소림광기 6

소림광기 6
49、公子頭   一人生平慣做分頭,扣克人家銀錢。死後閻王痛恨,發在黑暗地獄內受罪。進獄時即雲:“列位在此,不見天日,何不出一公分,開個天窗?”
50、穿窬   一士人夜讀,見偷兒穴牆有聲,時爐內滾湯正沸,提湯潛伺穴口。及牆既穿,偷兒先以腳進,士遂擒住其兩腿,徐以滾湯淋之。賊哀告求釋,士從容謂曰:“多也不敢奉承,只盡此一壺罷。”
51、新雷公   雷公欲誅忤逆子,子執其手曰:“且慢擊。我且問你還是新雷公,還是舊雷公?”雷公曰:“何謂?”其人曰:“若是新雷公,我竟該打死。若是舊雷公,我父忤逆我祖,你一向在那裏去了?”
52、叫城門   一人最好唱曲。探親回遲,城門已閉,因叫:“開門!”管門者曰:“你唱一曲我聽,便放你進來。”此人曰:“唱便唱,只是我唱,你要答應。”管門曰:“依你。”其人先說白雲:“叫周倉!”城上應曰:“嗄。”“關爺爺在城外了,還不快迎!”複應曰:“嗄。”其人曰:“你既曉得關出你爺在城外,就該開門,如何還敢要我唱曲?”
53、老鰥   蘇州老鰥,人問:“有了令郎麼?”答雲:“提起小兒,其實心酸。前面妻祖與妻父定親,說得來垂成了,被一個天殺的用計矗退了,致使妻父不曾娶得妻母,妻母不曾養得賤內,至今小兒遝然。”
54、抵償   老虎欲吃猢猻,猻誑曰:“我身小,不足以供大嚼。前山有一巨獸,堪可飽餐,當引導前去。”同至山前,一角鹿見之,疑欲啖己,乃大喝雲:“你這小猢猻,許我拿十二張虎皮送我,今只拿一張來,還有十一張呢?”虎驚遁,罵曰:“不信這小猢猻如此可惡,倒要拐我抵銷舊帳!”
55、不利語   一翁無子,三婿同居,新造廳房一所。其長婿飲歸,敲門不應,大罵:“牢門爲何關得恁早!”翁怒,呼第二婿訴曰:“我此屋費過千金,不是容易掙的,出此不利之語,甚覺可惡。”次婿曰:“此房若賣也,只好值五百金罷了。”翁愈怒,又呼第三婿述之。三婿雲:“就是五百金,勸阿伯賣了也罷,若然一場天火。連屁也不值。”
56、吹叭喇   樂人夜歸,路見偷兒挖一壁洞,戲將叭喇插入吹起。內驚覺追趕,遇賊問雲:“你曾見吹叭喇的麼?”
57、戒狗肉   乞兒戒吃狗肉,眾丐勸曰:“不必。”曰:“我不食之久矣。”眾曰:“你便戒他,他卻不戒你。”
58、病爛腿   一乞兒病腿爛,仰臥市中,狗見之欲餂。乞兒曰:“畜生,少不得是你口裏食,何須這般性急?”
59、吃荇葉   清客貧甚,晨起無米,煮荇葉食之而出。少頃,赴富兒席,飲空心酒過多,遂大噦,而荇葉出焉。恐人嘲笑,乃指而言曰:“好古怪,早上吃白滾湯時,用不多幾個蓮心,如何一會子小荷葉出得恁快?”
60、書手   一人嫖院,飲酒過深,上床即鼾睡不醒,妓恐次日難索嫖錢,因而撫弄其陽。客既醒,問曰:“汝是何人?”妓曰:“李雲卿的粗手。”其人曰:“理刑廳的書手,爲何在此弄我的卵?”
61、滑吏   有快手,妻頗美。鄰吏每欲調之不得,乃壁間鑿一孔,俟其夫出,將陽物穿過而誘之。偶爲快手瞧見,一把捏住不放。吏贊曰:“好快手。”吏以唾塗陽具,盡力一拔,遂縮回。快手亦贊曰:“好滑吏。”
62、做牌   有叩吏門者,妻曰:“出去了。你可是要做牌的麼?留大些一個東道在我房裏,任憑你要擱就擱,要捺就捺,要牒就牒,要銷就銷,要抽就抽,無有個做不來的。”
63、作仆   有投靠作仆者,自言:“一生不會橫撐船,不肯縮退走,見飯就住的。”主人喜而納之。一日,使撚河泥,辭曰:“說過不會橫撐船。”又使其插秧,曰:“說過不會縮退走。”主人憤甚,伺其飯,輒連進不止,乃以“見飯就住”語責之。其人張口向主人曰:“請看喉嚨內曾見飯否?”
64、戲改杜詩 有老妓年逾耳順,猶強施膏沐,以媚少年。恐露白發,偽作良家妝束,以冠覆之。俗眼不辨,竟有爲其所惑者。有名士於席間談及,戲改杜詩一首,以嘲之雲:“老去千秋強不寬,興來今夜盡君歡。羞將短發還桃鬢,笑學良家也帶冠。陰水似從千澗落,金蓮高聳兩峰寒。明年此際知誰在,醉抱雞巴仔細看。”一時絕倒。

正文 卷八   僧道部
1、追度牒   一鄉官遊寺,問和尚:“吃葷否?”曰:“不甚吃,但逢飲酒時,略用些。”曰:“然則汝又飲酒乎?”曰:“不甚吃,但逢家嶽妻舅來,略陪些。”鄉官怒曰:“汝又有妻,全不像出家人的戒行,明日當對縣官說,追你度牒。”僧曰﹔“不勞費心,三年前賊情事發,早已追去了。”
2、掠緣簿   和尚做功德回,遇虎,懼甚,以鐃鈸一片擊之。複至,再投一片,亦如之。乃以經卷掠去,虎急走歸穴。穴中母虎問故,答曰:“適遇一和尚無禮,只擾得他兩片薄脆,就掠一本緣簿過來,不得不跑。
3、鬼王撒尿   大族出喪,路逢大雨,女眷人等,避於路傍簷下。和尚沒處存身,暫躲開路神腹內。少頃,一僧從神腰裏伸頭探望,看雨住否。諸女眷驚曰:“我們回避,開路神要撒尿哩。”
4、發往酆都   有素不信佛事者,死後坐罪甚重。乃傾其冥資,延請僧鬼作功果,遍覓不得。問人曰:“此間固無僧乎?”曰:“來是來得多,都發往酆都了。”
5、開葷   師父夜謂沙彌曰:“今宵可幹一素了。”沙彌曰:“何爲素了?”僧曰:“不用唾者是也。”已而沙彌痛甚,叫曰:“師父,熬不得,快些開了葷罷。”
6、鴉噪   一士借僧房讀書,忽聞鴉噪,連連叩齒。徒問:“相公爲何?”答曰:“鴉噪。”徒曰:“我們丫燥,不是這等解法,是拓嚵吐的。”
7、懺悔   孝子懺悔亡父,僧誦普庵咒,至“南無佛佗耶”句,孝子喜曰:“正愁我爺難過奈何橋,多承佗過了。”乃出金勞之。僧曰:“若肯從重布施,連你娘等我也佗了過去吧”。
8、追薦   一僧追薦亡人,需銀三錢,包送西方。有婦超度其夫者,送以低銀。僧遂念往東方。婦不悅,以低銀對,即算補之,改念西方。婦哭曰:“我的天,只爲幾分銀子,累你跑到東又跑到西,好不苦呀。”
9、屁脬   一僧患大氣脬,請醫治之。醫曰:“此症他人患之便可醫,惟你出家人最難治。”問何以故,答曰:“這個大脬內,都是徒弟們的屁在裏面。”
10、陽硬   或問和尚曰:“汝輩出家人,修煉參禪,夜間獨宿,此物還硬否?”和尚曰:“幸喜一月止硬三次。”曰:“若如此大好?”和尚曰:“只是一件不妙,一硬就是十日。”
11、哭響屁   一人以幼子命犯孤宿,乃送出家,僧設酒款待。子偶撒一屁甚響,父不覺大慟。僧曰:“撒屁乃是常事,何以發悲?”父曰:“想我小兒此後要撒這個響屁,再不能勾了。”
12、聞香袋   一僧每進房,輒閉門口呼“親肉心肝”不置。眾徒俟其出,啟鑰瞷之,無他物,帷席下一香囊耳。眾疑此有來曆,乃去香,實以雞糞。僧既歸,仍閉門取香囊,且嗅且喚曰:“親肉心肝呀,你怎麼這等,莫非撒了一屁麼?”
13、遊方   頭虱爲足虱邀飲,值其人行房事,致被阻,觀望久之方到。問:“何來遲?”曰:“不要說起。行至黑松林,遇一和尚甚奇,初時軟弱郎當,有似怯病和尚﹔已而昂藏堅挺,竟似少林和尚﹔及其出入不休,好像當家和尚﹔忽然嘔吐垂首,又像中酒和尚。”下虱曰:“究竟是甚和尚?”曰:“臨了背著袱包就走,還是個遊方和尚。”
14、樁糞   有買糞於寺者,道人索倍價。鄉人訝之,道人曰:“此糞與他處不同,盡是師父們樁實落的,泡開來一擔便有兩擔。”
15、僧贊僧   一秀才小便,和尚見之,大贊曰:“相公必然高中,生問:“何以知之?”僧曰:“適見龜頭有痣。相書曰:‘龜頭有痣終須發’,故以知之。”生曰:“你將來山門大興,妙不可言。”僧問:“何以見得?”答曰:“若要佛法興,除非僧贊僧。”
16、上下光   師號光明,徒號明光。客問:“賢師徒法號,如何分別?”徒答曰:“上頭光是家師,下頭光即是小僧。”
17、賣字   一婦遊虎丘,手持素扇。山上有賣字者,每字索錢一文,婦止帶有十八文求寫。賣字者題曰:“美貌一佳人,胭脂點嘴唇。好像觀音樣,少淨瓶。”子持扇,爲館師見之,問:“此扇何來?”子述以故。師曰:“被他取笑了。”因取十七文,看他如何寫法。賣者即書雲:“聰明一秀才,文章滾出來。一日宗師到,直呆。”生取扇含怒下山,途遇一僧,詢知其故。僧曰:“待小僧去難他。”遂攜十六文以往,寫者題曰:“伶俐一和尚,好像如來樣。睡到五更頭,硬(音上)。”僧曰:“尾韻不雅,補錢四文,求你換過。”賣字曰:“既寫,如何抹去?不若與你添上罷。”援筆寫曰:“硬到大天亮。”
18、見和尚   有三人同行,途遇穿一破褲者。一友曰:“這好像獵戶張豝。”一人曰:“不然,還似漁翁撒網。”又一人曰:“都不確,依我看來,好像一座多年破廟。”問:“爲何?”答曰:“前也看見和尚,後也看見和尚。”
19、沒骨頭   秀才、道士、和尚三人,同船過渡。舟人解纜稍遲,眾怒罵曰:“狗骨頭,如何這等怠慢!”舟人忍氣渡眾下船,撐到河中,停篙問曰:“你們適才罵我狗骨頭,汝秀才是甚骨頭,講得有理,饒汝性命,不然推下水去!”士曰:“我讀書人攀龍附風,自然是龍骨頭。”次問道士,乃曰:“我們出家人,仙風道骨,自然是神仙骨頭。”和尚無可說得,乃慌哀告曰:“乞求饒恕,我這禿子,從來是沒骨頭的。”
20、和尚下爬   有浸苧麻於河埠者,被人竊去。適一婦人蹲倒滌衣,陰毛甚長,浸入河內,濯畢,帶水而歸。失苧者跟視水跡,疑是此婦偷去,罵詈不止。婦分辨不脫,怒將陰毛剪下,以火焚之。值鄰家方在尋雞聲喚,忽聞隔壁毛臭,亦冤是他盜吃了。兩邊喊罵,受屈愈深。婦思多因此物遺禍,將刀連陰戶挖出,拋在街心。值兩公差拘提人犯回來,踹著此物,仔細端詳,駭曰:“又是一樁人命了。怎麼和尚的下爬,被人割落在這裏。”
22、杜徐   一僧赴宴而歸,人問:“坐第幾席?”答曰:“首席是姓杜的,次席是姓徐的,杜徐之下,就是貧僧了。”
23、大家夥   一僧欲宿妓,苦無嫖錢,乃竊米一升而往。妓用大升量折,止存五合,嫌少不納。僧複往竊升米與之,方許行事。僧憤恨,乃一頂妓陰戶。妓曰:“差了。”僧曰:“你把大家夥處我,我亦把大家夥弄你。”
24、小僧頭   一僧宿娼,娼遽扳其頭以就陰。僧曰:“非也,此小僧頭耳。”娼意其嫌小,應曰:“盡勾了。”
25、倒掛   一士問僧雲:“你看我腹中是甚麼?”僧曰:“相公自然滿腹文章在內。”士曰:“非也。”曰:“然則是五髒六腑乎?”士曰:“亦非也。”僧問何物,曰:“一肚皮和尚。若不信,現有一光頭,掛出在裏面。”
26、天報   老僧往後園出恭,誤被筍尖搠入臀眼,乃喚疼不止。小沙彌見之,合掌雲:“阿彌陀佛,天報。”
27祭器   僧臨終,囑其徒曰:“享祀不須他物,只將你窟臀供座上足矣。”徒如命。方在祭獻,聽見有人叩門,忙應曰:“待我收拾了祭器就來。”
28、僧浴   僧見道家洗浴,先請師太,次師公,後師父,挨次而行,毫不紊亂。因感慨自歎曰:“獨我僧家全無規矩,老和尚不曾下去,小和尚先脫得精光了。”
29、頭眼   一僧與人對奕,因奪角不能成眼,躁昻癢。乃手驀頂而沉吟曰:“這個所在,有得一個眼便好。”
30、問禿   一秀才問僧人曰:“禿字如何寫?”僧曰:“不過秀才的尾靶灣過來就是了。”
31、九思   一秀士每日往寺中聽講法,師問曰:“請教何謂‘君子有九思’?”士答曰:“都在人身上:頭是三法司,耳是按察司,目是驗封司,鼻是通政司,口是縈膳司,肚是尚寶司,手是提舉司,足是行人司。”僧問:“還有一司?”生以手指陽物曰:“在這裏。”僧問:“何司?”答曰:“僧綱司。”
32、當真取笑   和尚途行,一小廝叫曰:“和尚和尚,光頭浪蕩。”僧怒雲:“一個筋頭,翻在你娘肚上。”婦怒曰:“我家小廝,不過作耍,爲何出此粗言?”僧曰:“娘娘,難道小僧當真,何須著急?
33、宿娼   一僧嫖院,以手摸妓前後,忽大叫曰:“奇哉,奇哉!前面的竟像尼姑,後面的宛似徒弟。”
34、僧道爭兒   有僧道共偷一孀婦,有孕。及生子,僧道各爭是他骨血,久之不決。子長,人問之,答曰:“我是和尚生的。”道士怒曰:“怎見得?”子曰:“我在娘胎裏,只見和尚鑽進鑽出,並不曾見你道士。”
35、道士狗養   豬欄內忽產下一狗,事屬甚奇。鄰裏環聚議曰:“道是(士)狗養的,又是豬的種,道是曰豬養的,又是狗的種。”
36、屄殼   一道士與婦人私,正行事,忽聞其夫叩門,道士慌甚,乃棄頭上冠子在床而去。夫既登床,摸著道冠問曰:“此是何物?”婦急應曰:“此是我褪下的屄殼。”
37、入觀   有無妻者,每放手銃,則以瓦罐貯精。久之精滿,攜出傾潑,乃對罐哭曰:“我的兒呀,只爲你沒娘,所以送你在罐裏。”
38、跳牆   一和尚偷婦人,爲女夫追逐,既跳牆,複倒墜。見地下有光頭痕,遂捏拳印指痕在上,如冠子樣,曰:“不怕道士不來承認。”
39、驅蚊   一道士自誇法術高強,撇得好驅蚊符。或請得以貼室中,至夜蚊蟲愈多。往毬士,道士曰:“吾試往觀之。”見所貼符曰:“原來用得不如法耳。”問:“如何用法?”曰:“每夜趕好蚊蟲,須貼在帳子裏面。”
40、謝符   一道士過王府基,爲鬼所迷,賴行人救之,扶以歸。道士曰:“感君相救,無物可酬,有避邪符一道,聊以奉謝。”
41、祈雨   官冒士祈雨,久而不下,怪其身體不潔,褻瀆神明,以致如此。乃盡拘小道,禁之獄中,令其無可掏摸。越數日,獄卒稟曰:“老道士祈雨,小道士求晴,如何得有雨下?”官問何故,獄卒曰:“他在獄念道:‘但願一世不下雨,省得我們夜夜去熬疼。’”
42、養漢尼   有尼姑同一妓者,死見閻工。王問妓曰:“汝前世作何生理?”妓曰:“養漢接客。”王判雲:“養漢接人,方便孤身,發還陽世,早去超生。”問尼姑:“你是何人?”答曰:“吃素念佛。”王亦判雲:“吃素念經,佛口蛇心,一百竹片,打斷脊筋。”尼哀告曰:“不瞞大王說,小婦人名雖是個尼姑,其實背地裏養漢,做私窠子的。”
43、七字課   一學生聰穎,對答如流。師出兩字課曰:“月明。”徒即對曰:“日出。”又雲:“和尚。”答曰:“尼姑。”師曰:“青山。”徒曰:“白水。”又出一字曰:“去。”徒即應聲曰:“來。”師又合串總念雲:“月明和尚青山去。”徒亦答念對雲:“日出尼姑白水來。”
44、幾世修   一尼到一施主人家化緣,暑天見主人睡在醉翁椅上,露出陽物甚偉。進對主家婆曰:“娘娘,你幾世上修來的,如此享用。”主婆曰:“阿彌陀佛,說這樣話。”尼曰:“這還說不修哩。

正文 卷九   貪吝部
1、開當   有慕開典鋪者,謀之人曰:“需本幾何?”曰:“大典萬金,小者亦須千計。”其人大駭而去。更請一人問之,曰:“百金開一錢當亦可。”又辭去。最後一人曰:“開典如何要本錢,只須店櫃一張,當票數紙足矣。”此人乃欣然。擇期開典,至日,有持物來當者,驗收訖,填空票計之。當者索銀,答曰:“省得稱來稱去,費壞許多手腳,待你取贖時,只將利銀來交便了。”
2、請神   一吝者,家有禱事,冒士請神,乃通城請兩京神道。主人曰:“如何請這遠的?”道士答曰:“近處都曉得你的情性,說請他,他也不信。”
3、好放債   一人好放債,家已貧矣,止餘鬥粟,仍謀煮粥放之。人問“如何起利?”答曰:“討飯。”
4、大東道   好善者曰:“聞當日佛好慈悲,曾割肉喂鷹,投崖喂虎。我欲效之,但鷹在天上,虎在山中,身上有肉,不能使啖,夏天蚊子甚多,不如舍身齋了蚊罷。”乃不掛帳,以血飼蚊。佛欲試其虔誠,變一虎啖之。其人大叫曰:“小意思吃些則可,若認真這樣大東道,如何當得起!”
5、打半死   一人性最貪,富者語之曰:“我白送你一千銀子,你與我打死了罷。”其人沉吟良久,曰:“只打半死,與我五百兩何如?”
6、命窮   鄉下親家新制佳釀,城裏親家慕而訪之,冀其留飲。適親家他往,親母命子款待,權爲荒榻留宿。其親母臥房止隔一壁,親家因未得好酒到口,方在懊悶。值親母桶上撤尿,恐聲響不雅,努力將臀夾緊,徐徐滴瀝而下。親家聽見,私自喜曰:“原來才在裏面濾酒哩,想明早得嘗其味矣。”親母聞言,不覺失笑,下邊松動,尿聲急大。親家拍掌歎息曰:“真是命窮,可惜濾酒榨袋,又撐破了。”
7、兄弟種田   有兄弟合種田者,禾既熟。議分。兄謂弟曰:“我取上截,你取下截。”弟訝其不平,兄曰:“不難,待明年你取上,我取下可也。”至次年,弟催兄下穀種,兄曰:“我今年意欲種芋頭哩。”
8、合夥做酒   甲乙謀合本做酒,甲謂乙曰:“汝出米,我出水。”乙曰:“米若我的,如何算帳?”甲曰:“我決不虧心。到酒熟時,只逼還我這些水罷了,其餘多是你的。”
9、翻臉   窮人暑月無帳,複惜蚊煙費,忍熱擁被而臥,蚊囋其面。鄰家有一鬼臉,借而帶之。蚊口不能入,謂曰:“汝不過省得一文錢耳,如何便翻了臉?”
10、畫像   一人要寫行樂圖,連紙筆顏料,共送銀二分。畫者乃用水墨於荊川紙上,畫出一背像。其人怒曰:“寫真全在容顏,如何寫背?”畫者曰:“我勸你莫把面孔見人罷。”
11、許日子   一人性極吝嗇,從無請客之事。家僮偶持碗一籃,往河邊洗滌,或問曰:“你家今日莫非宴客耶?”僮曰:“要我家主人請客,除非那世裏去!”主人知而罵曰:“誰要你輕易許下他日子!”
12、醵金   有人遇喜事,一友封分金一星往賀,乃密書對內雲:“現五分,賒五分。”己而此友亦有賀分,其人仍以一星之敬答之。乃以空封往,內書雲:“退五分,賒五分。”
13、攜燈   有夜飲者,仆攜燈往候,主曰:“少時天便明,何用燈爲?”仆乃歸。至天明,仆複往接,主責曰:“汝大不曉事,今日反不帶燈來,少頃就是黃昏,叫我如何回去?”
14、不留客   客遠來久坐,主家雞鴨滿庭,乃辭以家中乏物,不敢留飯。客即借刀,欲殺己所乘馬治餐。主曰:“公如何回去?”客曰:“憑公於雞鴨中,告借一只,我騎去便了。”
15、不留飯   一客坐至晌午,主絕無留飯之意。適聞雞聲,客謂主曰:“晝雞啼矣。”主曰:“此客雞不准。”客曰:“我肚饑是准的。”
16、射虎   一人爲虎銜去,其子執弓逐之,引滿欲射。父從虎口遙謂其子曰:“我兒須是兜腳射來,不要傷壞了虎皮,沒人肯出價錢。”
17、吃人   一人遠出回家,對妻雲:“我到燕子磯,蚊蟲大如雞。後過三山硤,蚊蟲大如鴨。昨在上新河,蚊蟲大如鵝。”妻雲:“呆子,爲甚不帶幾只回來吃。”夫笑曰:“他不吃我就勾了,你還敢想去吃他!”
18、慳吝   一人性最慳吝,忽感癆瘵之疾,醫生診視雲:“脈氣虛弱,宜用人參培補。”病者驚視曰:“力量綿薄,惟有委命聽天可也。”醫士曰:“參既不用,須以熟地代之,其價頗賤。”病者搖首曰:“費亦太過,願死而已。”醫知其吝嗇,乃詐言曰:“別有一方,用幹狗屎調黑糖一二文服之,亦可以補元神。”病者躍然起問曰:“不知狗屎一味,可苡用否?”
19、賣粉孩   一人做粉孩兒出賣,生意甚好,謂妻曰:“此後只做束手的,粉可稍省。”果賣去。又曰:“此後做坐倒的,當更省。”仍賣去。乃曰:“如今做垂頭而臥者,不更省乎!”及做就,妻提起看曰:“省則省矣,只是看看不像個人了。”
20、獨管褲   一人謀做褲而吝布,連喚裁縫,俱以費布辭去。最後一縫匠雲:“只須三尺足矣。”其人大喜,買布與之。乃縫一腳管,令穿兩足在內。其人曰:“迫甚,如何行得?”縫匠曰:“你脫煞要省,自然一步也行不開的。”
21、莫想出頭   一人性吝者,買布一丈,命裁縫要做馬衣一件,褲一條,襪一雙,餘布還要做頂包巾。匠每以布少辭去。落後一裁縫曰:“我做只消八尺,倒與你省卻兩尺,何如?”其人大喜。縫者竟做成一長袋,將此人從腳套至頭頂,口用繩收緊。其人曰:“氣悶極矣。”匠曰:“撞著你這慳吝鬼,自然是氣悶的。省是省了,要想出頭,卻難哩。”
22、一毛不拔   一猴死見冥王,求轉人身。王曰:“既欲做人,須將身上毛盡行拔去。”即喚夜叉動手。方拔一根,猴不勝痛楚,王笑曰:“畜生,看你一毛不拔,如何做人!”
23、因小失大   有造方便覓利者,遙見一人撩衣,知必小解,恐其往所對鄰廁,乃偽爲出恭,而先踞其上。小解者果赴己廁。其人不覺,偶撒一屁,帶下糞來,乃大悔恨,曰:“何苦因小失大。”
24、七德   一家延師,供饌甚薄。一日,賓主同坐,見籬邊一雞,指問主人曰:“雞有幾德?”主曰:“五德。”師曰:“以我看來,雞有七德。”問:“爲何多了二德?”答曰:“我便吃得,你卻舍不得。”
25、糞雞   東家供師甚薄,久不買葷。一日,糞缸內淹死一雞,烹以爲饌。師食而疑之,問其徒,徒以實告,師憤甚。少頃,主人進館,師忙執笤帚二把,塞其口中,逼使盡食。東家曰:“笤帚如何吃得?”師曰:“你既不肯吃笤帚,如何倒叫先生吃糞雞(箕)。”
26、惡神   一神道險惡,賽者必用生人祭禱。有酬願者,苦乏人獻,特於供桌中挖一孔,藏身在桌下,而伸頭於桌面。俟神舉箸,頭忽縮下。神大怒,罵曰:“這班小鬼都是賊,才得舉箸,如何嗄飯就一些沒有了。”
27、下飯   二子午餐,問父用何物下飯,父曰:“古人望梅止渴,可將壁上掛的醃魚望一望,吃一口,這就是下飯了。”二子依法行之。忽小者叫雲:“阿哥多看了一眼。”父曰:“鹹殺了他。”
28、吃榧傷心   有擔榧子在街賣者,一人連吃不止。賣者曰:“你買不買,如何只管吃?”答曰:“此物最能養脾。”賣者曰:“你雖養脾,我卻傷心。”
29、一味足矣   一先生開館,東家設宴相待,以其初到加禮,乃宰一鵝奉款。飲至酒闌,先生謂東翁曰:“學生取擾的日子正長,以後飲饌·毋須從儉,庶得相安。”因指盤中鵝曰:“日日只此一味足矣,其餘不必羅列。”
30、賣肉忌賒   有爲兒孫作馬牛者,臨終之日,呼諸子而問曰:“我死後,汝輩當如何殯殮?”長子曰:“仰體大人惜費之心,不敢從厚,縞衣布衾,二寸之棺,一寸之槨,墓道僅以土封。”翁攢眉良久,責其多費。次子曰:“衣衾棺槨,俱不敢用,但具蒿薦一條,送於郊外,謂之火葬而已。”翁猶疾其過奢。三子嘿喻父意,乃詭詞以應曰:“吾父愛子之心,無所不至,既經殫力於生前,並惜捐軀於死後?不若以大人遺體,三股均分,暫作一日之屠兒,以享百年之遺澤,何等不好?”翁乃大笑曰:“吾兒此語,適獲我心。”複戒之曰:“對門王三老,慣賴肉錢,斷斷不可賒。”
31、咬嚼不過   一人死後,轉床殯殮,諸親及眾婦繞靈而哭。只見孝幃裂碎,到處飛揚,皆稱怪象。特往關魂問之,乃曰:“無他,只是當眾人咬嚼不過耳。”
32、醮酒   有性吝者,父子齎,每日沽酒一文,慮其易竭,乃約用箸頭醮嘗之。其子連醮二次,父責之曰:“如何吃這般急酒!”
33、吞杯   一人好飲,偶赴席,見桌上杯小,遂作嗚咽之狀。主人驚問其故,曰:“睹物傷情耳。先君去世之日,並無疾病,因友人招飲。亦似府上酒杯一般,誤吞入口,咽死了的。今日複見此杯,焉得不哭?”
34、好酒   父子扛酒一壇,路滑跌翻。其父大怒,子乃伏地痛飲,抬頭謂父曰:“決些來麼,難道你還要等甚菜?”
35、戀席   客人戀席,不肯起身。主人偶見樹上一大鳥,對客曰:“此席坐久,盤中肴盡,待我砍倒此樹,捉下鳥來,烹與執事侑酒,何如?”客曰:“只恐樹倒鳥飛矣。”主雲:“此是呆鳥,他死也不肯動身的。”
36、戀酒   一人肩挑磁壺,各處貨賣。行至山間,遇著一虎,咆哮而來。其人愴甚,忙將一壺擲去,其虎不退。再投一壺,虎又不退。投之將盡,止存一壺,乃高聲大喊曰:“畜生,畜生!你若去,也只是這一壺。你就不去,也只是這一壺了!”
37、四髒   一人貪飲過度,妻子私相謀議曰:“屢勸不聽,宜以險事動之。”一日,大飲而噦,子密袖豬膈置噦中,指以謂曰:“凡人具五髒,今出一髒矣,何以生耶?”父熟視曰:“唐三藏尚活世,況我有四髒乎!”
38、寡酒   一人以寡酒勸客,客曰:“不如拿把刀來殺了我罷。”主愕然,問曰:“勸酒無非好意,何出此言?”客曰:“其實當你寡不過了。”
39、白伺候   夜遊神見門神夜立,憐而問之曰:“汝長大乃爾,如何做人門客,早晚伺候,受此苦辛?”門神曰:“出於無奈耳。”曰:“然則有飯吃否?”答:“若要他飯吃時,又不要我上門了。”
40、夢戲酌   一人夢赴戲酌,方定席,爲妻驚醒,乃罵其妻。妻曰:“不要罵,趁早睡去,戲文還未半本哩。”
41、夢美酒   一好飲者,夢得美酒。將熱而飲之,忽被驚醒,乃大悔曰:“早知如此,恨不冷吃。”
42、截酒杯   使僮斟酒不滿,客舉杯細視良久,曰:“此杯太深,當截去一段。”主曰:“爲何?”客曰:“上半段盛不得酒,要他何用?”
43、切薄肉   主有留客定飯,僅用切肉一碗,既囂且少。乃作詩以誚之,曰:“君家之刀利且鋒,君家之手輕且松。切來片片如紙同,周圍披轉無二重。推窗忽遇微小風,頓然吹入五雲中。忙忙令人覓其蹤,已過巫山十二峰。”
44、滿盤多是   客見坐上無肴,乃作意謝主人,稱其大費。主人曰:“一些菜也沒有,何雲大費?”客曰:“滿盤都是。”主人曰:“菜在那裏?”客指盤中曰:“這不是菜,難道到是肉不成?”
45、滑字   一家延師,供膳菲薄。時值天雨,館僮攜午膳至,肉甚少,師以其來遲,欲責之。僮曰:“天雨路滑故也。”師曰:“汝可寫滑字我看,如寫得出,便饒你打。”僮曰:“一點兒,一點兒,又是斜披一點兒,其餘都是骨了。”
46、不見肉   一母命子攜蘿蔔一籃,往河邊洗滌。久之不歸,母往尋之,但存蘿蔔。知兒失足墮河,淹死水中,因大哭曰:“我的肉,我的肉,但見蘿蔔不見肉。”
47、和頭多   有請客者,盤飧少而和頭多,因嘲之曰:“府上的食品,忒煞富貴相了。”主問:“何以見得?”曰:“蔥蒜蘿蔔,都用魚肉片子來拌的。少刻魚肉上來,一定是龍肝鳳髓做和頭了。”
48、盛骨頭   一家請客,骨多肉少。客曰:“府上的碗想是偷來的?”主人駭曰:“何出此言?”客曰:“我只聽見人家罵說:‘偷我的碗,拿去盛骨頭。’”
49、收骨頭   館僮怪主人每食必盡,只留光骨於碗,乃對天祝曰:“願相公活一百歲,小的活一百零一歲。”主問其故,答曰:“小人多活一歲,好收拾相公的骨頭。”
50、塗嘴   或有宴會,座中客貪饞不已,肴使既盡。館僮憤怒而不敢言,乃以鍋煤塗滿嘴上,站立傍側。眾人見而訝之,問其嘴間何物。答曰:“相公們只顧自己吃罷了,別人的嘴管他則甚。”
51、索燭   有與善啖者同席,見盤中且盡,呼主翁拿燭來。主曰:“得無太早乎?”曰:“我桌上已一些不見了。”
52、借水   一家請客,失分一箸。上菜之後,眾客朝拱舉箸,其人獨抻手而觀。徐向主人曰:“求賜清水一碗。”主問曰:“何處用之?”答曰:“洗幹淨了指頭,好拈菜吃。”
53、善求   有作客異鄉者,每入席,輒狂啖不已。同席之人甚惡之,因問曰:“貴處每逢月食,如何護法?”答曰:“官府穿公服群聚,率軍校侍兵擊鼓爲對,俟其吐出始散。”其人亦問同席者曰:“貴鄉同否?”答曰:“敝處不然,只是善求。”問:“如何求法?”曰:“合掌了手,對黑月說道:‘阿彌陀佛,脫煞凶了,求你省可吃些,剩點與人看看罷。’”
54、好啖   甲好啖,手不停箸,問乙曰:“兄如何箸也不動?”乙還問曰:“兄如何動也不住?”
55、同席不認   有客饞甚,每人座,輒餮饕不已。一日,與之同席,自言曾會過一次,友曰:“並未謀面,想是老兄錯認了。”及上菜後,啖者低頭大嚼,雙箸不停。彼人大悟,曰:“是了,會便會過一次,因兄只顧吃菜,終席不曾抬頭,所以認不得尊容,莫怪莫怪。”
56、喜屬犬   一酒客訝同席者飲啖太猛,問其年,以屬犬對。客曰:“早是犬,若屬虎的,連我也都吃下肚了。”
57、問肉   一人與瞽者同席,先上東坡肉一碗,瞽者舉箸即拑而啖之。同席者惡甚。少焉複來撈取,盤中已空如也。問曰:“肉有幾塊?”其人憤然答曰:“九塊。”瞽者曰:“你到吃了八塊麼。”
58、吃黃雀   兩人共席而飲,碗內有黃雀四只,一人貪食其三,謂同席者曰:“兄何不用?”其人曰:“索性放在兄腹中,省得他們拆了對?”
59、啖餛飩   一妻病,夫問曰:“想甚吃否?”妻曰:“除非好肉餛飩,想吃一二只。”夫爲治一盂,意欲與妻同享,方往取箸回,而妻已染指啖盡,止餘其一。夫曰:“何不並啖此枚?”妻攢眉曰:“我若吃得下此只,不害這病了。”
60、罰變蟹   一人見冥王,自陳一生吃素,要求個好輪回。王曰:“我那裏查考,須剖腹驗之。”既剖,但見一肚饞涎。因曰:“罰你去變一只蟹,依舊吐出了罷。”
61、不吃素   一人遇餓虎,將遭啖。其人哀懇曰:“圈有肥豬,願將代己。”虎許之,隨至其家。喚婦取豬喂虎,婦不舍曰:“所有豆腐頗多,亦堪一飽。”夫曰:“罷麼,你看這樣一個狠主客,可是肯吃素的麼?”
62、酒煮滾湯   有以淡酒宴客者,客嘗之,極贊府上烹調之美。主曰:“粗肴未曾上桌,何以見得?”答曰:“不必論其它,只這一味酒煮白滾湯,就妙起了。”<!–"

www.imagediet.co.kr에 대하여

www.imagediet.co.kr 02-3482-0075 stretchmark scar treatment 화상흉터 및 튼살치료
이 글은 Uncategorized 카테고리에 분류되었습니다. 고유주소 북마크.

답글 남기기

아래 항목을 채우거나 오른쪽 아이콘 중 하나를 클릭하여 로그 인 하세요:

WordPress.com 로고

WordPress.com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Google photo

Google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Twitter 사진

Twitter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Facebook 사진

Facebook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 로그아웃 /  변경 )

%s에 연결하는 중