소림광기 2

소림광기 2
28、做不出   租戶連年欠租,每推田瘦做不出米來。士怒曰:“明年待我自種,看是如何?”租戶曰:“憑相公拼著命去種,到底是做不出的。”
29、湊不起   一士子赴試,艱於構思。諸生隨牌俱出。接考者候久,甲仆問乙仆曰:“不知作文一篇,約有多少字?”乙曰:“想來不過五六百。”甲曰:“五六百字,難道胸中便沒有了,此時還不出來?”乙曰:“五六百字雖有在肚裏,只是一時湊不起來耳。”
30、四等親家   兩秀才同時四等,於受責時曾識一面。後聯姻,會親日相見。男親家曰:“尊容曾在何處會過來?”女親家曰:“便是有些面善,一時想不起。”各沉吟間,忽然同悟,男親家點頭曰:“嗄。”女親家亦點頭曰:“嗄。”
31、七等割屪   一士考末等,自覺慚愧,且慮其妻之姍己也。乃架一說誑妻曰:“從前宗師止於六等,今番遇著這個瘟官,好不利害,又增出一等,你道可惡不可惡?”妻曰:“七等如何?”對曰:“六等不過去前程,考七等者,竟要閹割。”妻大驚曰:“這等,你考在何處?”夫曰:“還虧我爭氣,考在六等,幸而免割。”
32、腹內全無   一秀才將試,日夜懮鬱不已。妻乃慰之曰:“看你作文,如此之難,好似奴生產一般。”夫曰:“還是你每生子容易。”妻曰:“怎見得?”夫曰:“你是有在肚裏的,我是沒在肚裏的。”
33、不完卷   一生不完卷,考置四等,受樸。對友曰:“我只缺得半篇。”友雲:“還好。若做完,看了定要打殺。”
34、求簽   一士歲考求簽,通陳曰:“考在六等求上上,四等下下。”廟祝曰:“相公差矣,四等止杖責,如何反是下下?”士曰:“非汝所知。六等黜退,極是幹淨。若是四等,看了我的文字,決被打殺。”
35、夢入泮   府取童生,祈夢:“道考可望入泮否?”神問曰:“汝祖父是科下否?”曰:“不是。”又問:“家中富饒否?”曰:“無得。”神笑曰:“既是這等,你做甚麼夢!”
36、謁孔廟   有以銀錢夤緣入泮者,拜謁孔廟,孔子下席答之。士曰:“今日是夫子弟子禮,應坐受。”孔子曰:“豈敢。你是我孔方兄的弟子,斷不受拜。”
37、狗頭師   館師歲暮買舟回家,舟子問曰:“相公貴庚?”答曰:“屬狗的,開年已是五十歲了。”舟人曰:“我也屬狗,爲何貴賤不等?”又問:“那一月生的?”答曰:“正月。”舟子大悟曰:“是了,是了,怪不得!我十二月生,是個狗尾,所以搖了這一世。相公正月生,是個狗頭,所以教(叫)了這一世。”
38、狗坐館   一人慣會說謊,對親家雲:“舍間有三寶:一牛每日能行千裏,一雞每更止啼一聲,又一狗善能讀書。”親家駭雲:“有此異事,來日必要登堂求看。”其人歸與妻述之,“一時說了謊,怎生回護?”妻曰:“不妨,我自有處。”次日,親家來訪,內雲:“早上往北京去了。”問:“幾時回?”答曰:“七八日就來的。”又問:“爲何能快?”曰:“騎了自家牛去。”問:“宅上還有報更雞?”適值亭中午雞啼,即指曰:“只此便是,不但夜裏報更,日間生客來也報的。”又問:“讀書狗請借一觀。”答曰:“不瞞親家說,只爲家寒,出外坐館去了。”
39、講書   一先生講書,至“康子饋藥”,徒問:“是煎藥是丸藥?”先生向主人誇獎曰:“非令郎美質不能問,非學生博學不能答。上節‘鄉人儺”,儺的自然是丸藥。下節又是煎藥,不是用爐火,如何就‘廄焚’起來!”
40、師贊徒   館師欲爲固館計,每贊學生聰明。東家不信,命當面對課。師曰:“蟹。”學生對曰:“傘。”師贊之不已。東翁不解,師曰:“我有隱意,蟹乃橫行之物,令郎對‘傘’,有獨立之意,豈不絕妙。”東翁又命對兩字課,師曰:“割稻。”學生對曰:“行房。”師又贊不已。東家大怒,師曰:“此對也有隱意,我出‘割稻’者,乃積穀防饑。他對‘行房’者,乃養兒待老。”
41、請先生   一師慣謀人館,被冥王訪知·著夜叉拿來。師躲在門內不出·鬼卒設計哄騙曰:“你快出來·有一好館請你。”師聞有館,即便趨出,被夜叉擒住。先生曰:“看你這鬼頭鬼腦,原不像個請先生的。”
42、罵先生   一人見穩婆姿色美,欲誘之,乃假妝婦人將產,請來收生,穩婆摸著此物。大驚曰:“我收生多年矣,有頭先生者,名爲順生﹔腳先生者,名爲倒生﹔手先生者,名爲橫生。這個雞巴先生,實是不曾見過。”
43、沒坐性   夫妻夜臥,婦握夫陽具曰:“是人皆有表號,獨此物無一美稱,可贈他一號。”夫曰:“假者名爲角先生,則真者當去一角字,竟呼爲先生可也。”婦曰:“既是先生,有館在此,請他來坐。”雲雨既畢。次早,妻以雞子酒啖夫。夫笑曰:“我知你謝先生也,且問你先生何如?”妻曰:“先生盡好,只是嫌他略罷軟,沒坐性些。”
44、兄弟延師   有兄弟兩人,共延一師,分班供給。每交班,必互嫌師瘦,怪供給之不豐。於是兄弟相約,師輪至日,即秤斤兩,以爲交班肥瘦之驗。一日,弟將交師於兄,乃令師飽餐而去。既上秤,師偶撒一屁,乃咎之曰:“秤上買賣,豈可輕易撒出!說不得,原替我吃了下去。”
45、讀破句   庸師慣讀破句,又念白字。一日訓徒,教《大學序》,念雲:“大學之,書古之,大學所以教人之。”主人知覺,怒而逐之。複被一蔭官延請入幕,官不識律令,每事詢之館師。一日,巡捕拿一盜鍾者至,官問:“何以治之?”師曰:“夫子之道(盜)忠(鍾),恕而已矣。”官遂釋放。又一日,獲一盜席者至,官又問,師曰:“朝楣夕(席),死可矣。”官即將盜席者立斃杖下。適冥王私行,察訪得實,即命鬼判拿來,痛罵曰:“不通的畜生!你騙人館穀,誤人子弟,其罪不小,摘往輪回去變豬狗。”師再三哀告曰:“做豬狗固不敢辭,但豬要判生南方,狗乞做一母狗。”王問何故,答曰:“南方之(豬),強與北方之。”又問:“母狗爲何?”答曰:“《曲禮》雲:‘臨財母苟(狗)得,臨難母苟免。’”
46、退束修   一師學淺,善讀別字。主人惡之,與師約,每讀一別字,除修一分。至歲終,退除將盡,止餘銀三分,封送之。師怒曰:“是何言興,是何言興(與)!”主人曰:“如今再扣二分,存銀一分矣。”東家母在傍曰:“一年辛若,半除也罷。”先生近前作謝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主人曰:“恰好連這一分,幹淨拿進去。”
47、赤壁賦   庸師慣讀別字。一夜,與徒講論前後《赤壁)兩賦,竟念“賦”字爲“賊”字。適有偷兒潛伺窗外,師乃朗誦大言曰:“這前面《赤(作拆字)壁賊》呀。”賊大驚,因思前而既覺,不若往房後穿逾而入。時已夜深,師講完,往後房就寢。既上床,複與徒論及後面《赤壁賦》,亦如前讀。偷兒在外歎息曰:“我前後行藏,悉被此人識破。人家請了這樣先生,看家狗都不消養得了!”
48、於戲左讀   有蒙訓者,首教《大學》,至“於戲前王不忘”句,竟如字讀之。主曰:“誤矣,宜讀作嗚呼。”師從之。至冬間,讀《論語》注“儺雖古禮而近於戲”,乃讀作鳴呼。主人曰:“又誤矣,此乃於戲也。”師大怒,訴其友曰:“這東家甚難理會,只‘於戲’兩字,從年頭直與我拗到年尾。”
49、中酒   一師設教,徒問:“大學之道如何講?”師佯醉曰:“汝偏揀醉時來問我。”歸與妻言之,妻曰:“‘大學’是書名,‘之道’是書中之道理。”師頷之。明日,謂其徒曰:“汝輩無知,昨日乘醉便來問我。今日我醒,偏不來問,何也?汝昨日所問何義?”對以“大學之道”。師如妻言釋之。弟子又問:“‘在明明德’如何?”師遽捧額曰:“且住,我還中酒在此。”
50、教法   主人怪師不善教,師曰:“汝欲我與令郎俱死耶?”主人不解,師曰:“我教法已盡矣,只除非要我鑽在令郎肚裏去,我便悶殺,令郎便脹殺。”
51、澆其妻妾   人家請一館師,書房逼近內室。一日課徒,讀“譬如四時之錯行”句,注曰:“錯,猶迭也。”東家母聽見,嗔其有意戲狎,訴於主人。主人不通書解,怒欲逐之。師曰:“書義如此,汝自不解耳,我何罪焉?”遂遷館於廳樓,以避囉皂。一日,東家妻妾遊於樓下,師欲小便不得,乃從壁間溺之。不意淋在妻妾頭上,複訴於主人。主因思前次孟浪怪他,今番定須考證書中有何出典。乃左右翻釋,忽大悟曰:“原來在此,不然,幾被汝等所誤矣。”問:“有何憑據?”主曰:“施施從外來,驕(澆)其妻妾。”
52、書生意氣   主人問先生曰:“爲何講書再不明白?”師曰:“兄是相知的,我胸中若有不講出來,天誅地滅!”又問:“既講不出,也該坐定些?”答雲:“只爲家下不足,故不得不走。”主人雲:“既如此,爲甚供給略淡泊,就要見過?”先生毅然變色曰:“若這點意氣沒了,還像個先生哩!”
53、夢周公   一師晝寢,而不容學生磕睡。學生詰之,師謬言曰:“我乃夢周公也。”明晝,其徒亦效之,師以戒方擊醒曰:“汝何得如此?”徒曰:“亦往見周公耳。”師曰:“周公何語?”答曰:“周公說,昨日並不曾見尊師。”
54、貓逐鼠   一貓捕鼠,鼠甚迫,無處躲避,急匿在竹轎杠中。貓顧之歎雲:“看你管(館)便進得好,這幾個節如何過得去!”
55、問館   乞兒制一新竹筒,眾丐沽酒稱賀。每飲畢,輒呼曰:“慶新管酒幹。”一師正在覓館,偶經過聞之,誤聽以爲慶新館也,急向前揖之曰:“列位既有了新館,把這舊館讓與學生罷!”
56、閑蕩   一女將下教場點兵,中軍官以馬腎伸長不雅,各將竹管一個,預套陽物於內。及女將至,一馬跳躍,脫去竹筒,陽物翹然掛於腹下。女將究問,中軍稟曰:“那件東西,凡有管的,都在管裏。這個失了管(館)的,所以在此閑蕩。”
57、改對   訓蒙先生出兩字課與學生對曰:“馬嘶。”一徒對曰:“鵬奮。”師曰:“好,不須改得。”徒揖而退。又一徒曰:“牛屎。”師叱曰:“狗屁!”徒亦揖而欲行,師止之曰:“你對也不曾對好,如何便走?”徒曰:“我對的是牛屎,先生改的是狗屁。”
58、撻徒   館中二徒,一聰俊,一呆笨。師出夜課,適庭中栽有梅樹,即指曰:“老梅。”一徒見盆內種柏,應聲曰:“小柏。”師曰:“善。”又命一徒“可對好些”,徒曰:“阿爹。”師以其對得胡說,怒撻其首。徒哭曰:“他小柏(伯)不打,倒來打阿爹。”
59、蜈蚣咬   上江人出外坐館,每興舉,輒以手銃代之,以竹筒盛接。其精日久氣腥,爲蜈蚣潛啖。一日,其興複發,正作事,忽被蜈蚣箝住陽物,師恐甚。歲暮歸家,摸著其妻陰戶多毛,乃大聲驚詫曰:“光光竹筒,尚有蜈蚣,蓬蓬松松,豈無蛇蟲!”
60、我不如   一先生出外坐館,離家日久,偶見狗練,歎曰:“我不如也。”
61、掘荷花   一師出外就館,慮其妻與人私通,乃以妻之牝戶上,畫荷花一朵,以爲記號。年終解館歸,驗之已落,無複有痕跡矣。因大怒,欲責治之。妻曰:“汝自差了,是物可畫,爲何獨揀了荷花?豈不曉得荷花下面有的是藕,那須來往的人,不管好歹,那個也來掘掘,這個也來掘掘,都被他們掘幹淨了,與我何幹!”
62、灒糞   師在田間散步,見鄉人挑糞灌菜。師訝曰:“菜是人吃的,如何潑此穢物在上?”鄉人曰:“相公只會看書,不曉我農家的事。菜若不用糞澆,便成苦菜矣。”一日,東家以苦菜膳師,師問:“今日爲何菜味甚苦?”館僮曰:“因相公嫌齷齪,故將不澆糞的菜請相公。”師曰:“既如此,糞味可鹽,拿些來待我灒灒吃罷。”
63、咬餅   一蒙師見徒手持一餅,戲之曰:“我咬個月灣與你看?”既咬一口,又曰:“我再咬個定勝與你看?”徒不舍,乃以手掩之,誤咬其指。乃呵曰:“沒事,沒事,今日不要你念書了。家中若問你,只說是狗奪餅吃,咬傷的。”
64、想船家   教書先生解館歸,妻偶談及“噴啑鼻子癢,有人背地講”。夫曰:“我在學堂內,也常常打啑的。”妻曰:“就是我在家想你了。”及開年,仍赴東家館。別妻登舟,船家被初出太陽搐鼻,連打數啑。師頻足曰:“不好了,我才出得門,這婆娘就在那裏看想船家了!”
65、叔叔   師向主人極口贊揚其子沉潛聰慧,識字通透,堪爲令郎伴讀。主曰:“甚好。”師歸謂其子曰:“明歲帶你就學,我已吊翁前誇獎,只是你秉性癡呆,一字不識。”因寫“被”、‘飯”、“父”三字,令其熟記,以備問對。及到館後,主人連試數字,無一知者。師曰:“小兒怕生,待我寫來,自然會識。”隨寫“被”字問之,子竟茫然。師曰:“你床上蓋的是甚麼?”答曰:“草薦。”師又寫“飯”字與認,亦不答。曰:“你家中吃的是甚麼?”曰:“麥粞。”又寫“父”字與識,子曰:“不知。”師忿怒曰:“你娘在家,同何人睡的?”答曰:“叔叔。”
66、是我   一師值清明放學,率徒郊外踏青。師在前行,偶撒一屁,徒曰:“先生,清明鬼叫了。”先生曰:“放狗屁!”少頃,大雨傾盆,田間一瓦,爲水淹沒,僅露其背。徒又指謂先生曰:“這像是個烏龜。”師曰:“是瓦(我)。”
67、問藕   上路先生攜子出外,吃著鮮藕,乃問父曰:“爹,來個沙東西,豎搭起竟似煙囪,橫搭著好像泥籠,捏搭手裏似把灣弓,嚼搭口裏醒松醒松,已介甜水濃濃,咽搭落去蜘蛛絲絆住子喉嚨,從來勿曾見過?”其父怒曰:“呆奴,呆奴!個就是南貨店裏包東包西的大(土)葉個根結麼。”
68、卵脟皮   一師挈子赴館,至中途,見賣湯圓者,指問其父曰:“爹,此是何物?”父怒其不爭氣,回曰:“卵子。”及到館,主家設酒款待,菜中有用腐皮做澆頭者。子拍掌大笑曰:“他家卵子,竟不值得拿來請人,好笑一派都用著卵脟皮了。”
69、屎在口頭   學生問先生曰:“屎字如何寫?”師一時忘卻,不能回答,沉吟片晌曰:“咦,方才在口頭,如何再說不出。”
70、村牛   一士善於聯句,偶同友人閑步,見有病馬二匹臥於城下。友即指而問曰:“聞兄捷才,素善作對,今日欲面領教。”士曰:“願聞。”友出題曰:“城北兩只病馬。”士即對曰:“江南一個村牛。”
71、瘟牛   經學先生出一課與學生對曰:“隔河並馬。”學生誤認“並”字爲“病”字,即應聲曰:“過江瘟牛。”
72、善對   有遊湖者,見岸上有兒馬厥物伸出,因同行中一友善對。乃出對曰:“遊湖客偶睹馬屌。”友即回對曰:“過江人慣肏牛屄。”
73、個人個妻   一上路先生向人問:“原來吳下朋友的老媽官,個人是一個哥喇。”
74、歪詩   一士好做歪詩。偶到一寺前,見山門上塑趙玄壇喝虎像,士即詩興勃發,遂吟曰:“玄壇菩薩怒,腳下踏個虎(座)。傍立一判官,嘴上一臉堊。”及到裏面,見殿宇巍峨,隨又續題曰:“寶殿雄哉大(度),大佛歸中坐。文殊騎獅子,普賢騎白兔。”僧出見曰:“相公詩才敏妙,但韻腳欠妥。小僧回奉一首何如?”士曰:“甚好。”僧念曰:“出在山門路,撞著一瓶醋。詩又不成詩,只當放個破(破聲,屁也)。”
75、歇後詩   一采桑婦,姿色美麗,遇一狂士調之,問:“娘子尊姓?”女曰:“姓徐。”士作詩一首戲之曰:“娘子尊姓徐,桑籃手內攜。一陣狂風起,吹見那張”,下韻“屄”,因字義村俗,故作歇後語也。女知被嘲,還問:“官人尊姓?”答曰:“小生姓陸。”女亦回嘲雲:“官人本姓陸,詩書不肯讀。令正在家裏,好與別人”,下“篤”字,亦作縮腳韻。士聽之,乃大怒,交相訟之於官。值官升任,將要謝事,當堂作詩以絕之曰:“我今任已滿,閑事都不管。兩造俱趕出,不要咬我”,縮下“卵”字。
76、詠鍾詩   有四人自負能詩。一日,同遊寺中,見殿角懸鍾一口,各人詩興勃然,遂聯句一首。其一曰:“寺裏一口鍾。”次韻雲:“本質原是銅。”三曰:“覆轉像只碗。”四曰:“敲來嗡嗡嗡。”吟畢,互相贊美不置口,以爲詩才敏捷,無出其右。“但天地造化之氣,已泄盡無遺,定奪我輩壽算矣。”四人懮疑,相聚環泣。忽有老人自外至,詢問何事,眾告以故。老者曰:“壽數固無礙,但各要患病四十九日。”眾問何病,答曰:“了膀骨痛!”
77、老童生   老虎出山而回,呼肚饑。群虎曰:“今日固不遇一人乎?”對曰:“遇而不食。”問其故,曰:“始遇一和尚,因臊氣不食。次遇一秀才,因酸氣不食。最後一童生來,亦不曾食。”問:“童生何以不食?”曰:“怕咬傷了牙齒。”
78、認拐杖   縣官考童生,至晚忽聞鼓角喧鬧。問之,門子稟曰:“童生拿差了拐杖,在那裏爭認。”
79、拔須   童生拔須趕考,對鏡恨曰:“你一日不放我進去,我一日不放你出來!”
80、未冠   童生有老而未冠者,試官問之,以“孤寒無網”對。官曰:“只你嘴上胡須剃下來,亦勾結網矣。”對曰:“童生也想要如此,只是新冠是樁喜事,不好帶得白網巾。
正文 卷三   術業部
1、醫官   醫人買得醫官劄付者,冠帶而坐於店中。過者駭曰:“此何店,而有官在內?”傍人答曰:“此醫官之店。”
2、冥王訪名醫   冥王遣鬼卒訪陽間名醫,命之曰:“門前無冤鬼者即是。”鬼卒領旨,來到陽世,每過醫門,冤鬼畢集。最後至一家,見門首獨鬼彷徨,曰:“此可以當名醫矣。”問之,乃昨日新豎藥牌者。
3、拾柩   一醫生醫死人,主家憤甚,呼群仆毒打。醫跪求至再,主曰:“私打可免,官法難饒。”即命送官懲治。醫畏罪,哀告曰:“願雇人抬往殯殮。”主人許之。醫苦家貧,無力雇募,家有二子,夫妻四人共來抬柩。至中途,醫生歎曰:“爲人切莫學行醫。”妻咎夫曰:“爲你行醫害老妻。”幼子雲:“頭重腳輕抬不起。”長子曰:“爹爹,以後醫人揀瘦的。”
4、醫人   有送醫士出門,犬適攔門而吠,主人喝之即止。醫贊其能解人意,主曰:“雖則畜生,倒也還會依(醫)人。”
5、好郎中   一人向醫家買春藥吃了。行至半路,藥性發作,此物翹然直豎。乃以手捧住贊曰:“好郎中,好郎中,好郎中!”
6、謝郎中   有害赤眼者,百方治之不效。或教以用尿除頭去尾,抹之即好,如言用後果愈。一日小便,手握陽具而言曰:“虧你醫好我眼,欲折頂巾你戴,你頭忽大忽小,做件衣你穿,你身時長時短。”人問爲何自言自語,答曰:“我在此打點謝郎中。”
7、哭郎中   一人有一妻二妾,死後,妻妾繞屍而哭。妻撫其首,曰:“我的郎頭呀!”次捏其足,曰:“我的郎腳呀!”又次者無可哭附,只得握其陽物曰:“我的郎中呀!”
8、屪子郎中   一士人往花園遊玩,見籬邊薔蔽甚開,嬌媚可人。近前攀折,被薔薇刺破手指,出血不止。偶遇一牧童,言曰:“血不止,可將熱尿淋之即好。”士依其言,血果即止。遂作口號以贊之曰:“今朝散步入園中,窺見薔薇滿樹紅。雙手摘時遭一刺,血流不止手鮮紅。牧童傳把熱尿淋,果然滅跡就無蹤。莫道人間無妙藥,屪子也會做郎中。”
9、迷婦藥   一方士專賣迷婦人藥,婦著在身,自來與人私合。一日,有輕浪子弟來買藥,適方士他出,其妻取藥付之。子弟就以藥彈其身上。隨婦至房,婦只得與伊交合。方士歸,妻以其事告之。方士怒雲:“誰教你就他?”妻曰:“我若不從,顯得你的藥便不靈了。”
10、跳蚤藥   一人賣跳蚤藥,招牌上寫出“賣上好蚤藥”。問:“何以用法?”答曰:“捉住跳蚤,以藥塗其嘴,即死矣。”
11、醫乳   人家請醫看乳癖,醫將好奶玩弄不已。主駭問何意,答曰:“我在此仔細斟酌,必要醫得與他一樣纔好。”
12、醫屁   一人患病,醫家看脈雲:“吃了藥,腹中定響,當走大便,不然,定撒些屁。”少頃,坐中忽聞屁聲,醫曰:“如何?”客應雲:“是小弟撒的。”醫曰:“也好。”
13、醫按院   一按台患病,接醫診視,醫驚持畏縮,錯看了手背。按院大怒,責而逐之。醫曰:“你打便打得好,只是你脈息俱無了。”
14、願腳踢   樵夫擔柴,誤觸醫士。醫怒,欲揮拳。樵夫曰:“寧受腳踢,勿動尊手。”傍人誤之,樵者曰:“腳踢未必就死,經了他手,定然難活。”
15、鋸箭竿   一人往觀武場,飛箭誤中其身,迎外科治之。醫曰:“易事耳。”遂用小鋸截其外竿,即索謝辭去。問:“內截如何?”答曰:“此是內科的事。”
16、怨算命   或見醫者,問以生意何如,答曰:“不要說起,都被算命先生誤了,囑我有病人家不要去走。”
17、包殯殮   有醫死人兒,許以袖歸殯殮,其家恐見欺,命仆隨之。至一橋上,忽取兒屍擲之河內。仆怒曰:“如何拋了我家小舍?”醫曰:“非也。”因舉左袖曰:“你家的在這裏。”
18、屄打彈   一尼欲心甚熾,以蘿蔔代陽,大肆抽送,暢所欲爲。不料用力太猛,折其半截在內。挖之不出,漸至腫脹。延醫看視,醫將兩手陰傍按捺,良久突出,剛打在醫人臉上。醫者歎曰:“我也醫千醫萬,從未見屄會打彈。”
19、送藥   一醫遷居,謂四鄰曰:“向來打攪,無物可做別敬,每位奉藥一帖。”鄰舍辭以無病,醫曰:“但吃了我的藥,自然會生起病來。”
20、補藥   一醫止宿病家,夜半屎急不便,乃出於一箱格中,閉之。晨起,主人請用藥,偶欲抽視此格,醫堅執不許。主人問:“是何藥?”答曰:“我自吃的補藥在內。”
21、藥戶   一鄉人與城裏人同行,見一妓女,鄉人問:“是誰家宅眷?”城裏人曰:“此藥戶也。”鄉人曰:“原來就是開藥店的家婆。”
22、屄樣   有生平未近女色者,不知陰物是何樣範。向人問之,人曰:“就像一只眼睛豎起便是。”此人牢記在心。一日,嫖興忽發,不知妓館何在,遂向街頭閑撞。見一眼科招牌,上畫眼樣數只,偶然橫放,以爲此必妓家也。進內道其來意,醫士大怒,叱而逐之。其人曰:“既不是妓館,爲何擺這許多屄樣在外面。”
23、取名   有販賣藥材者,離家數載,其妻已生下四子。一日夫歸,問眾子何來,妻曰:“爲你出外多年,我朝暮思君,結想成胎,故命名俱暗藏深意:長是你乍離家室,宿舟沙畔,故名宿砂﹔次是你遠鄉作客,我在家志念,故名遠志﹔三是料你置貨完備,合當歸家,故喚當歸﹔四是連年盼你不到,今該返回故鄉,故喚茴香。”夫聞之,大笑曰:“依你這等說來,我再在外幾年,家裏竟開得一片山藥鋪了。”
24、索謝   一貧士患腹瀉,請醫調治,謂醫曰:“家貧不能饋藥金,醫好之日,奉請一醉。”醫從之。服藥而愈,恐醫索謝,詐言腹瀉未止。一日,醫者伺其大便,隨往驗之。見撒出者俱是幹糞,因怒指而示之曰:“撤了這樣好糞,如何還不請我?”
25、包活   一醫藥死人兒,主家詬之曰:“汝好好殯殮我兒罷了,否則訟之於官。”醫許以帶歸處置,因匿兒於藥箱中。中途又遇一家邀去,啟箱用藥,誤露兒屍。主家驚問,對曰:“這是別人醫殺了,我帶去包活的。”
26、退熱   有小兒患身熱,請醫服藥而死,父請醫家咎之。醫不信,自往驗視,撫兒屍謂其父曰:“你太欺心,不過要我與他退熱,今身上幸已冰涼的了,倒反來責備我。”
27、疆蠶   一醫久無生理,忽有求藥者至,開箱取藥,中多蛀蟲。人問:“此是何物?”曰:“疆蠶。”又問:“疆蠶如何是活的?”答曰:“吃了我的藥,怕他不活?”
28、看脈   有醫壞人者,罰牽麥十擔。牽畢,放歸。次日,有叩門者曰:“請先生看脈。”醫應曰:“曉得了。你先去淘淨在那裏,我就來牽也。”
29、醫女接客   醫生、妓女、偷兒三人,死見冥王,王問生前技術。醫士曰:“小人行醫,人有疾病,能起死回生。”王怒曰:“我每常差鬼卒勾提罪人,你反與我把持抗衡,可發往油鍋受罪。”次問妓女,妓曰:“接客。人沒妻室者,與他解渴應急。”王曰:“方便孤身,延壽一紀。”再問偷兒,答曰:“做賊。人家曬浪衣服,散放銀錢,我去替他收拾些。”王曰:“與人分勞代力,也加壽十年,發轉陽世。”醫士急忙哀告曰:“大王若如此判斷,只求放我還陽。家中尚有一子一女,子叫他去做賊,女就叫他接客便了。”
30、大方打幼科   大方脈采住小兒科痛打,傍人勸曰:“你兩個同道中,何苦如此。”大方脈曰:“列位有所不知,這廝可惡得緊。我醫的大人俱變成孩子與他醫,誰想他醫的孩子,一個也不放大來與我醫。”
31、幼科   富家延二醫,一大方,一幼科。客至,問:“二位何人?”主人曰:“皆名醫。”又問:“那一科?”主人曰:“這是大方,這個便是小兒。”
32、小兒窠   小兒科之妻,乃大方脈之女,每每互相譏誚。一夜行房,婦執陽物問夫曰:“此是何物?”夫曰:“大方脈。”夫亦指牝戶問,婦曰:“這是小兒窠。”
33、小犬窠   有人畜一金絲小犬,愛同珍寶,恐其天寒凍壞,內外各用小棉褥鋪成一窠,使其好睡。不意此犬一日竟臥於兒籃內,主人見之,大笑曰:“這畜生好作怪,既不走內窠,又不往外窠,倒鑽進小兒窠(科)裏去了。”
34、罵   一醫看病,許以無事。病家費去多金,竟不起,因恨甚,遣仆往罵。少頃歸,問:“曾罵否?”曰:“不曾。”問:“何以不罵?”仆答曰:“要罵要打的人,多得緊在那裏,叫我如何挨擠得上?”
35、賠   一醫醫死人兒,主家欲舉訟,願以己子賠之。一日,醫死人仆,家止一仆,又以賠之。夜間又有叩門者雲:“娘娘產裏病,煩看。”醫私謂其妻曰:“淘氣!那家想必又看中意你了。”
36、吃白藥   有終日吃藥而不謝醫者,醫甚憾之。一日,此人問醫曰:“貓生病,吃甚藥?”曰:“吃烏藥。”“然則狗生病,吃何藥?”曰:“吃白藥。”
37、遊水   一醫生醫壞人,爲彼家所縛,夜半逃脫,赴水遁歸。見其子方讀《脈訣》,遽謂曰:“我兒讀書尚緩,還是學遊水要緊。”
38、地師   一風水新婚初夜,子摸著新人鼻梁曰:“此是發龍之所。”又摸其兩乳曰:“喜得龍虎俱全。”再摸至肚上曰:“好一塊平沙。”摸至腰下曰:“好個金井護穴。”及上妻身,問:“汝來何事?”地師曰:“陰地皆由做成,我把羅星來塞水口。”其父隔壁聽見,放聲大笑曰:“既有這等好穴,何不將我老骨頭埋在裏面,蔭些好子孫出來。”
39、風水   一風水父子同室。其子與媳欲合,乃從頭摸起曰:“密密層層一座山。”至乳則曰:“兩峰高聳實非凡。”至肚則曰:“中間好塊平陽地。”至陰戶則曰:“正穴原來在此間。”父聽見,乃高叫曰:“我兒有如此好地,千萬留來把我先埋葬在裏面。”
40、陰陽先生   昔一人患膀胱偏墜之症,請醫調治。醫曰:“外腎左邊屬陽,右邊屬陰,今偏於一邊,卻是陰陽不和之故耳。”其人問曰:“既是左屬陽,右屬陰,不知中間危坐者喚作何名?”醫笑曰:“此是看陰陽的先生。”
41、陰陽生   從來人墮水淹死,飄浮水面,覆者是男,仰者是女。一日,有屍從河內側身汆來者。人見之,皆道:“奇怪!若是女,一定仰,而男則覆轉。今此人側起,男女未知孰是。”傍一人曰:“此必是個陰陽生耳。”
42、法家   無賴子怒一富翁,思所以傾其家而不得。聞有茅山道士法力最高,往訴懇之。道士曰:“我使天兵陰誅此翁。”答:“其子孫仍富,吾不甘也。”曰:“然則,吾縱天火焚其室廬。”答曰:“其田土猶存,吾不甘也。”道士曰:“汝仇深至此乎!吾有一至寶,賜汝持去,朝夕供奉拜求,彼家自然立耗矣。”其人喜甚,請而觀之。封緘甚密,啟視,則紙做成筆一枝也。問:“此物有何神通?”道士曰:“你不知我法家作用耳。這紙筆上,不知破了多少人家矣。”
43、相相   有善相者,扯一人要相。其人曰:“我倒相著你了。”相者笑雲:“你相我何如?”答曰:“我相你決是相不著的。”
44、蔔孕   一人善蔔,又喜詼諧。有以孕之男女來問者,蔔訖,拱手恭喜曰:“是個夾卵的。”其人喜甚,謂爲男孕無疑矣。及產,卻是一女,因往咎之。蔔者曰:“維男有卵,維女夾之。有夾卵之物者,非女子而何?”
45、不著   街市失火,延燒百餘戶。有星相二家欲移物以避,旁人止之曰:“汝兩家包管不著,空費搬移。”星相曰:“火已到矣,如何說這太平話?”曰:“你們從來是不著的,難道今日反會著起來!”
46、寫真   有寫真者,絕無生意。或勸他將自己夫妻畫一幅行樂貼出,人見方知。畫者乃依計而行。一日,丈人來望,因問:“此女是誰?”答雲:“就是令愛。”又問:“他爲甚與這面生人同坐?”
47、胡須像   一畫士寫真既就,謂主人曰:“請執途人而問之,試看肖否?”主人從之,初見一人問曰:“那一處最像?”其人曰:“方巾最像。”次見一人,又問曰:“那一處最像?”其人曰:“衣服最像。”及見第三人,畫士囑之曰:“方巾、衣服都有人說過,不勞再講,只問形體何如?”其人躊躇半晌,曰:“胡須最像。”
48、諱輸棋   有自負棋高,與人角,連負三局。次日,人問之曰:“昨日較棋幾局?”答曰:“三局。”又問:“勝負何如?”曰:“第一局我不曾贏,第二局他不曾輸,第三局我本等要和,他不肯罷了。”
49、好棋   一人以好棋破產,因而爲小偷,被人縛住。有相識者,見而問之,答雲:“彼請我下棋,嗔我棋好,遂相困耳。”客曰:“豈有此理?”其人答曰:“從來棋高一著,縛手縛腳。”
50、銀匠偷   一人生子,慮其難養,請一星家算命。星士曰:“關煞倒也沒得,大來運限俱好,只是四柱中犯點賊星,不成正局。”那人曰:“不妨,只要養得大,就叫他學做銀匠。”星士曰:“爲何?”答曰:“做了銀匠,那日不偷幾分養家活口。”
51、利心重   銀匠開鋪三日,絕無一人進門。至暮,有以碎銀二錢來傾者,乃落其半,傾作對充與之。其人大怒,謂其利心太重。銀匠曰:“天下人的利心,再沒有輕過如我的。開了三日店,止落得一錢,難道自己吃了飯,三分一日,你就不要還了?”
52、有進益   一翁有三婿,長裁縫,次銀匠,惟第三者不學手藝,終日閑遊。翁責之曰:“做裁縫的,要落幾尺就是幾尺。做銀匠的,要落幾錢就是幾錢。獨汝遊手好閑,有何結局?”三婿曰:“不妨。待我打一把鐵竅,竅開人家庫門,要取論千論百,也是易事,稀罕他幾尺幾錢!”翁曰:“這等說,竟是賊了。”婿曰:“他們兩個,整日落人家東西,難道不是賊?”
53、裁縫   時年大旱,太守命法官祈雨。雨不至,太守怒,欲治之,法官稟雲:“小道本事平常,不如其裁縫最好。”太守曰:“何以見得?”答曰:“他要落幾尺就是幾尺。”
54、不下剪   縫匠裁衣,反複量,久不肯下剪。徒弟問其故,答曰:“有了他的,便沒有了我的。有了我的,又沒有了他的。”
55、要尺   一裁縫上廁坑,以尺揮牆上,便完忘記而去。隨有一滿洲人登廁,偶見尺,將腰刀掛在上面。少頃,裁縫轉來取尺,見有滿人,畏而不前,觀望良久。滿人曰:“蠻子,你要甚麼?”答曰:“小的要尺。”滿人曰:“咱囚攮的,屙也沒有屙完,你就要吃(尺)!”
56、木匠   一匠人裝門閂,誤裝門外,主人罵爲“瞎賊”。匠答曰:“你便瞎賊!”主怒曰,“我如何倒瞎?”匠曰:“你若有眼,便不來請我這樣匠人。”<!–"

www.imagediet.co.kr에 대하여

www.imagediet.co.kr 02-3482-0075 stretchmark scar treatment 화상흉터 및 튼살치료
이 글은 Uncategorized 카테고리에 분류되었습니다. 고유주소 북마크.

답글 남기기

아래 항목을 채우거나 오른쪽 아이콘 중 하나를 클릭하여 로그 인 하세요:

WordPress.com 로고

WordPress.com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Google photo

Google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Twitter 사진

Twitter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Facebook 사진

Facebook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s에 연결하는 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