者斬。茄子自覺雙名,躲在水中。水問曰:“你來爲何?”茄曰:“避朝廷新例。因說我有兩名,一名茄子,一名落蘇。”水曰:“若是這等,我該斬了:一名水,二名湯,又有那天災人禍的放了幾粒米,把我來當酒賣。” 69、酒娘   人問:“何爲叫做酒娘?”答曰:“糯米加酒藥成漿便是。”又問:“既有酒娘,爲甚沒有酒爺?”答曰:“放水下去,就是酒爺。”其人曰:“若如此說,你家的酒,是爺多娘少的了。” 70、走作   一店中釀方熟,適有帶巾者過,揖入使嘗之。嘗畢曰:“竟有些像我。”店主知其秀才也,謝去之。少焉,一女子過,又使嘗之,女子亦曰:“像我。”店主曰:“方才秀才官人說‘像我’,是酸意了,你也說‘像我’,此是爲何?”女子曰:“無他,只是有些走作。” 71、著醋   有賣酸酒者,客上店謂主人曰:“肴只腐菜足矣,酒須要好的。”少頃,店主問曰:“菜中可要著醋?”客曰:“醋滴菜心甚好。”又問曰:“腐內可要放些醋?”客曰:“醋烹豆腐也好。”再問曰:“酒內可要著醋否?”客訝曰:“酒中如何著得醋?”店主攢眉曰:“怎麼處?已著下去了。” 72、酸酒   一酒家招牌上寫:“酒每斤八厘,醋每斤一分。”兩人入店沽酒,而酒甚酸。一人咂舌攢眉曰:“如何有此酸酒,莫不把醋錯拿了來?”友人忙捏其腿曰:“呆子,快莫做聲,你看牌面上寫著醋比酒更貴著哩!” 73、炙壇   有以酸酒飲客者,個個攢眉,委吞不下。一人嘲之曰:“此酒我有易他良法,使他不酸。”主人曰:“請教。”客曰:“只將酒壇覆轉向天,底上用艾火連炙七次,明日拿起,自然不酸。”主曰:“豈不傾去漏幹了?”客曰:“這等酸酒,不傾去要他做甚! 正文 卷四   形體部 1、嘲胡賣契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소림광기 2

소림광기 2 28、做不出   租戶連年欠租,每推田瘦做不出米來。士怒曰:“明年待我自種,看是如何?”租戶曰:“憑相公拼著命去種,到底是做不出的。” 29、湊不起   一士子赴試,艱於構思。諸生隨牌俱出。接考者候久,甲仆問乙仆曰:“不知作文一篇,約有多少字?”乙曰:“想來不過五六百。”甲曰:“五六百字,難道胸中便沒有了,此時還不出來?”乙曰:“五六百字雖有在肚裏,只是一時湊不起來耳。” 30、四等親家   兩秀才同時四等,於受責時曾識一面。後聯姻,會親日相見。男親家曰:“尊容曾在何處會過來?”女親家曰:“便是有些面善,一時想不起。”各沉吟間,忽然同悟,男親家點頭曰:“嗄。”女親家亦點頭曰:“嗄。” 31、七等割屪   一士考末等,自覺慚愧,且慮其妻之姍己也。乃架一說誑妻曰:“從前宗師止於六等,今番遇著這個瘟官,好不利害,又增出一等,你道可惡不可惡?”妻曰:“七等如何?”對曰:“六等不過去前程,考七等者,竟要閹割。”妻大驚曰:“這等,你考在何處?”夫曰:“還虧我爭氣,考在六等,幸而免割。” 32、腹內全無   一秀才將試,日夜懮鬱不已。妻乃慰之曰:“看你作文,如此之難,好似奴生產一般。”夫曰:“還是你每生子容易。”妻曰:“怎見得?”夫曰:“你是有在肚裏的,我是沒在肚裏的。” 33、不完卷   一生不完卷,考置四等,受樸。對友曰:“我只缺得半篇。”友雲:“還好。若做完,看了定要打殺。” 34、求簽   一士歲考求簽,通陳曰:“考在六等求上上,四等下下。”廟祝曰:“相公差矣,四等止杖責,如何反是下下?”士曰:“非汝所知。六等黜退,極是幹淨。若是四等,看了我的文字,決被打殺。” 35、夢入泮   府取童生,祈夢:“道考可望入泮否?”神問曰:“汝祖父是科下否?”曰:“不是。”又問:“家中富饒否?”曰:“無得。”神笑曰:“既是這等,你做甚麼夢!” 36、謁孔廟   有以銀錢夤緣入泮者,拜謁孔廟,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禮,應坐受。”孔子曰:“豈敢。你是我孔方兄的弟子,斷不受拜。” 37、狗頭師   館師歲暮買舟回家,舟子問曰:“相公貴庚?”答曰:“屬狗的,開年已是五十歲了。”舟人曰:“我也屬狗,爲何貴賤不等?”又問:“那一月生的?”答曰:“正月。”舟子大悟曰:“是了,是了,怪不得!我十二月生,是個狗尾,所以搖了這一世。相公正月生,是個狗頭,所以教(叫)了這一世。” 38、狗坐館   一人慣會說謊,對親家雲:“舍間有三寶:一牛每日能行千裏,一雞每更止啼一聲,又一狗善能讀書。”親家駭雲:“有此異事,來日必要登堂求看。”其人歸與妻述之,“一時說了謊,怎生回護?”妻曰:“不妨,我自有處。”次日,親家來訪,內雲:“早上往北京去了。”問:“幾時回?”答曰:“七八日就來的。”又問:“爲何能快?”曰:“騎了自家牛去。”問:“宅上還有報更雞?”適值亭中午雞啼,即指曰:“只此便是,不但夜裏報更,日間生客來也報的。”又問:“讀書狗請借一觀。”答曰:“不瞞親家說,只爲家寒,出外坐館去了。” 39、講書   一先生講書,至“康子饋藥”,徒問:“是煎藥是丸藥?”先生向主人誇獎曰:“非令郎美質不能問,非學生博學不能答。上節‘鄉人儺”,儺的自然是丸藥。下節又是煎藥,不是用爐火,如何就‘廄焚’起來!” 40、師贊徒   館師欲爲固館計,每贊學生聰明。東家不信,命當面對課。師曰:“蟹。”學生對曰:“傘。”師贊之不已。東翁不解,師曰:“我有隱意,蟹乃橫行之物,令郎對‘傘’,有獨立之意,豈不絕妙。”東翁又命對兩字課,師曰:“割稻。”學生對曰:“行房。”師又贊不已。東家大怒,師曰:“此對也有隱意,我出‘割稻’者,乃積穀防饑。他對‘行房’者,乃養兒待老。” 41、請先生   一師慣謀人館,被冥王訪知·著夜叉拿來。師躲在門內不出·鬼卒設計哄騙曰:“你快出來·有一好館請你。”師聞有館,即便趨出,被夜叉擒住。先生曰:“看你這鬼頭鬼腦,原不像個請先生的。” 42、罵先生   一人見穩婆姿色美,欲誘之,乃假妝婦人將產,請來收生,穩婆摸著此物。大驚曰:“我收生多年矣,有頭先生者,名爲順生﹔腳先生者,名爲倒生﹔手先生者,名爲橫生。這個雞巴先生,實是不曾見過。” 43、沒坐性   夫妻夜臥,婦握夫陽具曰:“是人皆有表號,獨此物無一美稱,可贈他一號。”夫曰:“假者名爲角先生,則真者當去一角字,竟呼爲先生可也。”婦曰:“既是先生,有館在此,請他來坐。”雲雨既畢。次早,妻以雞子酒啖夫。夫笑曰:“我知你謝先生也,且問你先生何如?”妻曰:“先生盡好,只是嫌他略罷軟,沒坐性些。” 44、兄弟延師   有兄弟兩人,共延一師,分班供給。每交班,必互嫌師瘦,怪供給之不豐。於是兄弟相約,師輪至日,即秤斤兩,以爲交班肥瘦之驗。一日,弟將交師於兄,乃令師飽餐而去。既上秤,師偶撒一屁,乃咎之曰:“秤上買賣,豈可輕易撒出!說不得,原替我吃了下去。” 45、讀破句   庸師慣讀破句,又念白字。一日訓徒,教《大學序》,念雲:“大學之,書古之,大學所以教人之。”主人知覺,怒而逐之。複被一蔭官延請入幕,官不識律令,每事詢之館師。一日,巡捕拿一盜鍾者至,官問:“何以治之?”師曰:“夫子之道(盜)忠(鍾),恕而已矣。”官遂釋放。又一日,獲一盜席者至,官又問,師曰:“朝楣夕(席),死可矣。”官即將盜席者立斃杖下。適冥王私行,察訪得實,即命鬼判拿來,痛罵曰:“不通的畜生!你騙人館穀,誤人子弟,其罪不小,摘往輪回去變豬狗。”師再三哀告曰:“做豬狗固不敢辭,但豬要判生南方,狗乞做一母狗。”王問何故,答曰:“南方之(豬),強與北方之。”又問:“母狗爲何?”答曰:“《曲禮》雲:‘臨財母苟(狗)得,臨難母苟免。’” 46、退束修   一師學淺,善讀別字。主人惡之,與師約,每讀一別字,除修一分。至歲終,退除將盡,止餘銀三分,封送之。師怒曰:“是何言興,是何言興(與)!”主人曰:“如今再扣二分,存銀一分矣。”東家母在傍曰:“一年辛若,半除也罷。”先生近前作謝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主人曰:“恰好連這一分,幹淨拿進去。”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

소림광기 1

소림광기 1 中國古代的笑話其實很是發達,在文學史上具有相當的地位,深得人心。 早在三國時魏國邯鄲淳就著有《笑林》,明清時竟蔚然成風,如劉元卿的《應諧錄》、徐文長的《諧史》、趙南星的《笑贊》、浮白齋主人的《雅謔》等都十分有名,其中尤其以馮夢龍的《笑府》、《十二笑》流傳更廣。然而收集最豐的笑話集還是後來的《笑林廣記》一書。 《笑林廣記》這部書很多人知道,但是認真讀過的人恐怕不多。一方面因爲收的全是笑話,讀書人雖然也喜歡,但是總覺得不是正經的書;另一方面,如果是平常老百姓,在街談巷議中雖然也喜歡說幾個輕松一下,但也只限於聽說,不能想像有這樣的巨制。 我這個人不免有些木訥,即使願意跟人開玩笑也總不得其法,於是起了紙上談兵的念頭,想讀讀這書或者有些收益亦未可知。手上的這本《笑林廣記》並非原本,是今人改編後的東西。不過因爲這改編其實是只增不刪,所以也不在意(這種只增不刪的做法,恐怕只有對這類笑話大全的書十分適用了)。《笑林廣記》本身是一輯編錄的書,所錄較多的是明清刊行的一些笑話書,如馮夢龍的《笑史》、《笑府》、《廣笑府》,獨逸窩退士的《笑笑錄》,沈起鳳的《諧鐸》等,也有一些是唐宋時期的作品如唐人朱揆撰《諧噱錄》、宋人天和子撰《善謔集》等,只是前者的成分要多些。 《笑林廣記》中類別眾多,我所喜愛的是“腐儒”和“神妖”兩部分的內容。 “腐儒”類最具諷刺,恐怕是世人眼中“百無一用是書生”、“七妓……九儒十丐”的觀念根深蒂固的緣故吧,到今天還是如此。其中多講一些不學無術的塾師故事的,這一類最是好笑,這一類中頂好的又是那些白字先生的故事,如《別字》:二蒙師死見冥王,一系讀別字者,一系讀破句者。勘畢,別字者罰爲狗,破句者罰爲豬。別字者曰:“請爲母狗。”王曰:“何也?”曰:“《禮記》雲:”臨財母狗(毋苟)得,臨難母狗(毋苟)免。‘所以願爲母狗。“ “腐儒”類中次一些的是那些說那些讀書人酸臭故事的,其中多促狹的說法,有些雖然不堪,在諷刺方面來說實在不可多得。如一則《女道學》: 一儒家女新婚,交歡之際,陰道先至。此女忽穿衣、下地,整容向床萬福。夫驚問故,答曰:“僭先了。” 而“神妖”類由於講的多是無中生有的故事,可以亂說得,十分有趣。如《陳摶》一則:諺雲:彭祖公公活八百,不如陳摶一夜眠。彭祖初生時,乃翁請陳摶先生相之。摶雲:“此兒養不大的。”歸家即睡去。既醒,問旁人曰:“彭家小兒如何了?”答曰:“死矣。”摶曰:“我說難養,果然。” 《笑林廣記》中頂沒有意思的是“詩語”和“文戲”類,這兩類原是讀書人的私作,普通人未必明白,想要知道它的好笑之處,非得“不會作詩也會吟”才行。老百姓沒那個閑功夫,他們聽講笑話只爲娛樂,不爲嘩眾取寵。這叫我想起文學的功用來,很多自稱爲文人的人,浸於文字的功夫上,其實並不實用,落得個作繭自縛,豈不可惜得很! ============================ 笑林廣記  ================================ 《笑林廣記》前言 ————————————王學泰—————– 流傳至今的古代笑話中,知名度最高的大約就是《笑林廣記》了。人群中如果發生些不尷不尬的事,或出現了令人忍俊不禁的情態,有人可能會說:這事可以進《笑林廣記》了。人們把它看作是一本集笑話之大成的笑話書,真正的笑話都應該收入這部書。而其它數以百計的笑話集就沒有能享有這樣的“榮譽”。雖然,《笑林廣記》是人們耳熟能詳的,但真正讀過這部書的人卻不多。今天石繼昌先生把它整理出來,讓大家一睹爲快,這是一件大好事。 一   所謂“笑話”是一些帶有喜劇沖突或喜劇色彩的小故事。笑話最爲顯著的特征是“笑”,笑可以使心理和機體雙重放松,從而獲得精神上的愉悅。它也是人類自我保護不學而會的一種機能。我想它的產生一定很早,當人們有了交流溝通,並掌握了語言之後大約就有了笑話,只是那時沒有記錄罷了。西周以來,由於文字記錄手段的進步,笑話開始出現了。不過這時的笑話不是獨立的,而是依附經傳或子書而存在,是爲了說明某個道理的。像《孟子》中的“齊人有一妻一妾”、“五十步笑百步”;《墨子》中的“買櫝還珠”;《莊子》中的“儒以詩禮發家”、“東施笑顰”;《韓非子》中的“鄭人買履”、“郢書燕說”等等。這些或長或短,或取於生活,或是虛構的笑話都是爲了諸子們說明某個重要的道理服務的,因而,帶有寓言性質。笑話作爲一個獨立體裁而載入文學史是在魏晉之際,此時,社會動亂,各種各樣的天災人禍威脅著人們的生存,文人士大夫感到生命的修短難於把握,轉而追求感官的刺激和肉體上的享樂。笑給人們帶來了心理與生理上的舒適,自然成爲文人士大夫們的追逐的對象。笑逐漸與思考脫鉤,從諸子與史書中獨立了出來,變成了單純的、沒有深刻寓意的笑。這些“笑”是布滿其日常生活、甚至是公眾場合的。人們把這些收集起來編成書籍,這是他們生活的記錄,更是進一步傳播這些“笑”的底本。於是,出現了中國文學史上第一個笑話集——魏·邯鄲淳的《笑林》,《笑林》已經亡佚,我們看到的《笑林》是魯迅等人的輯本。從輯本中也可以看出它是一本單純的笑話書,很少有寓意了;人們編輯此書的目的也只是爲了娛樂。孫楚在《笑賦》評論到這本書時,也是說“信天下之笑林,調謔之巨觀”。可見讀者也是把它作爲“調謔”之書來看待的。它是我國第一部爲了消閑娛樂而編輯的書籍。此後,又有魏澹的《笑林》,楊松玢的《解頤》,侯白的《啟顏錄》一系列的著作。它們表明笑話集這種獨特的文學樣式在我國文學史上出現了。可惜它沒有引起文學史家的普遍關注。至今尚未見文學史上有所論述。 隋唐和隋唐以後,笑話這種短小的文學樣式又有了長足的發展。隋唐之際出現一位幽默大家,這就是後來成爲箭垛子式的人物——侯白。他是一位善於講笑話的活躍於豪門貴官之間的聰明機智人物。我們從關於侯白傳世的笑話中可知他常常與隋朝親貴楊素諧謔調笑,有時對楊素有所戲弄,其膽其識,皆有超越常人之處。因此,人們都愛把幽默、機智的言語和行事附會在他的名字上,直到他去世二百多年後的唐末還有關於侯白的笑話產生。署名侯白的《啟顏錄》也收錄有隋代以後的故事,隋唐時期的笑話多發生在宮廷廟堂之間,與帝王貴族和高官的生活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特別是《啟顏錄》中所記載的北齊宮廷裏表演滑稽節目的藝人石動筒的幽默機智的故事,許多是很優秀的笑話,至今仍舊具有生命力,它的啟人幽默和智慧的作用,仍未消失。像歪解《論語》中的“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說這是講孔子弟子中的七十二賢人中,有三十位結了婚,成了家,四十二位還沒有結婚。這個包袱直到現在的傳統相聲和戲劇《連升店》裏還在用。 如果隋唐期間的笑話多是流行在宮廷或豪門的,其中故事的情節也多與宮廷豪門有關,到了宋代,笑話集的故事則多取之於文士,連趣味也多是以文士趣味爲主的。許多著名的文士參與了笑話的創作和收集。例如蘇軾的《艾子雜說》,過去多版本學家認爲這部書不是蘇軾的著作,但是沒有充分的證據;近來孔繁禮先生提出較充分的依據認爲它是蘇軾晚年的作品。呂居仁的《軒渠錄》、周文汜的《開顏錄》、邢居實的《拊掌錄》、王辟之的《澠水燕談錄·談謔》、範正敏的《遁齋閑覽》、羅燁的《醉翁談錄》等,其內容也多是文人士大夫之間的故事,有些用詞還很典雅,非一般讀者所能懂。 從文學角度看,明代笑話達到最高水平。這個時期不僅留下的作品多,而且質量高。笑話首先是通俗文學,太過高雅,只有少數文士才能懂,便脫離了群眾,失去影響力。而自古以來,通俗文藝爲文人士大夫所鄙視,雅俗之間仿佛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而自元代以來,由於文人士大夫社會地位的降低,文士參與通俗文藝的創作得到社會輿論的認同;明代,特別是萬曆以後,通俗文藝在社會上層也得到充分的肯定,參與這些文藝樣式的創作不再是見不得人的事了。在文藝理論上,一些主張個性解放的士人,把“俗”的民間文藝作品看作“天機自動,觸物發聲”,能夠正確地對待“雅”與“俗”,這樣許多文人士大夫能夠帶著自覺意識參加到通俗文藝創作中去,使得通俗文藝得到長足的進步,笑話領域也是如此。文士們把說笑話納入他們的消閑生活,甚至建立了專門說笑話的組織定期交流。張岱的《陶庵夢憶》中就記載了其叔在北京組織“噱社”的情景:“仲叔善詼諧,在京師與漏仲容、沈虎臣、韓求仲輩結噱社,唼喋數言,必絕纓噴飯。”在這種環境裏,創作笑話和編纂笑話集就是當時文士樂於做的事了。 明代文士們編纂的笑話集大體上可以分爲四類。一、把自己創作的笑話編輯成集。如陸灼的《艾子後語》、劉元卿的《應諧錄》、浮白主人的《雅謔》。如果說宋代文人寫笑話還是偶一爲之的,而晚明有些文人則是有意爲之,他們鄭重其事,自己寫了,還請朋友作序。二、爲了表達某種寓意而編寫的。如江盈科的《雪濤小說》、趙南星的《笑贊》等。這些集子中的笑話有作者創作的,也有不少是收集來的。但其重點不在於笑話本身,而在於作者的議論。三、根據古今正史、筆記叢談、稗官野史等書中可笑的人和事的摘編而成的笑話集。在各事之後,多有編者的按語,如馮夢龍的《古今譚概》等。四,收集和並加以整理的民間笑話集。如江盈科的《雪濤諧史》、馮夢龍的《笑府》等。從這個概述中可以想象明代笑話創作的繁榮。 到了清代,由於專制主義統治的加強,笑話創作比起明代有較大的退步。這個時代重要的笑話集大多是對前代笑話的編輯,如名氣很大的《笑林廣記》就是這樣一部笑話集。 二   我們現在能見到的《笑林廣記》最早的本子是乾隆五十六年(1791)三德堂刊本,題爲“遊戲主人纂輯,粲然居士參訂”。光緒二十五年(1899)刊刻,題爲程世爵撰的《笑林廣記》。雖然兩書所收的笑話絕大多數都是從前人書中收集來的,但兩者所收錄的範圍還是有很大不同的。我們這部書是根據乾隆五十六年刊本校點排印的。 雖然這部書中所收錄的笑話不是編者自己創作的,大多取自曆代有關載記,然而,從其編選內容和《笑林廣記》的序言來看,其中是有寄托的。“掀髯叟”的序中說編者一生經曆頗多,養成其獨特的個性,他“襲曼倩之詼諧,學莊周之隱語,清言傾四座,非徒貌晉人之風味,實深有激乎其中,而聊借玩世”。可見編者有借他人的酒杯澆自己的塊壘之意。因此,書中一些類別的設置和一些笑話的入選就不是隨意的。 全書共分十二類:古豔、腐流、術業、形體、殊稟、閨風、世諱、僧道、貪吝、貧窶、譏刺、謬誤等。從這些類別的設置就可以看出編者所關注的是那些社會問題。對於那些迂腐無能的儒生、半真半假的僧道、腐朽貪鄙的官吏、善於哄騙和欺詐的形形色色的迷信職業者以及種種危害社會百姓的人和事,都在編者諷刺與調侃之列。 這類的笑話大多是從明代笑話集中搜集來的,有些地方還從文言譯爲白話,從立意到措辭都很尖銳。清乾隆年間是中國古代史上文字獄最爲密集的時期,而且,其中絕大多數是冤獄。掀髯子的“序”中爲編者開脫說:“言者無罪,聞者傾倒,幾令大塊盡成一歡喜場。”讀《笑林廣記》,會使您捧腹大笑,您何必還計較其中的譏刺呢?明代笑話中一個嚴重的缺點就是有大量涉及到性的笑話,這與晚明個性解放和生活的放浪有關。似乎各個民族、各個時代都有大量的關於性的幽默和笑話。我們把《笑林廣記》中關於性的笑話視爲嚴重的缺點,不是因爲它涉及到這些問題,而是在涉及到這些問題時,反映了作者和傳播者思想意識的腐朽以及情趣的低下,如對婦女的歧視和所持的玩弄的態度、貪戀單純的感官快感和一些作品所反映的作者人格上的卑瑣。這是讀者在閱讀時應予注意的。 —————————————————————————————–稿件來源:《博覽群書》 正文 卷一 古豔部       卷二 腐流部       卷三  術業部       卷四  形體部 卷五 殊稟部      卷六  閨風部       卷七  … 계속 읽기

카테고리: Uncategorized | 댓글 남기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